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威花了二万块钱拍了一个8888的大哥大号码,在李和面前显摆了起来,说,“哥,要不给你吧?!?br />
    跟银行里卖有奖贴花一样,遇到7086、8384这类号码,储蓄员把嘴皮子磨破了,也别指望把这些号推销出去。固话号码和大哥大号码也是一个道理,大家总是想弄副所谓吉利号,组合顺当且带有6、8、9,后来对吉利数字的偏好愈演愈烈,延伸到了门牌、车牌以及开业日期等方面。

    李和对这方面自然也有偏好,他在香港拍了好几副车牌,其中一个是“hk1997”,算是有纪念意义吧。

    国内的车号牌普通的他看不上眼,准备有机会找刘保用求个84式的4位车号牌。他以前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挂车号牌,可到哪里依然都是畅通无阻,要是能拿到正式号码,那就更牛逼坏了。

    同时这也意味着他跟豪华车要无缘了,可是呢,面包车挂黄牌,想想都有点小激动。

    “少废话,赶紧去邮电局给我交话费?!崩詈鸵膊恢涝趺从玫?,这个月居然二万多块钱的话费没了,关键是这玩意是双向收费,他本身没打过多少电话,主要还是接的多,基本上还都是外地的长途。

    一部手提电话的价格比29寸的彩电价格还贵,自然称得上大哥大了。不但一般人买不起,还不一定用得起。夹着个小皮包,随时拿出来按下数字,天南地北的海聊,够气派。

    后来邮电部推出了ct-2比大哥大便宜了三分之一,也有不少人用,可是只有单向呼出功能,要想别人呼入,腰里还得别着个bp机,而且超过基站三百米没信号,等于是个鸡肋。

    李和这个大哥大还没有漫游功能,要想用漫游功能,还得所去的城市已经开通了漫游业务,比如要回老家,目前是肯定没法用的,要是他去了浦江,能凑合用,可还是需要到浦江的电信局登记得到临时电话号码才可以用。

    电话刚复机,卢波的的电话打过来了,说张先荣要借钱,张口就是五百万。

    李和说,“安排个地方,我跟他见一面?!?br />
    他对这个人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同时他也好奇这个人借这么多钱做什么用。

    张先荣要请客,地点安排在紫竹院路的香格里拉饭店。

    李和跟卢波一起过去,这边他以前很少来,84年的时候左右一片都还是工地。

    他朝迎在门口的张先荣握了下手,道,“最近哪里发财?”

    “请进,请进?!闭畔热侔炎约荷砗蟮娜鋈艘惨灰蛔髁私樯?,陪着李和就坐后道,“哪里发什么财,最近的形势你也知道,生意很是难做啊,倒是李老板你发财发大了啊,我在远东也见过潘先生的,光他一个人就把我们所有人都比划下去了,更听说苏先生在南方更是势不可挡啊?!?br />
    “都是差不多吧?!崩詈秃贸な奔涿挥薪拥脚怂傻牡绫?。

    “差多了,差多了?!闭畔热俳庸裨钡牟杷詈偷股狭?,笑着道,“这是东南亚的什么红茶,你试试,看看合不合口味?!?br />
    “这里外国人挺多的?!崩詈涂醋爬蠢赐耐夤说故呛闷娴奈柿艘痪?。

    跟张先荣一起过来的一个人接话道,“这边有一个多国仪器仪表学术会议暨展览会,还有一个什么广播电视展览会,虽然没有去年人多了,可是国际知名厂商还是来了不少,再说这个饭店也是外商代表的常驻饭店,自然人也不少。你瞧瞧那个人,是日苯索尼公司的,我前几天还跟人家谈过代理他们分量式录像机的事情,结果人家嫌弃咱们实力不够,没谈成。那个大胡子是美国安培公司的,卖的是最新款数字录像机,好东西,那录像录得清楚,可是这个行当我就不通了,就没上去接茬?!?br />
    李和笑问,“胡先生是胡建人?”

    “是的,是的?!倍苑矫Σ坏牡阃?。

    酒菜上来以后,李和不知道张先荣和这些人是什么关系,自然没先开口谈借钱的事情。

    张先荣也没提这个话题,只是道,“这个饭店的菜式有不少特色的,是那个马来西亚首富建的,据说花了七千多万美金,乖乖,真是不得了。你多尝尝,如果有口味不合适的,让他们撤了,再换合适的?!?br />
    “马来首富?”李和一时想不起来叫什么名字了。

    “郭鹤年?!蹦俏缓壬苁切朔艿慕恿嘶?,道,“跟印尼的首富林绍良、菲律宾的首富陈永栽一样,祖籍都是是我们胡建的。而且外面人都叫他糖王,据说世界上十分之一的糖产量是他控制着的,着实是了不起得。说他有100亿美金的财产呢,那是多少啊?!?br />
    100亿美金这个话题,让桌子上的人都很是兴奋。

