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临走之前自然要在媳妇身上吃个饱,不然走之后哪里还有机会。

    中午时间都不落下,趁着老太太午睡的时间,他强行把何芳拉进了屋里,宽衣解带这项技能已经很熟练。

    何芳被她弄的烦躁,“还有一堆的衣服没洗呢?!?br />
    她挣扎着要起床。

    “想得美?!?br />
    没有马赛克。

    丰满的身子、纤瘦柔软的腰肢,还有挺翘的臀部……

    性感成熟的身体,再添上她脸上淡淡的红晕,如此妩媚诱人,李和那里能抵挡得住她的魅力。

    李和的视线越往下,心跳越加快,**在那晚暧昧的气流中升起。

    何芳心里很想拒绝,脑子里装的都是事情,哪还有其它的心思。但是身体又不受自己的控制,身体摇摆的很厉害。

    渐渐她脸上写满期待。

    不过却她突然开口道,“章老师要结婚了,你说我们送什么好?”

    “什么?”陡然间李和失了神,停止了身上的动作。有点不敢相信,他心中的女神怎么会嫁人呢?

    “我说章老师要结婚了,你没听见?”何芳重复了一遍。

    “你听谁说的?”李和的脑子有点转不动了,问的很急切。

    何芳装作没有听见,见李和突然一动不动了,要把他推开,“没力气了,就起来吧,压得我浑身发疼?!?br />
    李和果真起来了,心里一个咯噔,身上的气也就歇了,没心思继续下去了,他甚至隐隐心里很痛,说不出的痛。顺手点着了一颗烟,大概是看见了何芳眼里的不快,解释道,“太突然了,没有想到。你知道,她之前受人骗过,我只是有点关心罢了?!?br />
    何芳大概擦觉到了李和的怪异,只是道,“章老师比你聪明,不需要你操心,何况你这操的哪门子心?!?br />
    “媳妇,继续躺会吧,我给你按摩?!崩詈屯蝗绘移ばα车睦棺×艘鹕泶┮路暮畏?,做事半途而废,他很愧疚,总要弥补一下的。

    “算了吧,起来,起来?!焙畏蓟故前岩路┥狭?,她心里不快,好像憋着什么没发泄出来,夫妻方面的事情她一直都是羞耻说的,她叹口气道,“你说说送什么吧,我们结婚的时候,人家送的红绸子被面可是一点都不便宜?!?br />
    从床上下来,站起身理了下衣服上的褶皱和揉乱了的头发,还俯身把掉在床上的头发丝给捡了起来,然后才慢慢的把床单给铺平了。

    “你做主吧。我马上要去浦江,肯定没时间去?!崩詈腿套磐此盗苏饣?,脑里却还是乱哄哄的有些迷茫,他知道跟章舒声是没有可能的,就更不能去拦着了。当然他更不忍心去她的婚礼现场,不想看到她穿着漂亮的婚纱,被别人拦在怀里。

    此刻,他除了默默的祝福,还能怎么办呢?

    心里乱糟糟的,一个下午都心不在焉,做什么都没力气。为了防止何芳看出不对,他抱着茶壶带着阿旺去了公园,坐了一下午。一会儿叹气,一会儿皱着眉头。

    他已经打听清楚了,章舒声嫁的是一个留学归来的才俊,二十郎当岁就已经拿到了麻省的博士学位,然后年纪轻轻到就做了正教授,三十多岁就拿了各种科学类奖章,在美国做了几年的研究,大概有志于报国,去年就回国了。

    他李老二除了有几个钱,有什么资格跟人比呢?

    他突然在想要不要去考个博士学位?

    每次在人群中被叫Dr时,那种完爆周围人的感觉....

    “你怎么又在这发呆了?”

    “没事?!崩詈突赝芳乔赜忻?,拍了拍面前的石凳道,“坐会吧?!?br />
    秦有米没有坐下来,只是看了看地上厚厚的烟头,“跟你老婆吵架了?”

    她对何芳的脾气也是有了解的。

    “没有,只是心里想事情罢了。你有事?”

