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吧,别客气?!崩詈妥焐纤淙徽庋?,可是连杯茶都没有给她倒。

    热情好客的老太太,见陡然来了个漂亮了女人,也是保持了一万分的警惕,倒茶更是不可能的,跟着儿子一人坐着一边门槛,虽然听不清两个人的谈话,但是起码能看见两个人的表情。

    何龙知道这个女人的底细,一股骨子里的倔劲让他不愿意向这个女人低头,也是冷眼瞧着屋里。他活的可以像一坨牛粪,却不能死的像坨牛粪。

    徐嘉敏对李和不温不火的态度浑不在意,笑着道,“何同志那事过了,我就来告你一声?!?br />
    “这么简单?”李和有点诧异。

    徐嘉敏道,“我们调查清楚了,这事不怪何同志,也是中间有了误会?!?br />
    说完还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结案书。

    “说个实话吧?!崩詈筒恍耪饣?,四野滔滔,无非是水,这徐嘉敏变得让人有点不认识了,但是却没有变成那种绣口锦心,一面能教三面服,只是变得势力点罢了,能教人一眼看穿。

    徐嘉敏没想到李和能说的这么直白,尴尬道,“我家苏明也训了我,说我端着公家饭碗,得了个小官,没了人情味??伤睦镏牢业哪?,我这落了话柄,以后工作可就没法做了?!?br />
    李和大声的说道,“晓得了,我还要出去一趟,不跟你多叙了?!?br />
    既然套不出实话,自然懒得再多废话。他说的这么大声自然是给小舅子听,帮他散散心里的闷气。

    “那李哥,我先走了,等我家老苏五一回来,到家里聚聚?!崩詈透先?,徐嘉敏自然不好再多留,讪笑着出了门。

    徐嘉敏走后,何龙紧张的问李和,“姐夫,这警察来是?”

    李和拍拍他肩膀说,“没事了,没人能怎么样你?!?br />
    老太太听了,反应过来了,说,“是她抓的人啊?!?br />
    “是,婶子,这事了了,你不用操心的?!?br />
    “那就好,那就好?!碧嵝牡醯ㄕ饷醇柑?,老太太终于松了口气。

    晚上何芳回来的时候,抱回来三瓶五粮液,一包调好的牛肚丝,五个酱猪蹄,逗弄会儿子,也跟李和聊了会,开口道,“平地不起风,先瞧着吧,她这种人我也算看清了,给个针眼大一个窟窿,她就透个碗大的风进去,没真话?!?br />
    水缸里的红金龙一季过了又一季,也不见产卵,待仔细看了两条鱼的背鳍,才发现都是雌鱼,李和暗骂粗心大意瞎了眼。

    没撤了,他开车在京城里的花鸟市场到处转悠,居然找不到一条红金龙。

    经涨老头指点去了大兴的县城的松花蛋生产集团,这是养种鸭的企业,生产松花蛋和咸鸭蛋,据说这里有人养着红金龙。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是找到了黄金龙,品相虽然不好,可总比没有强。

    他把院子里水塘清理了一下,几条鱼全部全部放进了水塘里,能不能成几尾鱼,看运气了,毕竟里面的蝌蚪挺多的,可他也不忍心伤了小蝌蚪。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总归是这些理,太苛求反而是迂腐了。

    好不容易找到几条红金龙回来,才又想起来家里的鸽子也到发情期了,这些鸽子也是张老头的以前送的,他对张老头说,“这你得给我想辙?!?br />
    “要不你还给我,省的你麻烦?!钡炔鹎ǖ炔坏?,张老头有点心灰意懒了,这时候才心疼当初灭了那么多的鸽子,他曾经都当做宝贝一样呢,现在居然一只都不剩下了。

    李和奚笑道,“想多了吧你,没后悔药给你加?!?br />
    张老头领了李和去了最南头的花鸟市场,挑选了好多只,捏脖颈,捋羽毛,观色泽,辨脚环。

    “都不错的?!?br />
    “得,你自己也选几只吧,我送你?!崩詈痛蠓搅艘换?。

    “嘿,那谢了?!闭爬贤芬菜亢恋牟豢推?。

    阿旺不小心把巷口里的一条哈巴狗儿给玷污了,主家的娘们天天蹲巷口的骂,就差指名道姓了。小威是个促狭鬼,看不过眼,没跟李和商量,就朝着人家门口接连着泼了两天大粪。

    何芳学校实在忙得不可开交了,偶尔住在学校,晚上不回来了,可看不到儿子实在心慌,少看一眼都睡不着觉,鼓捣着老太太带着孩子也跟着去了学校住。

    家里只剩下何龙和李和两个人了,何龙倒是会做饭,可是毕竟伤者呢,不是方便做饭。而李和呢,虽然现在懒病有了根本性的改善,可是指望他做饭洗衣服,还是够呛。

    因此他天天带着何龙下馆子,每天半斤小酒,眯着眼过日子。

    何龙在这边熟悉了,也大概了解了李和的性子,终于在酒后壮着胆子说了自己的想法:“姐夫,我想在这找个工做?!?br />
    按他的想法,姐夫这边一周的开销,抵得上他一年的收成了,他还回去拼死累活做什么呢,倒不是说他好吃懒做,他是勤快的,只要能出头,他舍了命也未尝不可。