    李和却突然联想到了郭冬云。

    另外一个大圆脸也接话道,“那个全球的首富是个美国人,开了一个什么沃尔玛特商店,开商店都能做到世界首富,这真让人想不到?!?br />
    张先荣鄙视道,“人家那叫连锁商店,开个千儿八百的店,等于天天躺着数钱了?!?br />
    李和听了半天,才晓得他们谈论的是山姆沃尔顿,沃尔玛的创始人。

    这顿饭从头至尾,他也没听到张先荣谈钱的事情。

    饭后,卢波陪着几个人聊天,他却被张先荣请到了一间茶室。

    张先荣道,“李老板,这次真是要麻烦你了,我呢,掉个头,顶多用半年,利息大家都好说,绝对不白用你的钱?!?br />
    李和接过他递过来的烟点着了,抽了一口道,“问一句,你借这么多钱是做什么用的?”

    张先荣想了想,低声道,“我不瞒着你了,潘先生既然在远东,你的消息自然比我灵便多了,6月份有个哈交会,你应该知道的。主要的客户都是毛子那边过来的,我和几个朋友想凑点钱去谈谈客户,谈成了弄他几个火车皮的货去,稳赚不赔的生意?!?br />
    “好生意啊?!崩詈腿从值?,“国内很多厂子的仓库都有积压,赊欠应该容易吧?!?br />
    张先荣道,“一家厂子赊欠个几万块的的货容易,可多了人家不乐意啊,我们的脸面可还没有那么大。李老板,你认识我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我这人怎么样,你心里有数。利息你尽管说,只要我还有的赚,绝对不亏着你?!?br />
    “行,你拿个纸和笔?!崩詈屯饬?。

    “谢谢,谢谢,欠条肯定是少不了的,我现在就写?!闭畔热俅影锾统隽吮咀雍捅?。

    他刚展开本子,要写字,却被李和夺了过去,李和笑着道,“谁让你写欠条了,我是写个号码给你,你去联系,他会拿钱给你。通商银行听说过吧,他们可以借钱给你?!?br />
    张先荣愣了愣,讪笑道,“不瞒你说,我找他们借过,只是被拒贷了,我一没生产车间,二没办公场地,人家肯定拒绝的?!?br />
    李和唰唰的写下了一串号码,递了过去道,“联系这位黄先生,我给你担保,肯定没问题的?!?br />
    他把黄炳新的号码给了张先荣。

    “真的?”张先荣有点不信,认为李和在敷衍他。

    李和道,“你认识我也不是一年两年了?!?br />
    “那谢谢?!闭畔热倏戳丝蠢詈偷纳裆?,不似作伪。

    “行了,就这里,谢谢你的款待,有什么问题再来联系我。我先走了?!?br />
    李和站起身,招呼卢波一起走了。

    卢波的小弟开车,两个人都在坐在后面的座位上,卢波问,“哥,真借他了啊?!?br />
    “当然借了,打了这些年交道,这个人是值得信的?!崩詈陀值?,“饭桌上听见了没有,人家一个美国人开个商店都搞成了世界首富,你那商场也认真些?!?br />
    卢波道,“我让二彪哥帮我寄了些香港的商场的资料,正在学着呢。咱们的商场是一个日苯人帮着设计的,都是跟他们的风格差不多?!?br />
    “有时间自己去趟香港,或者出国看看,光看书没什么用,还有招人的事情你要抓紧,你一个人挑不起来这个大梁?!崩詈湍芩档闹挥姓饷炊嗔?。

    卢波自然是一个劲的说好。

    吴淑屏最近被洪力的电话不断的骚扰,只能不断的挂断或者故意不接,可是没有想到她在外经贸部的大楼外德被洪力给缠住了。

    “吴小姐,吴小姐,大家有事好好商量嘛?!焙榱Φ哪悦抛佣际呛顾?,他好不容易得了于德华在这里开会的消息,当然要过来了。

    吴淑屏冷着脸道,“你还是走吧,于先生在里面开会,让他看到了他会更不高兴的?!?br />
    洪力急了,道,“吴小姐,死总归让我死个明白吧?!?br />
    吴淑屏没有刻意隐瞒,只是冷笑道,”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我们也是无能无力?!?br />
    ”得罪了人?“洪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想破了脑袋,他也不晓得得罪了谁,见吴淑屏要走,追过去道,”吴小姐,我真的想不起来,能不能详细点?!?br />
    ”想不起来就慢慢想,不着急?!拔馐缙脸迮员叩陌脖J疽?,把洪力隔开了,她自己上了车里躲着了。

    洪力没办法,只得自己想,可是依然想不出来得罪了谁。

    吃饭也想,睡觉也想,整个人没了精神。

    邱月道,”明天儿子出院,你要去接。咱爸也真是的,自己的亲外孙死活都不管了,咱们只能可怜巴巴的受这委屈?!?br />
    受这话提醒,洪力终于想起来了老丈人的态度,哪怕不喜欢外孙,可也没有这么心狠的外公啊,就能眼睁睁的看着外孙挨揍?

    他反复的咀嚼吴淑屏的那句话,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难道祸源在他儿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