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你们不能走!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惹不起!我告你们,你们谁都别想好!我要你们赔命!”

    见对方又是指手画脚,李和赶忙的把何芳护到了身后。

    何芳却把他推开了,上前一步道,“有道赶紧划道,少说些没用的,从哪里拉皮条装大尾巴狼,麻溜的亮出来?!?br />
    她不主动上前招惹已经不错了,这些人居然还敢厚着脸皮出来嚷嚷,更让她怒不可遏。

    那女的看到徐嘉敏出来,好像有了底气,骂骂咧咧的道,“姓徐的,我告你啊,你要是今天敢放人!我跟你没完!你这也别干了!”

    徐嘉敏脸色陡然变了,想不到她向着这些人,这些人还不给她面子,她无奈跟何芳附耳了几句。

    女人见状却是得意洋洋,双手叉腰,准备能吓唬住对方。

    何芳听完,却是上下打量了一遍徐嘉敏,道,“你也真出息了,这种人也能吓唬住你,这事你不用管了?!?br />
    “何姐,你理解一下?!毙旒蚊袅酵肥芷?,都没落着好,自然也不免生闷气。

    何芳没有继续搭理她,只是对那一男一女道,“你们有什么招尽管使吧,我们接着,要是光会干嚎可没用?!?br />
    那女人见何芳拉着何龙就要走,扯着嗓子喊道,“你知道我爸是谁吗!”

    她想肯定是徐嘉敏没有解释清楚,要不然对方不会这么肆无忌惮。

    何芳回头冷笑道,“邱书记来了也是一样,别说是你了。你什么东西!”

    说完再也不顾女人在后面大喊大叫,带着何龙出了公安局。

    李和把车子开出来,喊几个人上了车,朝医院开去。

    到了医院,拍了个片子,虽然胳膊看起来肿的老高,所幸的是没有出现骨折移位,不需要手术。

    何芳没让何龙去法医门诊验伤,直接让医生给诊断后打了石膏,做了伤口处理。包括李和也明白,这个时候拼的是关系了,谁还在乎谁对谁错。

    当然找律师同样没用,律师能否接受当事人委托代为申诉还在法学界的讨论范围。

    律师执行工作的单位是法律顾问处,法律顾问处是事业单位,本身没有人、财、物的自主权,律师自然是行政机关编制。

    只有南方一些体制深化的地区,有了一些个体律师事务所,可担任的还是一些起草合同的工作。

    他之前也接触过一些,在浦江的项目中,按照入沪投资的政策,超过500万美金的投资,是必须有律师出具的法律意见书,才能报请有关部门审批。

    这里是突出律师的见证作用。

    他把小威和大奎喊到医院门口,问,“昨晚都那么长时间了,怎么也见人给我报信?要不是秦老头子,我都不知道?!?br />
    小威道,“我们四个人一直蹦到凌晨,可是知道你家地址的统共只有我跟大奎两个人,我在里面呢,大奎还是早上才放出来的?!?br />
    大奎也道,“等我从里面出来想给你去报信呢,你都来了?!?br />
    李和继续问,“你们是四个人去的,那另外两个人呢?”

    小威道,“他们不认识你家门,肯定是先去找卢波哥了?!?br />
    “打何龙的有四五个人,一个在医院,其他人呢?”在李和看来,男人们打打架,摆摆场子再正常不过,今天不服,大不了明天拳头再找不回来,可是拿关系压人就让人很厌恶了。

    所以哪怕亲弟李隆挨了揍,受了委屈,他也没让何军拿关系压人,还是照样让李隆和大壮、李辉等村子里的几个人用拳头把对方撂倒治服气。

    小威摇摇头道,“其他四个不清楚,里面一闹腾起来,四处人乱跑、起哄,警察来的也快,根本没给我们反应机会。平虎是个怂蛋子,跟平松哥没法比,一见出了事情,比谁跑的都快?!?br />
    李和冷眼瞪了他一眼道,“你有出息?”

