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淑屏的电话一整天都是响个不停,她把洪力恨死了,吵闹不分天命早晚了,半夜里明明她正睡得香呢,却突然被电话吵醒了,很是让人着恼。

    “李先生,洪力一再要求跟我碰面,说要道歉?!?br />
    “你们其他事情没做吧?”李和还好奇是不是于德华在里面施加了其他的压力。

    于德华在旁边道,“只是撤了他的外销单子,你没允,我哪里好多事?!?br />
    “那这就怪了?!焙榱υ诎缸佣汲氛饷闯な奔淞瞬爬辞蠛?,这只能说明洪力撤案不是因为搪瓷厂受到了压力才撤案的。也就是说洪力之前还是没有把案子和于德华及李和联系在一起。

    他也没有多余的动作,何芳也没到处走关系,那是谁帮着他撤了案子呢?

    他能想到的只有一个刘保用了,他现在好歹是台面上的人物了,人家知道他的事情不难,出手帮一把做顺水人情也是可能的。

    突然脑子里又蹦出来了刘乙博的那个同学,考量了半晌,觉得可能性不大,毕竟只有一面之缘。

    “你们这次去开会,座位上的铭牌是不是中国地大集团?”李和忍不住往这方面猜想了。

    于德华和沈道如接连点头,沈道如道,“是地大集团,我是董事,老于是总经理,许多认识我们的人都好奇,怎么面前放了这么块牌子,还是一家的?!?br />
    以前从来没有人会把远大集团和金鹿联系在一起,这一次算是正式的公开曝光了,许多人都晓得了这两个人实际是一个机构两块牌子。

    于德华也回忆道,“当时会议结束,还开了个茶话会,倒是说过让我们代为像地大集团的董事长问好,可自始至终没提你名字,我们也就没在意?!?br />
    “总有清楚的一天?!奔热挥腥俗隽撕檬?,卖了人情,早晚会联系他的,所以李和一点儿不着急。该吃就吃,该喝酒喝,每天炒个腰花,做个红烧肉,别说这吴淑屏请回来的阿姨,手艺还是不错的。

    外面偶尔再买点白切羊肉回来,小日子滋润的很。只是偶尔想着了儿子,就开车去学??纯?,小家伙每次都被逗得咯咯笑。这孩子那么小已经会看电视了,电视不能关,一关掉就闹腾,听个声音都乐呵半天。

    孩子越长越开,李和是放心了,因为这孩子长的不怎么随他,倒是随了何芳的秀气,大眼睛,长鼻子,很有立体感。

    孩子要是随了他长相,反而没有他的才华,找媳妇绝对完蛋。

    陈大地打电话来,说李辉及刘老四已经到了浦江,同行的还有李隆和杨学文,他们等李和等的有点着急了。

    李和交代他安排好吃喝住宿,再带他们溜达溜达,他会尽快过去。

    沈道如慌慌忙忙地跑进来,脚绊在门槛上差点摔了一跤,不过光顾着腾手扶门框,手里的大哥大却是没保住,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着急什么?”李和帮着捡起来,按了两下键,一点反应也没了,从抽屉里掏出来一把螺丝刀,三两下又给弄好了,重新放到了桌子上。

    沈道如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李先生,黄炳新来了消息?!?br />
    “钱来了?”李和大概猜到是日苯市场上已经有了斩获,他最近每天都不忘记听bbc的新闻。

    沈道如点点头道,“是的,这次至少有75亿美金,这还不算高盛给我们的分成?!?br />
    “终于不缺钱了?!崩詈透锌艘痪?。

    “国际三大主要评级机构均继续看低RB经济前景,穆迪公司已经率先作出降级决定?!鄙虻廊缍岳詈偷恼饩涓锌椭员?,李和什么时候缺过钱,他继续道,“摩根,联合基金,华尔街的银行全部加入了这场做空?!?br />
    “这些钱继续投入进去,但是不管高盛或者别人在之后采取什么行动,我们在七月份之前撤出?!庇腥痘蛘呶灞兜氖找嬉丫芰钊寺懔?,再贪心下去,老天爷都会收他。同时,万一某天日元增值过高,他会面临更大的汇率损失。

    他更加担心,由于杠杆效应,这场肆无忌惮的赌戏会出意外,毕竟他是那只蝴蝶,他已经切切实实的影响到了日苯市场的走势。一种股票最后可能上涨一倍,甚至两倍,但最多只能下跌一倍,他再待在卖方市场上的意义已经不大。

