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喝了,不喝了,都歇着吧,扒两碗饭?!崩盥〕隼创蛄嗽渤?,他晓得大壮的酒量的,喝爬平松跟玩似得。平松这阶段待他们挺好,招呼前招呼后的,真把人喝蒙圈了,就不成体统了。

    大壮拍拍平松肩膀道,“赚钱我不如你,喝酒你不如我?!?br />
    “你厉害!”平松无奈的朝着大壮竖起了大拇指,不服不行。

    喝完酒以后,李和带他们去澡堂子泡澡,在泳池子里玩玩闹闹,一直折腾到晚上十二点钟。

    李和来了以后,李隆是兴奋的,跟着哥哥到处转悠,见识了场面,腿都有点飘?;票伦罱恢被故窃谄纸?,给李和送过来了三张储蓄卡,说,“按照你的要求,每张卡上都是五十万?!?br />
    “一个人拿着一张?!崩詈桶讶趴ǚ直鹎啃腥搅舜笞澈脱钛娜鋈说氖掷?,说,“赚到钱了再还我就是了?!?br />
    李隆看着哥哥,没说话,自觉的装到了口袋里,他要是不装,大壮和姐夫都不会好意思装的。

    大壮最是为难,他们一个是李和的弟弟,一个是姐夫,他们拿着正常,可是他拿了算什么了,扭扭捏捏的道,“二和,我不用了吧,我小本小做,我不着急?!?br />
    李和拍拍他肩膀道,“你拿我当外人了?我可没拿你当外人,我一直可是拿亲兄弟的,甭客气了?!?br />
    如果说他能放心带出来的,可能暂时只有一个大壮了,表面看着闷声不吭气的一个人,可肚子里的注意正,还特别能吃苦。他跟大壮算是处了一辈子吧,也是两辈子情分的兄弟。

    刘老四也道,“你们都拿着,拿着吧。我保证你们亏不了,用不了多长时间你们就能把本金挣足了,有钱再还给二和是了?!?br />
    他跟李辉的本钱是足足的,李和借钱给他们,他们根本不愿意要。

    大壮拘谨的说,“那谢谢了,二和,有钱了,我立马还你?!?br />
    这可是五十万??!

    “别废话了?!崩盥“镒潘暗搅丝诖?。

    “你也装着吧?!崩詈桶芽ㄗ暗搅搜钛牡目诖?。

    杨学文道,“哎,那我也尽快还你?!?br />
    刘老四等人说的生意至今还是没谱的事情,可是他信大舅子,大舅子总不能坑他吧。这些年大舅子贴补了他多少,一口吃个鞋帮———心里有底!

    要不是他大舅子,他现在还孤家寡人一个呢,更别提眼前的好日子了。遥想当年,他家穷的都揭不开锅了,老人多病,攒不住家底,十里八乡就没他家这样穷的了。

    谁能想到他杨学文能混到有妻有儿,那崭新透亮的三间大瓦房,在十里八乡都是数得着的。他开着十六匹的拖拉机行到道上,人家瞧上了,还要夸一声能人。

    可是他清楚,他算的了什么能人呢,娶媳妇没花上一分钱不说,包鱼塘盖新房子都是舅子借的钱呢。

    现在还一次性借了五十万!

    他心里总归是有数的,这样的大舅子全天下还能到哪里找。

    中午的时候,几个人一起去兴高采烈的去银行取了五万块钱回来,留作出门的本钱。

    李和跟弟弟道,“你自己外面不要冲动,可也不用怕事。凡是多听大壮他们几个人的?!?br />
    “晓得了,我又不傻?!崩盥≈皇且桓鼍⒌挠?。

    “外面多看看,最后看好了,想在哪里安家我都没意见?!?br />
    “不在老家在哪里?”李隆不解。

    “两个孩子马上大了,在家里读书肯定跟不上城里,为了孩子你也要挪个窝?!崩詈腿衔斜匾侠罴业谌峁└玫慕逃跫?,他有建议过把李沛送到香港跟老五一起读书,奈何不管是王玉兰还是段梅都是不愿意的,就连李兆坤都是反对意见。

    李隆挠挠头道,“我跟梅子商量在县里买房,以后读县里的学校也是一样?!?br />
    浦江也是大城市,他这几天来,也看的眼花缭乱,可是呢,总没有在家里做山寨王舒服。老话说的好,宁**头,不做凤尾,在老家他李隆是个人物,在县里上面有何军照应,下面有边梅托底,逢人都喊他一声三哥,办事做生意都给他面子。

    可是到这里谁识得他李隆是谁呢?