    秦有米道,“你哪两个朋友什么时候有空,你问问明天中午行不行?地点随便你们安排?!?br />
    “可以?!崩詈桶镒派虻廊绾陀诘禄礁鋈俗隽酥?。

    “谢谢了?!鼻赜忻椎萘艘徽胖焦サ?,“这个是采访提纲,你可以给他们看看?!?br />
    “好的。我会给他们的?!崩詈徒庸岣俅蟾趴戳讼?,没什么新意。

    “拜拜?!鼻赜忻姿低昃妥吡?。

    李和从凳子上起身回家先去于德华家,给两个人说了一下采访的事情。

    既然是李和介绍的记者,两个人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对于采访这种事情自然轻车熟路,只是一些小报小台的记者疲于应付,不怎么搭理。

    所以在记者没有到来之前,两个人看完提纲就开始提前安排秘书整理东西,为了节约时间以往接受过的采访的文字记录都会准备好。同时还有一份通稿交给记者,不专业的记者太容易曲解意思了,尤其在他不了解行业的时候。

    同时给记者的还有两个人随身携带的的帅照,这是完全出于对内地记者的不信任,因为摄影器材的不过关,两个人一上报纸,不是瞎子就是勾着头,特别是沈道如这种长相,很容易拍出猥琐的感觉。

    这些都严重损害了两个人的形象,所以照片都是自备好的。

    这些最后都会当场给记者。

    第二天中午,秦有米亲自带上了两个人上了于德华家。

    只是李和与那个记者见面的时候都互相愣了愣,然后互相笑了笑。

    “江大记者,好久不见?!闭馐侵案喙椎慕逞?,唯恐对方忘记了他的名字,还善意的提醒道,“我在物理系教过课?!?br />
    江映雪笑着道,“哦,李老师,真的是好久不见了?!?br />
    她一时半会还真的想不起来他的名字了。

    “你们先采访吧?!崩詈屠恋枚嗪蚜?,没有多大的意义。

    待摄影师拉线布灯,支三脚架完毕,江映雪开始了她对两个人的采访。

    她一上来就对香港这片神奇的土地表示了钦佩,对两个人的发展成就也表示了崇拜,夸赞两个人是中华民族的骄子。

    先从于德华开始提问,于德华直接背起了金鹿集团的简介,最后背的烦了,直接把文件丢给了江映雪。

    沈道如有样学样,大致也是这个样子。

    然后江映雪问起了公司的发展成就,两个人还是给了资料,意思是自己找。

    她又按照既定程序问起了两个人的创业历程,于德华把创业的一把辛酸泪,说的有声有色,有年龄做底子,感叹起旧社会的不易,新社会的日新月异,有志于发奋图强,开展社会主义建设。

    沈道如是高材生,说话的档次又高了一些,有过见识,列举了一系列中国与海外差距,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就立志于为民族崛起而图书。

    最后江映雪问起来怎么样发展走向世界,发展外向型经济。两个人看看时间,不好再应付了,只是夸夸其谈了几分钟,说些市场竞争勇者胜的废话。

    采访结束后,江映雪很是满意,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素材。

    李和不知道江映雪信不信这些鬼话,反正李和是不信的,声色犬马的两个人哪里有一点发愤图强的影子。

    于德华热情的要留江映雪吃饭,“江小姐,能否赏个脸面,一顿家常便饭?!?br />
    “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苯逞┟挥芯芫?,受访人请吃饭好像很平常的事情一样。

    “妹子,走吧,一起去饭店?!庇诘禄郧赜忻兹词乔浊械某浦米?。

    李和却是没有留下来,老太太中午炖了猪肉粉条,她的手艺比何芳还要高一筹。

    回到家,何芳问他,“秦师傅这么帮忙,你不能就送个那么点东西了事了吧?”

    何龙是她弟弟,人家帮忙,她自然要念好。

    “送的少了?你知道我那个壶要值当多少钱吗?”

    李和送出去的时候,肯定有点肉痛。

    那个壶虽然不是紫砂名家所制,可是毕竟是有年头的老壶,做工和材料都是极其好的。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都不会便宜。在亚洲地区,港澳台也好,日苯、韩国也好,有些文化是想通的,紫砂壶都有市场。

    “行了,我谢谢你了?!焙畏技詈湍切牟桓是椴辉傅谋砬?,一下子噗呲笑了,“我晓得你的好了?!?br />
    说完还趁着没人注意,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一边去?!崩詈头炊挥懈咝似鹄?,因为他发现何芳连脚都没踮,就已经够着了他的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