按照习惯去晨跑了一圈,这样有助于他克服懒惰,保证一整天精力充沛。

    跑完五圈时,累的李和满头大汗。跟在后面跑的阿旺却是毫无压力,对着大喘气的李和很不解。阿旺最喜欢来公园,这里有各种类型的心仪对象,对于它这样的黄金单身狗来说,自然是机会多多。

    这个公园也相当于是一个狗狗婚介中心,许多有眼力价的狗主人,早就对阿旺上了心,这样血统的好狗是不好找的。他们也不在乎下崽下出来的血统纯不纯了,哪怕是串串出来的下一代也是不会差的。

    李和对这事无所谓,摆明了是阿旺占便宜,到时候可谓是子孙遍天下了。阿旺当然是累活了,每天都是变着花样的挑对象,口味都变得挑剔了。

    “你老娘可没你这待遇?!崩詈吞娲蠡瓶上?,可话说回来,谁让大黄是母狗呢?

    回到家吃了一点早饭,他开车去了百货商店。自从上次摸了一次二胡之后,他开始对二胡念念不忘。

    “这东西现在不时兴,我们好长时间没进货了?!笔刍踉比缡呛屠詈退?。

    “那你们什么时候能进货?”李和看了一圈,堆满了吉他、电子琴和其它西洋乐器,却没有一把二胡。他暮然间想到,李谷一时代去了。

    现在音乐会上,演唱民歌、民乐的越来越少了,平常街上扩音器里以及录音机中的民族民间音乐占得分量也少了。

    不知有多少流行歌曲流行,人们也许无法计算得清。虽然十年的时间不算短,可谁也不会忘记流行歌曲波峰浪谷中那些各领风骚的狂潮顶尖,有的至今绵延不绝,方兴未艾。

    先是大家听腻了样板戏,不用听说教,不愿意一元的指向之后,在台湾并不红火的邓丽君却悄然登陆。大家从来没有听过那样甜腻的喉喽的歌声和曲子,那有伤分化的歌词让人听了还不好意思,可听了还是想听,因此渐渐的流行了开来。

    韩宝仪、高胜美、侯德健、费翔又是一个个接踵而至,港台的流行风刮了起来。

    后来的某一个阶段,又流行了起来了囚歌热,不会唱两首张行和迟志强的歌,总显得不够man,不过这种流行从搁浅到翻船也没用上多长时间。

    现在呢,“崔健”的摇滚潮正在狂热的巅峰,这种狂热的潮流从首都蔓延到了全国。一张门票18块趋之若鹜,演唱前黄牛涨到50块,还不一定买得到。

    李和在开车在附近的商场去看了看,倒是有卖的,可不能令他如意。二胡的材质很棒,一定程度上很对得起那个价,可他在拉琴并没有听到很好的音色,有时音即使调准了拉曲子也同样会感觉两根弦纯五度没对准,或者一到高把位各种杂音接踵而来,音色完全无法做到干净。

    他最后还是没有买,按照记忆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二胡始于唐朝,至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蒙皮,筒子内堂起伏都是有学问的,制作二胡是靠真功夫的。

    到了一个老胡同的巷口,车子开不进去了,他下车了。纠缠的爬山虎肆无忌惮地攀附在斑驳的老墙上,有的人家的高高的石墩被孩子当做了乒乓球的台子,热闹的很。

    李和按照记忆找到了那个制琴师傅的家,他以前就在这里买过琴,只是现在还不认识罢了。

    “谁介绍的?”制琴师傅姓辜,对李和的到来并没有意外,他这位置虽然偏僻,可听闻他名声找来的不知凡几,所以只是问李和是谁介绍过来的。

    李和笑着道,“辜师傅,你这么有名,根本不需要刻意打听。你这有现货没有,我拿着吧?!?br />
    “你看看这个?!惫际Ω抵缸抛雷由系囊话讯?,“你先试试?!?br />
    “谢谢?!崩詈褪岳艘幌?,声音圆润纯净,手感好,很是满意,“这个琴担子和筒子是红木吧?”

    他家里收藏了那么多的高档家具,耳濡目染,现在什么料子大概能分得清了。

    “从外面收的旧家具,拆下来的。你要紫檀的,血檀,酸枝木的都有,价不一样?!惫际Ω狄磺评詈屠龅哪羌父龅髯?,就知道是行家了,他没再说废话了。

    “你说个价,这个我要了?!?br />
    “给个190块吧,这个鞭皮是蟒皮,可是好东西?!?br />
    “这钱你点点?!崩詈兔挥淘?,数了钱过去。一分钱一分货,好东西自然值得这个价格,要是图便宜,市面上自然有二十三十的。

    “谢了?!惫际Ω凳樟饲?,颇有点不好意思,一般平常人来买,总要还个价的,他也做好了砍价的准备。像李和这么爽气的主顾可是不多,190块钱可不是小数目。

    他是靠这个手艺吃饭的,可不会摆什么假清高,对待主顾态度肯定不会差了。

    李和回到家,先帮着老太太看了会孩子,给老太太腾个时间烧中饭。

    李览玩着推车玩的不亦乐乎,现在好像掌握了诀窍,不怎么摔跤了。

    李和见儿子这么老实,也放心了,抽空准备给二胡开音,制作了一个胶棒,塞在了弦与莽皮之间,这样可以更好的消音,减少蟒皮的莽皮和琴码处的塌陷。

    李览好奇的看着父亲,手扶着推车,眼睛看着父亲,对父亲怀里可以发出声音的东西很好奇。

    李和一首二泉映月拉完,看着儿子丢了推车扑过来,慌忙把他扶住了,把他重新放到了推车边,“小子,去玩你的去,老子现在没时间陪你玩?!?br />
    “哇哇..”李览可是不管不顾,哭是他的法宝,任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

    “得,你是祖宗行不行,别哭了,老子给你拉个欢快的听?!崩詈腿美罾勒咀排吭谒牡耐壬?,他开势拉了一个欢快的《喜洋洋》。

    这首曲子最明显的特点就是欢快,欢快的很。

    李和见儿子听的一动不动,心里高兴又拉了一首《赛马》。

    这首曲子的节奏快的不要不要的,李和发现儿子居然跟着抖那小短腿,这是节奏的力量,他高兴坏了,拉的也更兴奋了。

    李览的小腿抖得乱晃,李和恶趣味之下接着拉了一个《光明行》。

    李览开始晃脑袋了,抓住李和大腿的手也更加的用力气了。

    一直窝在旁边跟着听音乐的阿旺,突然开始朝大门口龇牙咧嘴。李和朝外一看,果然来客人了。

    他站起身把李览抱在怀里,把阿旺踢到一边,笑着对来人道,“齐同志,请进?!?br />
    “想不到,你的二胡拉的这么好,真好。我在门外老远都听得清楚了?!袄慈苏瞧牍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