    电影院里只有一个逃生口,万一着火了,他要做第一个跑掉的。

    他可不想挂个崩盘教父的名头挂自己身上。他现在只想尽快结清所有业务,结清账户,收进款项,取消账户,最后彻底清算。

    对日苯人来说,整个九十年代都没什么好日子,社会阶层一定程度的瓦解了,百万土豪流落街头,一家接着一家的工厂倒闭,基本没什么希望看到地平线上的曙光。

    “我立刻通知下去?!鄙虻廊缱匀皇乔笾坏?,在他看来,既然钱进了口袋,没必要再去冒风险。

    赚钱了,又赚钱了,李和还是一天三顿饭,雷打不动,兴奋过后,也就忘了,赚钱了自然很高兴,不是因为钱本身,而是因为满足。

    如果一头扎进经济生活中,看什么都是钱,衬衫上的棉花,领带上的丝绸,杯子里的茶叶,都是可以投机的原料。

    李和在走之前,把附近的一间铺子腾出来了,准备给何龙做烤串店,前屋有五十多平,后院和厨房的面积也够大。

    寿山打了包票说,“来了我会帮着安排,他不懂我能教他,你放心吧?!?br />
    他自认在餐营这块已经是老马识途,说话的口气很大。

    何芳对这铺子也比较满意,这里位于十字路口,人流量大,关键离家更近,都方便照应。她把自己原来的宅子给弟弟住,就是存了这个心思,要天天在眼皮子底下才放心,不管怎么样都是这样对付了,求个一团和气。

    听说李和要去浦江,她只是交代按时吃饭,勤换衣服,其他没什么多说。

    难得的好天气,没有风沙,刚到**点钟,太阳就暖和的很了,天高云阔,连院子里槐树的鸟窝看起来都顺眼的多了。

    家里一个人都没,李和只能自己收拾行李,主要是带一些换洗衣服和证件。

    他正在叠衣服,听见小威在外面喊他,他才开了门出去。仔细一看,小威身后居然跟着刘保用几个人,他迎过去笑着道,“进屋里坐?!?br />
    鸽子在房前屋后叮铃铃的扑腾来扑腾去,引起了刘保用的注意,他笑着道,“你这真是天上飞元宝啊?!?br />
    李和客气的道,“普通的鸽子,不值当几个钱?!?br />
    刘保用道,“我是说鸽子脖上的铃铛,这个好东西啊?!?br />
    “这个是家里孩子瞎玩,给套脖子上去的?!备胱硬弊由系南炝迨抢纤牟恢来哟幽睦锓隼锤咨系?,这响铃是个老物件,是值得不少钱的。

    李和把小威赶走,插上门后,给几个人一人面前倒了一杯茶。

    “几位这是有事?”

    刘保用很肯定的道,“有事,而且还是来麻烦你的?!?br />
    “有什么事,尽管说?!崩詈拖?,按照以往的习惯,无非是一些技术上的事情。

    刘保用果真还是像往常一样拿出来了一大摞的文件摆在了桌面上。

    郭东帮着推到了李和的面前,道,“你看看。是一份出口武器的技术标准?!?br />
    李和是知道他们的底细了,现在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说话很透亮。

    李和拿起来没有细看,大致翻了一遍,中英阿三语的标准文件,不用想都是出口到哪里了,既然看了他没有退路了,只是道,“这是出口海湾国家的?”

    三个人一起点了点头,刘保用道,“你是什么意见?”

    “差了点,我的意见是出口标准至少要比箭-10高?!崩詈褪祷笆邓?。、

    刘保用笑着道,“你这同志,有点好高骛远了,全世界比箭-10厉害的没有几款哦?!?br />
    箭-10是苏联主要的近程防空导弹系统,水平自然不必说。

    “跟美国的战斧巡航导弹比起来差的远了?!?br />
    战斧巡航导弹是一种技术成熟的导弹武器系统,在1991年,美国就第一个使用了巡航导弹,当时正值海湾战争爆发。

    后来各个国家都发现这种武器的杀伤力如此之大,每个国家的领导人都被深深地震惊了,于是大家都开始研制这种导弹,不过由于这种导弹的复杂程度,真正研制成功的国家寥寥可数。

    中国自然参与了研制,只有后来研发的长剑-10导弹才能与其相比较,大部分技术还是通过乌克兰引进的。所以毛熊垮台真是你好,我好,他也好。

    李和自然不能告诉他们美国会参与海湾战争,只能给他们一些心理准备。

    郭东没好气的说,“当然不能比了,战斧一枚就要50万美金?!?br />
    “美国人至少装备了一万多枚吧?!崩詈筒皇枪室庖鹛ò?。他说不清是羡慕是嫉妒还是恨,美国佬太有钱了,一场海湾战争不眨眼的扔了2000多枚下去,那是多少小钱钱。

