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聊了一会,刘老四站起身道,“我去趟医院,你们在这聊着?!?br />
    李辉道,“要去肯定一起去啊,你都去了,结果我们没去,显得我们多薄情似得?!?br />
    “对的,对的,拎点苹果,大家一起去是了?!毖钛暮屠盥∫苍诤竺娓胶?。

    李和听得不明不白,没好气的说,“你们能不能要不要在这打哑谜,搞的我稀里糊涂的,去医院干嘛?”

    刘老四笑着道,“忘记跟你说了,何老西生病了,他闺女孝心,带着他来看病了。这次我们是一起来的,只是从火车站分的手,我们奔你这来,她们是奔医院去?!?br />
    “他家老大带过来的?生的什么???”李和不由得紧张的问道,不自觉的想到了何招娣。

    李辉道,“是他家大姑娘带过来的。何老西天天烟不离手,从早到晚差不多要把肺给咳出来,县里医院的条件有限,只得来这里了?!?br />
    “那走吧,一起过去看看能不能帮得了什么忙?!辈还艽邮裁唇嵌?,李和都是要去看看的。

    刘老四道,“他家大姑娘有能耐着呢,根本用不着咱们。你是没回家见那架势,好家伙,三条船,三张大卡车,一个窑厂,等于捡着了金饭碗,在家躺着都数钱?!?br />
    李辉羡慕道,“那是,那是,咱们赚这钱跟她一比,那是毛毛雨了。咱就是捞个眼前的活钱,她才是长远的财主,附近十里八乡谁不晓得她,没比她排场的了。船车先不说,就光窑厂天天几十号人开工,那砖许多人抢着要,都是赶趟子出去,听说马上还要开两个窑。别看一块砖只赚一厘两厘的,可禁不住卖的多。前晌,我要不是出来搞这个,我就去给她家开车了,管吃喝,每个月还有钱拿?!?br />
    李和听了是由衷的高兴,不过却是调笑道,“你会开车吗?”

    李辉道,“不会学呗,跟个老师傅学个一天两天的,又不比拖拉机难?!?br />
    “走吧,我们一起过去,知道什么医院吗?”李和知道李辉说的是实话,这会买大卡车搞运输,驾驶技术都是自学成才,先上路学会了才去领驾驶证的。一般在乡镇附近跑运输,拉粮食,拉砂石,很少去外地,

    刘老四道,“叫什么二医大附属新华医院?!?br />
    “那走吧,我知道路?!崩詈拖肓税胩?,才想起来应该是后来的交大附属新华医院。

    因为这阶段总有一些知青的聚会,所以酒店楼上楼下都是人,李和等人等电梯都等了好几分钟。

    这一次李和亲自开着酒店接客用的商务车,带着他们去医院。

    道路交通改变的比较大,跟他记忆中有点偏差,他又是绕道,又是问路,折腾好一会儿才到了医院。

    在医院门口,催促着几个人在医院门口的商店赶紧买一些水果、麦乳精、罐头之类的东西??墒撬肚饧∈虑樯?,几个人争执的没完没了。

    李和停好车回来,见还在争执,看不下去了,“各付各的,省的你们抢来抢去?!?br />
    众人一听,好计策,各付各的,省的争来争去了。李隆帮着李和买了一份,放到他手里道,“我拎水果,你拎罐头?!?br />
    “都行?!崩詈土嘧攀掷锏嗔说?,感觉分量还行。

    找到了住院部,上了楼,咨询了前台,很容易找到了何老西的病房。

    刘老四先探头朝里面看了一眼,待看到了正在吃香蕉的何老西,才招呼道,“老西,咋样?”

    何老西瞧着了门外的几个人,高兴的道,“进来,进来,跟你们说了,不用麻烦来,真挣不来命了,你们瞧着也没卵用?!?br />
    “我这有凳子,我自己坐这?!崩詈桶醋∫鹕淼暮卫衔?,然后问,“没大毛病吧?!?br />
    何老西道,“没大毛病,喉咙堵了,喘不开气。你说你这么忙,你过来干啥,尽耽误你们事情?!?br />
    听说没有大毛病,众人都帮着松了一口气。

    李和笑着道,“每天都是吃饭睡觉的事,耽误也就耽误了?!?br />
    何招娣晃了晃热水瓶,发现没水了,“你们先吃个香蕉,我去打水?!?br />
    “不用,不用,喝好过来的?!崩詈桶阉棺×?,剥了一个香蕉,一边吃一边道,“这个吃着挺好?!?br />
    何招娣笑盈盈的看了看穿着鲜亮的李和,不似作假,这才作罢。

    刘老四对脸色又涩又暗的何老西道,“你真挂了,咱才得来呢,站着来的,躺着回去,这体格可不一样了,你闺女一个人可背不回去,咱合把力气才能给你抬回去?!?br />
    何老西认真的道,“还真给你想着了,俺要真挺这里,回不去可咋办?”

    李辉道,“那简单,给你凑个份子钱,八宝山一送,骨头渣子出来,用红布包起来,抱在怀里。捧个骨灰盒子回去,多轻松的事?!?br />
    何老西气闷道,“胡说八道,不能入土为安,留不得全乎,死都死的没道理?!?br />
    他好像有点怕死,更准确点说是他怕死后被火化掉。

    李辉道,“下棺材更可怕,没几天发臭发烂了,全身都是虫子,挖你的眼睛,挖你的嘴巴,挖你的肚子,把你所有的器官都挖的一干二净,那时候才可怕啊,叫都没有人会里你的?!?br />
    平常在一起开玩笑习惯了,说话都是没遮没拦的。

    “越说越没谱了?!焙卫衔髌南憬镀にΦ搅死罨缘纳砩?,继而叹口气道,“医师说这喉喽坏了,以后没得烟抽了,想想老没劲了?!?br />
    何招娣在旁边安慰道,“支气管病,当然要戒烟了,等你回去了,我给你称上几袋瓜子,慢慢嗑,嘴里有嚼头,能慢慢戒了?!?br />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她要留着大家吃饭,大家自然都没有推辞。在出病房的时候,每个人都留了十块钱,这是一早都商量好的,在推推搡搡中,何招娣只得无奈的接了。

    在医院的门口的饭店,何招娣找了一家稍微宽敞的饭店,也没心疼钱,鸡鸭鱼肉都点齐全了,要不是大家拦着,她还会可劲的加菜呢。

    吃完中饭以后,刘老四等人没让李和送,急吼吼的要去赶火车了,时间都是钱啊。

    李隆和杨学文等人已经熟悉了里面的道道,所以这次大家分头行头,商量着跑更远一点。越偏的地方,越容易赚着差钱。

    只剩下何招娣和李和了,何招娣给何老西打包完饭菜,出了饭店,才问李和,“听你阿娘说了,大胖小子,高兴了吧?!?br />
    李和点点头,“高兴?!?br />
    他发现她又瘦了,脸颊上的酒窝都不怎么看得见了,只有笑的时候才会明显一点。以往的麻花的辫子变成了利索的短发,穿着一件碎花褂子,一条蓝色的裤子,一双千层底的布鞋。

    “那你回吧,不耽误你事了。我也回了,我爹肯定也饿了?!弊呗肥焙?,何招娣都故意在后面一点,默默跟着,跟他保持了一点距离。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的布鞋,再看看李和,他穿得那么光鲜,那么明亮,蹭亮的皮鞋,干净的白领衬衫,一看就是体面人。

    他要距离着他远远的,别人误会上了那可不好了,他会很没面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