    他也没真怪小威,这个时期,街面肯定严实。

    小威委屈道,“对不起,哥,你放心,我马上去找人,找到了就打折了再说?!?br />
    李和没好气的道,“先回家睡一觉,下午再去找人。找到了人,再喊你卢波哥来?!?br />
    付彪不在,平松不在,潘松不在,能用的只有一个卢波了,小威明显差着火候,用起来怎么都不顺手。

    李爱军也能凑合着用,可是这人堂堂正正,让他去做小流氓打架,有点难为他了。

    小威道,“我刚刚下车已经给卢波哥打过电话了,他马上就来?!?br />
    他自己都清楚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卢波来。

    正说着话,卢波的车已经进了医院,他一只脚有问题,不能开车,都是下面的人帮着开车,他不待车子停稳,已经从副驾驶上下来了。

    “哥,我刚刚才知道?!彼种噶酥概员吒吹牧礁鋈说?,“他们找我的时候,我不在家,在外面打牌打了一宿。不过听他们那么一说,那家伙来头我知道?!?br />
    “什么来头?”李和也一直好奇呢,刚才徐嘉敏私下里跟何芳说的时候,他也没有听着,也没顾得着问何芳。

    卢波道,“那家伙叫洪三,老子洪力是搪瓷厂的厂长,没什么大不了的。洪三只是仗着他姥爷是区里的书记邱道友,有点不把人放眼里。家里给的钱供不上他使,隔三差五的总要在外面讹点钱,原本想跟着我的,我嫌弃他上不了台面,没鸟他?!?br />
    李和乐了,说,“就这点关系?”

    真像何芳说的,这徐嘉敏真的是没出息了。他要不是给苏明面子,徐嘉敏他都懒得理,更不会那么磨叽。

    卢波也笑着道,“那老头我们还在一起吃过饭,估计快离休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跟嫂子不用操心,这事我来处理?!?br />
    他现在在市里有不少的投资项目,多多少少都有点门路,光是一个中关村的改造项目,他都去市委开了好几次会,一个区里的书记不至于能怎么样。

    李和摇摇头说,“这事不用你插手,我自己来办,你把人给我找到了就行?!?br />
    卢波点点头,说,“安排人去查了,稍微等会,晚点能有消息?!?br />
    “成?!甭ㄔ嚼丛嚼妨?,办事情基本能替李和提前想到。李和当然也放心。

    卢波又出主意道,“搪瓷厂是外汇大户,前两年主要是生产面盆和口杯,这两年一大半是走出口的,所以都生产瓷砖和壁画,还有那个什么咖喱锅,哥,你猜他们主要销给谁?”

    李和听他这口气大概是猜出来了,笑问,“难道是给老于?”

    卢波嘿嘿笑道,“可不是嘛。哥,这是自己往咱手里栽啊。只因这两年厂子出口做的火热,他才入了许多人的眼,才由得他嚣张跋扈?!?br />
    何芳带着何龙从医院出来了,她说,“走吧,先回去?!?br />
    李和问,“没什么大碍吧?!?br />
    何芳说,“没事?;厝ゾ惭柑煸倮锤床??!?br />
    “那就好?!崩詈腿眯⊥父鋈松狭寺ǖ某?,然后自己车只有何龙和何芳,他对何龙道,“你放心吧,那几个人我下午找到了,也让他们骨折,你左手还能动吧,抓住了人让你出气?!?br />
    何龙听了这话眼前一亮,跃跃欲试,何芳却插话道,“你让他好好歇着吧,别再出馊主意了?!?br />
    李和问,“你看着吧,肯定办的漂亮。搪瓷厂是轻工业局的还是轻工业部的?”

    “轻工局的。了不起五六百人的厂子?!钡陀谇说某ё?,根本算不了大厂,何芳继续道,“那个什么邱书记我见过,想跟我闹,他没门。这事没法和解,你别拦着我?!?br />
    李和边开车变笑着道,“谁说要和解了?这事我我说我来办,就是我来办,你别插手??隙ㄈ媚懵?。我跟你说,你今天要是不来,那徐嘉敏再啰嗦下去,我也肯定跟她翻脸的?!?br />
    “真的?”何芳犹自不信,他觉得李和还是太给徐嘉敏脸了。

    李和解释道,“你也知道,苏明跟了我多少年了,他的面子我总要给的?!?br />
    何芳冷笑道,“她可没看住苏明的面子上给你脸,还拿了你腔?!?br />
    “得,我认栽?!?br />
    说话间,车子已经停到了家门口。

    老太太抱着孩子在门口张望,陡然见何龙缠着纱布回来了,慌了神,“让你不要出去蹦跶,你不听吧,你看看现在成啥人了?!?br />
    李和安慰道,“老婶,没事的。休息一阶段,吃点好的?!?br />
    老太太说,“我不是怕一个人不中用,怎么想起来让他来的?!?br />
    何龙被老太太聒噪的烦了,闷着头进了自己屋子,啪嗒的关了房门,睡觉去了。

