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李和来说,现在的日子说舒心也是对的,说开心也是假的。为什舒心呢,起码这辈子他不再为钱而发愁,有能力担负起任何的责任。想想以前那个烂烂包包的家庭,真的是他的严重负担,天天熬煎的像滚油浇心一样,困难和问题永远是一大堆的多。经成了战场

    可怎么开心经成了战场

    他的心和脑袋已经成了战场。在这个战场上,理性与嗜欲正在开战,两个小人儿正死去活来的要搞死对方呢。

    作为一个人,他的本能使心灵向着那不正当的事情。

    啊,全世界的好姑娘多的是呢,他都要揽在怀里吗?

    他会有老的一天,她们也会有老的一天,他能保证和她们白头偕老吗?

    万一将来有了孩子,别人问孩子,你爸爸呢?

    这可让孩子怎么回答哦。

    孩子是需要父亲的。的,可是李

    孩子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要被人骂做野种的,那才叫活的痛苦。

    对女人

    李和这边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他要走了。

    陈大地和平松自然要给他安排送行酒。他在酒桌上没需要人劝酒,倒是啤酒白酒轮换着喝,一个人喝的开心,最后大家反而劝他不要再喝了。的,可是李的,可是李

    喝多了,脑子昏沉沉的,可是李和却觉得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的,可是李呢,从理上来说,他临走之前应该去跟何招娣去告个别。

    何招娣对他热切的爱,温暖的包容,总让他心生感动?;钤谡馐澜缟?,有人爱,虽然不是坏事,可是实打实的痛苦的事情,因为他给不来任何的承诺。

    他没需要任何人扶,也没人任何人送,使劲的搓搓脸,一个人出了门。

    等平松等人从酒店里追出来,李和已经上了出租车,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了。奈何大家又不知道他去哪里,只能急的团团转,在酒店附近的叉路口慢慢搜寻。

    李和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把钱塞给了司机,没等司机找钱就下了车。

    司机追下车,把找钱塞到他手里,“注意着点,别喝大了?!?br />
    “谢谢啊?!崩詈秃俸傩ψ懦净傲斯笆?。

    这么晚了,医院门口还是有不少人,大姑娘,小媳妇,弯腰驼背的老头子,在医院走进走出。

    他上了楼,在病房门口,看到了何招娣,脸一下子热了起来。他迷迷糊糊地硬着胆子向他走了过去。

    “二和,喝高了吧?!焙卫衔魅惹榈某詈驼惺?。

    “我明天要走了,跟你们说一声?!焙卫衔鞯幕耙舭牙詈偷木凭⑷サ袅艘话?。

    “没事,你忙你的,你有你的事情,不用顾忌咱们,这里有吃有喝,有事找医师,方便的很?!焙卫衔骷握墟诽嶙排看蚩チ?,对李和低声道,“给个烟吧,熬死了?!?br />
    “不行,不行,让你戒烟你就得戒烟,这种事哪里能大意?!崩詈突氐暮芨纱?。何老西的病才刚缓点劲头,不能让一根烟给加重了。

    何老西无奈的道,“俺就闻闻,不抽,真的不抽。你想想,俺再抽,再患病不是就祸害大闺女的钱了吗。心疼她挣钱不容易,可不能那么糟蹋了?!?br />
    对李和来说,现在的日子说舒心也是对的,说开心也是假的。为什舒心呢,起码这辈子他不再为钱而发愁,有能力担负起任何的责任。想想以前那个烂烂包包的家庭,真的是他的严重负担,天天熬煎的像滚油浇心一样,困难和问题永远是一大堆的多。

    可怎么开心不起来呢,当然也是开心不起来的,因为他的感情和**没法光明的行走在理性和道德这两棵大树的底下。

    他的心和脑袋已经成了战场。在这个战场上,理性与嗜欲正在开战,两个小人儿正死去活来的要搞死对方呢。

    作为一个人,他的本能使心灵向着那不正当的事情。

    啊,全世界的好姑娘多的是呢,他都要揽在怀里吗?

    他会有老的一天,她们也会有老的一天,他能保证和她们白头偕老吗?

    万一将来有了孩子,别人问孩子,你爸爸呢?

    这可让孩子怎么回答哦。

    孩子是需要父亲的。

    孩子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要被人骂做野种的,那才叫活的痛苦。

    对女人更不公平了,陪着一起在阴暗的角落里,见不得光,过不了正常的日子。没有了小日子,怎么算的了甜蜜。

    李和越想,越觉得残酷了。

    世界本来就是残酷的吧。

    李和这边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他要走了。

    陈大地和平松自然要给他安排送行酒。他在酒桌上没需要人劝酒,倒是啤酒白酒轮换着喝,一个人喝的开心,最后大家反而劝他不要再喝了。

    喝多了,脑子昏沉沉的,可是李和却觉得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呢,从理上来说,他临走之前应该去跟何招娣去告个别。

    何招娣对他热切的爱,温暖的包容,总让他心生感动?;钤谡馐澜缟?,有人爱,虽然不是坏事,可是实打实的痛苦的事情,因为他给不来任何的承诺。

    他没需要任何人扶,也没人任何人送,使劲的搓搓脸,一个人出了门。

    等平松等人从酒店里追出来,李和已经上了出租车,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了。奈何大家又不知道他去哪里,只能急的团团转,在酒店附近的叉路口慢慢搜寻。

    李和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把钱塞给了司机,没等司机找钱就下了车。

    司机追下车,把找钱塞到他手里,“注意着点,别喝大了?!?br />
    “谢谢啊?!崩詈秃俸傩ψ懦净傲斯笆?。

    这么晚了,医院门口还是有不少人,大姑娘,小媳妇,弯腰驼背的老头子,在医院走进走出。

    他上了楼,在病房门口,看到了何招娣,脸一下子热了起来。他迷迷糊糊地硬着胆子向他走了过去。

    “二和,喝高了吧?!焙卫衔魅惹榈某詈驼惺?。

    “我明天要走了,跟你们说一声?!焙卫衔鞯幕耙舭牙詈偷木凭⑷サ袅艘话?。

    “没事,你忙你的,你有你的事情,不用顾忌咱们,这里有吃有喝,有事找医师,方便的很?!焙卫衔骷握墟诽嶙排看蚩チ?,对李和低声道,“给个烟吧,熬死了?!?br />
    “不行,不行,让你戒烟你就得戒烟,这种事哪里能大意?!崩詈突氐暮芨纱?。何老西的病才刚缓点劲头,不能让一根烟给加重了。

    何老西无奈的道,“俺就闻闻,不抽,真的不抽。你想想,俺再抽,再患病不是就祸害大闺女的钱了吗。心疼她挣钱不容易,可不能那么糟蹋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