    只是他眼见了姐姐和姐夫的日子,他想着这么多人沾着姐夫的光,他是小舅子,总有点巴望吧,回去刨地总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

    小威,卢波,这些人哪个不是跟着他姐夫混的,卢波还是个瘸子呢,他比瘸子强一点吧。

    李和说,“只要你姐同意,我没意见?!?br />
    “姐夫,你知道,我姐脾气的?!焙瘟比桓闾峁?,得到的自然是反对,包括他老娘也是反对的。

    “你姐是为你好?!钡背ば指そ愕淖匀欢际且桓鲂乃?,给钱可以,可是不怎么愿意他们出来冒风险,何况何龙现在还有这么一档子事,何芳能放心才叫怪了。

    何龙低头不语,李和看的不是滋味,立马又换了一个话题道,“你再想想,打电报跟家里媳妇商量一下,如果真考虑好了,我跟你姐商量?!?br />
    何龙立马笑着道,“姐夫,我真的想好了,我媳妇也肯定听我的?!?br />
    “那我跟你姐说?!崩詈兔环ㄍ仆蚜?。

    何芳自然是一口回绝,绕来绕去,话里话外,都是一个不字。

    “这跟家里不一样,家里一点事情,我随便找个人都是能做主的,不是我同学就是我朋友,总给我点脸面。这里呢,谁能替咱们做主,大的小的都能掐着咱脖子?!?br />
    “这也催着咱上进是不,照你这么说,这里的普通人是不是不活了?”李和何尝不是在说服自己,他想着这些年是不是有点压着李隆了,该让他出来见见世面了。

    “我再想想吧?!焙畏家廊幻挥兴煽?。

    虽然她看见弟弟垂头丧气的样子,还是有点不忍心。

    最后还是老太太心软了,她道,“我都在这了,他回去也孤单的慌。我知道你两口子在这也不容易,我说这话也有点过分了,可谁让你是姐姐呢,你能帮衬一把帮衬一把吧?!?br />
    她看到儿子恓惶的样子,好像挖了她的心肝一样。再说,万一儿子回乡了,她就没多少机会见着了,心里很是不踏实。除了儿子,她还有自己的亲孙子呢,见不着就跟丢了魂一样。

    “好?!焙畏嫉植蛔±咸墓ナ?。

    自然要跟李和商量怎么安排。

    李和笑着道,“咱家房子多,还怕没地住吗,到时候房子随便他们选,爱住哪里住哪里?!?br />
    何芳摇摇头说,“这个简单,我不操心,住我以前买的那个房子是了,他会木匠手艺,砌墙码砖都成,让他自己整整屋子是了。只是这工作怎么安排?”

    “这更不需要操心了,咱家沿街商铺也多,他自己会什么手艺,做什么生意,他自己心里估计有数的。他会烤羊肉,我意思是要不开个羊肉馆子?!焙瘟狙蛉獾氖忠绽詈褪窃薏痪诘?,顶真的好。

    何芳说,“有几个能吃得起全羊的,猴年马月也卖不了几只。实在不行,我给他找个厂子上班的咯?!?br />
    她对弟弟烤羊肉的本事是有信心的,可对他做生意没信心。

    “谁跟你说卖烤全羊的,卖羊肉串?!?br />
    “烤羊肉串,这个行吗?”广安门内大街到白广路大街的牛街有不少烤羊肉串的饭店和摊子,不过都是油炸羊肉串和烤羊肉居多。

    “我保证没问题,还是看他手艺了?!?br />
    他一跟何龙说这话,何龙高兴的跳了起来,说,“姐夫,烤羊肉我会?!?br />
    等不及伤好,要急吼吼的回家接媳妇和孩子。

    何芳自然要交代他一番需要办的证件,孩子来了要上学,入学手续自然需要她去办。

    何龙不管怎么说都是点头应好,她担心他忘记了,还是密密麻麻的在纸头上写了一堆的备注给他。甚至万一回乡办证遇着了难处,找谁的关系,都给交代了纸上。

    她亲自把弟弟送到了火车站,看到他上了火车,才算放心了。

    她又认真的跟着李和说了声谢谢。

    “越说越没劲了?!袄詈筒幌不端饷纯推?。

    ”真的,没你我真抓瞎了?!?br />
    李和调笑道,“你这天天晚上都不怎么回来了,要是真心疼老公,再给找个小堂客吧?!?br />
    “做你的梦吧?!焙畏家话丫玖怂?,毫不手软道,“李老二,你要是敢起这心思,我非让你英年早逝,信不信?”

    “我信,我信,赶紧松手?!崩詈透辖羟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