    何芳对老太太道,“他自己本来不爽快了,你也不要埋怨他了,他自己又不想这样子的。受了一夜惊,没怎么休息,让他睡会,留点饭,醒了再吃?!?br />
    其实老太太呢,无非是担心儿子给女儿女婿累赘,遭嫌弃。

    家里的鸡鸭遭灾了,都是上年头了,何芳让老娘收拾了几只,给弟弟补补身子。

    她呢,吃完午饭又要出去了。

    李和问,“你这干嘛,还去上班?”

    何芳道,“我去找下马局长,他孩子上学的事情是他老婆求告我的,该我的人情,他要还我了。这事要压一压,总不能在家坐着吧?!?br />
    李和把他拉住,按到椅子上坐下,说,“你还是信不着我啊?!?br />
    老太太在一旁一声不吭,装作在抹桌子,不经意听这两口子聊天,她晓得她儿子打伤了人,这事没法轻易了呢。

    何芳道,“那你真的不能把人打了一顿算了解吧?”

    两个人的社交圈子不少部分是重合的,所以她能想到的,大概是李和能想到的了。

    李和摇摇头,“当然不是?!?br />
    何芳又问,“你有学生在法院?”

    李和想了想,好像真的有学生在法院,不过却道,“肯定有啊,但肯定不会找的?!?br />
    可真要找法院的人,他也没必要去找他的学生,光找刘乙博或者孟建国就足够了,他自己都不明白,这两个人怎么好像遇到谁都认识。

    何芳笑了,说,“那你要怎么办?”

    她是最不担心的,她这么多年来,除了资历上差了一截,人情关系却是不比任何人差,要不然不会一回到学校能到得到重用。

    当然,她骨子里是有骄傲的,她自己是不愿意用人情的,可是不用人情,她自己能怎么办呢?

    她自己去打着学校的牌子,人家不一定买账。

    这事从她自己来看虽然不是个天大的事,可怕对比啊,因为在有些人看来就是芝麻大小的事情了。她去找别人吧,别人肯定晓得了她的无能,一个正处级干部,这么小的事情都办不好,还要麻烦领导。

    人家肯定要说她没人缘,混不开了,更加小看了。

    在这世界上可找不到古道热肠的人呢。

    “怎么又变成你磨叽了。我办事你放心?!?br />
    不蒸馒头争口气,这事他非好好表现给这娘们看看。

    再说,他小舅子让人给削了,他要是平不了事,以后真没脸搁这地待着了。

    “成,我去上班了?!焙畏即蚨ㄖ饕?,李和搞不定,她再找人出面也不晚。那个邱家虽然级别低,可毕竟是京官,也不是那么好拿捏的,这个她心里清楚。

    何芳刚出门,李和把于德华的电话拨通了,简单的说了下情况,只一条,撤了搪瓷厂的外销单子。

    于德华自然一个劲的说好,相约跟沈道如三天后抵京,他们要参加这个月的外经贸会。

    李和没心里负担,对国营厂来说,效益好坏,员工的待遇差距不大,他不怕殃及池鱼了。

    李和也把卢波的电话拨通了,院子里却出现了铃声。

    卢波高一脚低一脚的从外面跑进来道,“一直在外面呢,没走?!?br />
    “找到了?”李和满怀希望的问道。

    卢波点点头,道,“找到了,都在医院里面,那洪力两口子都在,一锅端刚刚好?!?br />
    “走。去医院?!袄詈妥约好豢?,径直上了卢波的车。

    到了医院门口,他又想,他堂堂的中国第一包租公,第一大土豪,亲自出手打人会不会掉价?跟帮子流氓混混较劲有**份,可是一想,他自己泥腿子出身,这叫千金难买高兴。

    卢波要下车,李和把他拦住了。

    卢波不解,“怎么了,哥?”