    顶多大家看他是乡巴佬罢了,有能耐都显不出来,哪有在县里好。

    “我不强求,你自己看着办吧。你都多大了?!钡艿苡凶约旱南敕ê椭骷?,李和再高兴不过。他不怕弟弟做错事,只怕他没有自己想法,没有主见比做错事还让人恼火。

    他又把几个人喊过来,告诉他们一些操作的手法,还特别强调道,“以后有了股票和股票认购证,你们都别忘记了,赚钱的好东西?!?br />
    “你等一下,我拿笔记一下?!绷趵纤南衲O裱拇涌诖锬贸隽烁直屎鸵桓鲎庞眉堑缁昂怕氲男”咀?。

    李和笑着道,“外面的报纸都会提,你们多看报纸是了,现在还不着急?!?br />
    他自己对国内的证券市场,那是一点想法都没有,不过不介意李隆他们进去玩玩,不说成为亿万富豪吧,总要成为百万千万富豪的吧。

    中午的时候,刘老四几个人跟着平松的车去了银行,取完钱就直奔了火车站,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倒腾国库券的大爷。

    建国集团的总经理要请李和吃饭,李和没有拒绝。

    饭后,李和还是了解了一下工程的进度,随着国际工程分包商的进入,许多以往的难题都迎刃而解。

    他还是带着酒劲去了施工的工地,张培林介绍道,“目前连续墙的深度是36米,墙体主要是超重的钢筋笼。你看看,那边就是?!?br />
    李和看到许多工人在进行钢筋笼的对接绑扎,却是没有看到起重设备,好奇的问,“这种超长的钢筋笼,你们怎么起吊?”

    旁边的总工朱国豪解释道,“用两台150t的履带式起重机一次抬吊施工,这种起重机浦江有不少,不需要找国外购买了?!?br />
    张培林笑着道,“李先生,这个完成后,将是世界第三高楼?!?br />
    李和笑着道,“同喜?!?br />
    他随后又去了一趟项目部,德国人,法国人,日苯人,统共五十多人,基本是一个小型的联合国了。德国公司承担了幕墙部分的分包,法国公司承担了强电部分,新加坡国际电子承担弱电部分,日苯的三菱公司承担了电梯部分,瑞典公司承担了消防警报系统。

    令他不爽的是日苯新日钢铁拿到了利润的大头,主要是承担钢结构的分包。他只能安慰自己这是拿市场换技术。

    对这些分包的优化设计都由浦江建筑设计院纳入了统一协调管理,工地各种施工设计图纸都由他们统一审查批准后发到工地。

    李和没对这些老外多说话,只是询问了设计院一些问题。

    朱国豪道,“李先生,你放心,我们现在完全有信心一个月十层楼,保证在四年内完工?!?br />
    一不差钱,二不差技术,现在赶得只是时间罢了。

    在他看来最难的部分反而是分包工程国际建筑合同的文本,因为中国还没有标准的建筑合同文本,一个不慎以后就是纠纷,所以在过程中他们找了不少的国际律师,许多的时间都用在了这个上面。

    李和上车后,在附近的居民区又看了看,残垣断壁里面偶尔还有不少人冒头。

    张培林道,“还有部分家庭目前没有做好搬迁的疏通工作,这边的街道居委已经承诺在年底全部拆迁完毕,保证都会按期动迁,而且这方面市委都是下了死命令的?!?br />
    李和只是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他的资金已经拨付到位了,至于政府拆迁安置工作怎么做,他就管不了了,也没法管。

    即使没有他来开发,别人也一样会来开发,这里也一样的需要拆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