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力越想越不对劲,急吼吼的站起身要出门,他非要找儿子把这事情问清楚不可,不问清楚在他心里非憋出病不可。

    邱月道,“要吃饭了,你这去哪?”

    “去医院!”洪力啪嗒一声关上了门。

    “哎,今天不出院,明天才出院?!鼻裨录砗蠛安欢?,也急忙拿好钥匙跟着出了门。

    洪力去了医院,猛地推开了病房里的门,倒不是把病房打牌的几个人吓了一跳。

    病房的几个人见洪力来了,慌忙收了床上的钱纸牌,趁着洪力没说话之前赶紧溜走。

    “站着?!焙榱谧帕车?,“都别走,我有话问你们?!?br />
    洪三道,“爸,有什么话你说?!?br />
    本来想嬉皮笑脸的,结果看到他老子凌厉的眼神,终究还是没敢太放肆。

    洪力问,“你们上次在医院被人虏了去,走的时候人家跟你们说什么没有?”

    洪三道,“没说啥,人家只是警告我们不准再纠缠了,然后放了一堆狠话?!?br />
    洪力皱皱眉头,继续问,“只有一个卢波?”

    卢波他是听说过的,虽然有点本事,可是不至于让他老丈人忌惮,这次是他老丈人主动要求他销的案子,让他莫名其妙。

    洪三想了想道,“好像有一个姓李的,叫啥一时想不出了。卢波都听他的,是放的狠话,还让人折了我们小拇指?!?br />
    这种事情他本不愿意再多提的,有那么一个牛逼的姥爷和一个有钱的老子,走到那里都是抬头挺胸趾高气扬的。骂别人一句别人都只能受着,谁还敢跟他顶嘴。

    结果没想到现在被打脸,简直有点往事不堪回首。

    洪力明显不满意,道,“再仔细想想,到底叫什么名字?”

    他好像发现重大线索一样。

    洪三几个人互相对望了一眼,耳钉男突然道,“好像叫李贺,还是什么和?河?”

    这话唤起了其他几个人的记忆,异口同声的道,“对,对,就是叫李和?!?br />
    “李和?”洪力一时想不起来有这么号人物,又问,“他除了放狠话,还说过什么没有?”

    洪三还要犹豫,洪力继续喝道,“快点说?!?br />
    洪三只得硬着头皮道,“他说让我多关心关心你?!?br />
    “还有呢?”洪力急忙问道,果然是是牵涉到他了。

    “他还说什么,你那个搪瓷厂马上要撑不下去了。爸,他这话就是胡说呢,你别心里去?!?br />
    “什么!你再说一遍!”洪力立马就蹦了起来,果真如此!

    洪三被吓住了,颤声道,“爸,是你非要让我说的,本来就不想说的,你逼着我说了,你又生气?!?br />
    “你他妈的怎么不早说!”洪力一时间左看右看,不知道拿什么解气好,只得脱了鞋子朝洪三劈头盖脸的砸过去。

    “爸,爸,你怎么怪上我了!”洪三立马翻身下床躲开。

    洪力还要继续追着打,胳膊却突然被进门的邱月给挡住了?!澳阕约好槐臼?,怎么怪上了儿子!瞧瞧你那个窝囊样!”

    “你!”洪力气结,刚想把鞋子丢了,却犹豫了一下,还是穿在脚上,临走的的时候还不愤的骂道,“慈母多败儿!”

    邱月冲他背后骂道,“你以为你是好东西??!”

    春天,无雨,万物生长的季节,却是大风卷起了漫天黄沙?;粕趁致?,只感到昏天暗地,人行走在街道上,满面蒙尘。

    绿化工作还做得不好,护城河以外都是大片开阔的农田,周边没有足够的防风林抵挡来自北方草原的风沙的侵扰。

    这是李和入京以来遇到最大的一次风沙。

    家里人出个门都要戴口罩,不然风沙都要灌进鼻子嘴巴里,滋味自然不好受。

    何芳跟老太太还有孩子一周都没回来了,家里只剩下李和及于德华一帮子人,天天闲的没事就是打牌,不过这次他赢钱一点都不客气了。

    短短的一会儿,他的脚跟底下堆了十几万块钱,有美金、有港币,有人民币,各种颜色的五花八门。

    诈金花的技巧在于诈,关键看谁能蒙住谁。

    吴淑屏跟在他身后钓鱼,都赢了有六七万多,高兴的跟个孩子似得。

    输的最多的是于德华,一个不注意已经输了二十多万的现金,不过这点钱对他是毛毛雨,一发狠捋起来了袖子,要继续坐庄。

    卢波也输了七八万块钱,他也是不在意的,这点钱才哪跟哪。

    沈道如却是赢了,他看着这两个人面前越来越少的钱,调笑道,“你们能不能玩了,这么点钱?!?br />
    卢波说,“甭着急,我已经安排人来给我送钱来了?!?br />
    话音刚落,小威就提了一袋子钱送进来。

    沈道如瞅了瞅,笑着道,“不少嘛,都放这吧,等我省的你再带回去?!?br />
    “只要你有本事,给你机会赢?!甭ㄋ低暧治视诘禄?,“要不要借点给你?”

    于德华道,“你那臭手,我不沾,我怕传染霉气,真不该跟你坐一块?!?br />
    “自己霉,别怨我啊?!贝蠹掖Φ氖煜ち?,互相间说话也越来越肆无忌惮。

    于德华望了望李和的那堆钱,刚想说话,李和就给他堵住了,道,“想都别想,我也怕沾你霉气?!?br />
    “你没钱,你就下吧,我来上?!笔偕揭延诘禄豆?,他一直在旁边看的着急,早就想下场了,可早就没他位置了,在旁边打秋风也不是他寿老板的风格。

    于德华没耐何,只得下场了,把位置让给了寿山。

    寿山一上来不管大牌小牌,死不开牌,非闷到底不可,大概运气好,一翻一瞪眼,通吃。

    他笑道脸上的皱纹都散开了。

    结果到晚上吃饭点的时候,果真是他赢得最多。

    他笑着说,”晚上到我饭店,我请客,我请客?!?br />
    最后大家都去了旁边的饭店,又是一顿胡吃海喝。

    于德华跟李和说,“浦江的设计图纸,已经全部出来了,随时可以去,美国和加大拿的设计团队已经过来了?!?br />
    “项目分包的招标呢?”

    “这个是委托给建工建团来做的,他们是全球范围招标的?!?br />
    李和道,“过几天我们一起走?!?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