    “想辙把人引出来,在医院里闹哄哄的也影响别人?!崩詈陀惺币蚕胨?,来个怒发冲冠之类的,可是他作为有文化、有道德的社会主义四有新人,自然不好那么干。

    卢波笑笑,“没问题?!?br />
    他安排了两个面嫩的小伙子进了医院,上了楼。

    一个高个子小伙子朝洪三的病房里张望了一眼,里面哪里像休息的病房,反而像开门营业的饭店,送出这个迎来这个,都是来探病的。

    洪三正躺床上,头上裹了个纱布,没脱鞋子,用被子盖住了身体??壳匠韵憬赌?,还一个劲的咧嘴笑。

    “不错啊,都是火点?!备吒鲎游拾鲎?,说,“另外四个人你都识得?”

    矮个子一一指认了,那一晚他是跟小威一起的,再说洪三几个人都是舞厅的???,他都能混脸熟。

    高个子道,“那你躲一边去吧。我碰盘,你走人,不要让人认出你了?!?br />
    待矮个子下去了,他候在门口,靠着墙,眯着眼,跟个秃鹫般一动不动。不管是抽烟还是上厕所,总要有人出来的。

    果真,不一会儿,一个打着耳钉的小伙子出来了。

    高个子点着烟走上前去,往耳钉男身上弹了下烟灰,差点烧着了对方的衣服,两个人这自然争执起来了。

    刚争执两句,见引起了屋里人注意,高个人不客气的一脚把耳钉男踹倒在了地上,然后不慌不忙的转身下楼。

    屋里的一拨人出来把耳钉男扶起来,朝高个子追过去,一边追,一边喊。

    五个人一直追到了楼下,守株待兔的卢波等人算是得了机会,一窝八个九个涌过去,一个个给被提溜到了医院厕所的后墙根,大奎一个人就提强行拖了两个。

    墙根都是些不明液体,在阳光底下都散发着刺鼻的尿素味。那五个人被拖在地上,身上都是那些液体,那股味,想叫叫不出来,因为嘴都被捂住了。

    李和捏着鼻子,一副嫌弃样,用嘴衔住了卢波给递上来的烟,待点着了,才用手拿着了烟,张开嘴时,吐出了一团烟雾,灰白白的罩住了他的脸。

    卢波在笑,大奎也在笑,小威却没有笑,只是那额头青筋跳起。

    卢波指着一个头上缠着纱布的的家伙对李和道,“找着正主了?!?br />
    “洪什么...”李和一时想不起来了。

    “洪三?!毙⊥а狼谐?。

    李和道,“那还犹豫着干什么,拉到车上再说?!?br />
    让人发现了,总归是不好。

    后面一张面包车开过来,把五个人绑了手,一个个强行塞了进去。

    车子开到了小威以前台球室的空房子里,五个人全部被关进去了。

    卢波打了一圈电话回来说,“哥,没事,这边我都打好招呼了,没二十四小时,报警也没人受理。五个大活人,说有人绑票,鬼都不信?!?br />
    一般情况下,打完了马路上一扔,警局判定起来都是聚众斗殴,很少管顽主流氓之间的闲事,前提条件是不死人。非法拘禁这词对许多人也是个笑话。

    非法拘禁和绑票的概念还没分开呢。

    “去把我弟接过来?!焙瘟艿钠?,李和决定还是让何龙自己出,身为男人出不来这口气,怎么都是不会顺畅的。

    “好?!贝罂党雒湃ソ雍瘟?。

    李和掏出电话本,挠挠脑袋,不知道给谁打好。

    他要给人使刀子了。

    他能找的人太多了,可是找谁成为了一个问题。

    因为没有一个是跟他有直接利害关系的,找同学,找朋友,找朋友的朋友,找学生,找同事,都是需要求着的。

    让他李老二去求人?

    跟他有利害关系的只有刘保用何军,可是何军没本事管着这里。

    他最简单的办法是请刘保用出马,可是他不准备那么干,虽然那样最简单。要让人疼,还是要钝刀慢割?;灰徊缦?,万一他兜不住底,可还是得刘保用出面。

    他现在最多的是时间,不介意慢慢陪人玩。

    当然也可以让于德华或者沈道如出面,可是这时候让他们出面有点不对味儿,为什么不对味儿,说不出来。

    一时半会,烦躁的有点想不起来,再听到里面的惨叫声,他更心烦了,朝屋里喊道,“停一会?!?br />
    小威拿着擀面杖粗的棍子,已经对着几个人开始无差别的甩了,打的几个人狼窟鬼叫。他做惯了混子,自然知道哪里下手该重,哪里该轻。

    ”知道了?!毙⊥吆薜娜拥袅斯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