    刘保用眯缝着眼睛道,“你说吧,我们听听你的意思?!?br />
    “我认为可以提升一下制导性能?!崩詈图绦?,“除了惯性导航以外,咱们可以学习早期战斧导弹的另一个制导技术,那就是是地形匹配,通过弹载的雷达不断扫描地形;将得出的结果和导弹内储存的数字地图进行对比,从而精确的确定自身所在的位置。这样无疑可以提高精确性?!?br />
    美国人自己的gps导航系统尚且粗陋不堪,更不用提中国的北斗了,所以在精度这一块上只能另想办法。

    刘保用皱着眉头道,“这个对惯导技术的要求比较高,包括陀螺仪这些惯姓器件我们很难达到要求?!?br />
    李和笑着道,“激光陀螺或者光纤陀螺咱们差点,可是咱们可以利用高质量构成的环形偕振腔陀螺达到一样的最高性能,东风仪表厂完全就能做?!?br />
    也许是恶趣味使然,作为一个军工人总有干下几架美国人的大黄蜂下来的冲动,哪怕干下几架阿帕奇他都知足了。这种满足感简直是无与伦比。

    郭东不可置信的问,“真的?”

    “当然是真的?!蓖粢桓霾棵畔低?,居然不知道对方的研发情况,李和有时也是无奈的,他有时在想,要不要帮着用计算机网络建立一套图书期刊的检索系统,这样才能做到真正的资源整合,资源共享,起码能杜绝一部分的研究项目重复形成的资源浪费,他继续道,“咱们可以搞成两个版本,一个是普通版,一个是升级版,普通版就按现在这个样子来,升级版咱们提高导航性能,一枚加价七八万、十几二十万美金,闭着眼睛卖?!?br />
    北约的机群过来,怼上百十发,想想都带劲。

    此时海湾局势一触即发,老萨到处买武器,西方肯定不卖,苏联的老戈跟老布什、撤切尔刚刚才互相问候过新年,正是激情四射,也不会卖,除了找兔子买武器,真没地买。兔子呢,跟鹰酱此时正不对付,敌人的敌人自然是朋友。

    再说,穷的真是急了,所谓的国际武器公约之类连擦屁股纸都不如,只要你给钱,我就敢卖。

    “我们会认真考虑的?!绷醣S檬疽馀员叩钠牍ρ盐募樟似鹄?,然后继续道,“那我们谈正事吧,这次主要是为这个来的?!?br />
    “正事?”李和心中一凛,原来刚刚的还不是正事,只得道,“你说?!?br />
    “我们想让你陪我们去一趟捷克?!闭庖淮嗡祷暗氖枪?。

    “去捷克?”李和想都没有想到,居然会让他陪着去,笑着道,“怎么会选我?”

    他本来就打算去毛熊哪里踩盘子的,一个人去还是一群人去没有多大差别,既然有刘保用等人陪着自然安全系数大增。

    刘保用认真的道,“这件事我已经向组织上汇报了,原则上是同意的。你对国际局势,特别是苏联的局势很是熟悉,起码比绝对大多数人熟悉。我们此去主要是做技术合作交流,这你就可以派上大用场了,找不到比你更合适的人了?!?br />
    李和深吸一口气道,“我可以同意,可我有个条件?!?br />
    刘保用笑着道,“你说,只要不违反原则,我都可以做主?!?br />
    “我要有自由行动的权利,民用技术这一块我比较看好,万一有什么需要安排,你们需要帮我?!?br />
    刘保用笑着道,“这不是问题,我可以做主?!?br />
    李和嘿嘿笑道,“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br />
    刘保用大气的说道,“有什么条件一起说了吧?!?br />
    “我要个84式的车牌号?!?br />
    “就这个?”三个人都愣了愣,想不到会是这么简单的要求。

    “就这个?!崩詈托ψ诺?,“出入什么的都方便,我这么个小人物不狐假虎威一把,真没法活?!?br />
    这话说的刘保用连连点头,恳切的道,“是啊,要不是秦部长,你小舅子这事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就是车牌嘛,要几个给你几个?!?br />
    “秦部长?”李和真不知道是谁,怎么会帮上他了。他猜了一圈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个乱入的人物。

    郭东好奇的道,“你不认识?秦功秦部长,他老子就住在你们这个巷口?!?br />
    “原来是他?!崩詈椭沼谙肫鹄戳?,千想万想,没想到秦老头的儿子会帮他。

    郭东道,“不然你以为呢?邱道友可不是好说话的人。你也别怪我们没帮你,我们想帮你说话的时候,人家已经把问题给您解决了,轮不上我们?!?br />
    “谢谢。你们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崩詈驼酒鹕?,叹口气道,“你们什么时候出发,我这几天要去趟浦江,要回来才能陪你们去?!?br />
    刘保用站起身和李和握手告别,“我们会通知你,你先忙你的?!?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