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喝多了,李和晚上不怎么想吃饭了,只是在路边摊上要了一碗刀削面,吃的油光满面。

    “老板,给我也来一碗?!?br />
    李和抬头,“你小子,怎么不去多蹭平松几顿饭,来我这干嘛?!?br />
    “哥,这些你照应我,我手里还有俩骚包钱,什么好东西没吃过?!?br />
    冯磊继承了常静的优秀基因,长的极为帅气。

    格子西服,头发梳理得油光,削瘦的身材加上那双未语先笑的眼睛,是能迷住不少情窦初开的小姑娘的。

    李和呵呵笑道,“平松听了非气死不可,他听说你来了,可是早就安排好饭局了?!?br />
    老板的大碗面端过来了,冯磊让了下身子,从快笼子抽了一双筷子,“我知道,不过呢,我有事跟你商量呢?!?br />
    “不是说我晚上去找我吗?”李和吸溜完最后的面皮,停了筷子,擦干净了嘴,不自觉的又点起来了一根烟。

    冯磊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巴掌大的皮夹,推到李和跟前,“哥,你看看这个怎么样?”

    “皮革的?”李和用手一摸就感觉了出来。

    冯磊点点头,“人造皮革的,哥,你看啊,这种的表面光滑、细腻,油亮,还防水,耐脏,一点也不比高档的皮子差,我想专门生产这种皮革,给箱包厂用,有前途没有?”

    “还不错?!崩詈吞庋?,特意用指甲划拉了一下,“想做就做吧,还来问我干吗?”

    冯磊扭扭捏捏的道,“哥,这得用外汇了?!?br />
    “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缺外汇去找黄炳新,他们通商银行干的就是这个事?!?br />
    冯磊道,“哥,不是,我去找过,老黄说要的有点多了,要你同意才行?!?br />
    李和笑着道,“多少?”

    “光是一台绷板机就要二十多万了,美金?!狈肜诘男睦镉械闫呱习讼?,说的小心翼翼。

    李和不耐烦的道,“不要磨叽,说个总数?!?br />
    “我算了下,加上伸展机,削匀机,杂七杂八的要七十五万美金左右?!狈肜谒低?,深怕李和不同意,又急忙补充道,“哥,你是没见过,我是从江门一路过来的,到处都是鞋厂、箱包厂,咱这种皮革出来了,一点不愁销路,我保证一年回本?!?br />
    “行了,我知道了?!?br />
    冯磊不确定的问,“哥,你同意了?”

    李和点点头,“我会跟黄炳新打招呼,你明天去找他吧?!?br />
    “谢谢哥,谢谢哥?!狈肜谧匀桓咝瞬灰?。

    “别高兴的太早,利息我尽量让他给你优惠,可是还款是还人民币还是还美金由他说了算,这个我不插手,你们自己协调?!绷奖叨际抢詈偷牟?,哪个吃亏都不好。

    冯磊道,“到时候我的也能出口,我随便他怎么着都行?!?br />
    把碗里的汤汁三两下喝完,给老板结完帐,匆忙间就走了。

    夜幕降临了,迷人的夜空使人陶醉。夜的存在却没有使安静下来,反而热闹了起来。

    不少人纷纷走出家门,有带着小孩来散步的家长,有拿着球拍来健身的老人,也有来练气功的。气功一直带有神秘的面纱,气功养生这些年一直是热点。

    “气”这种东西到底有没有,练气功有没有用,李和自己都说不清楚,既不能否定,也不能肯定。

    但是有一点他是清楚的,他心里有一股浊气,甚至还有许多的怨气。

    晚上,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都睡不着,感觉什么姿势都不舒服。他无奈只能坐起身,拿了一本聊斋,哪怕这本聊斋已经看过看过好几遍了,可不影响他再一遍。

    他小时候最喜欢的是聊斋里面的狐狸,做梦都想着养一条这样的的狐狸,能陪着自己玩不说,长大了后还能变成媳妇陪着自己睡觉。

    然后多养着几条,让它们多变几个媳妇,好多娶几个。

    这是多好的事??!

    白天做梦也梦不到这样的好事。

    到大了时才知道这是一个不能实现的梦。自古以来,狐狸与人类的纠葛屡见不鲜,这种跨越种族的爱恋最大的难题就是身体构造不同。

    第二天一早,李和洗漱完毕,出了房门。陈大地问,“要不先吃早饭?”

    李和摇头,”吃不下,你自己吃吧?!?br />
    陈大地拍拍他肩膀道,“咱们认识了这么长时间了,你待我如亲兄弟一般。我说点话,你别生气,你这人心气太高了。既然人非得活着,那就得有精神。你这样子,让牵挂你的人和你牵挂的人看着都不好受。是不是?”

    “谢谢?!崩詈统隽司频?,总感觉有什么事没做但又无事可做,心里烦躁,浑身的不自在。

    人哪,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

    最终他开车去了医院,他要去看看何招娣,他还是放下不下她。

    他还没在门口徘徊两步,何招娣就瞧见他了,“你怎么来了?”

    李和不自在的说,“我看看你们有什么要帮忙的没有?你们在人生地不熟的,总要适应一阶段?!?br />
    何老西在床上招呼道,“没事,没事。我是不敢说,斗大字不识一升,出门迷方向??烧墟访晃侍?,别看她是大姑娘,那一出船十天半个月都是常有的事,会看地图,图上找不着了,也会问人?!?br />
    他是有骄傲的,他家的一个姑娘顶的上人家几个儿子呢。按现下的条件,一般老人生病了,在家里扛着是了,扛过去了走运,抗不过去算倒霉。

    有哪个子女有能耐把自己的老上人把城里的大医院送,那钱出去的跟淌水似得,要是靠种地的那点钱根本禁不住糟蹋。

    李和顺着说,“她是有能耐的?!?br />
    何老西说,“那是,那是,也不是自夸了。她吧,干活不惜力气...”

    “来,吃个苹果堵嘴,一点到晚浑说?!焙握墟凡辉敢馇椎俣嗨?。

    李和道,“你爹说的可是实话?!?br />
    何招娣问,“你早饭吃了没有,带你去吃早饭?!?br />
    “没呢?!倍溉患搅撕握墟?,李和却是突然饿了。

    ”那马上,稍微等一下?!焙握墟钒押卫衔饕玫亩鞫挤旁诹怂苌焓止蛔诺牡胤?。

    不一会儿她安排好了,就招呼李和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