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也咂摸出了问题,说,“还真是这个理,你放心,我等会跟她说?;岵换岫苑接惺裁蠢赐??”

    何芳道,“肯定高不到哪里去,要不然徐嘉敏不会露出不耐烦。她徐嘉敏大小连个干部都不是,门槛高一点的她都顾忌着。你告诉徐嘉敏,他们不好惹,难道我是好惹的?她这明显是捡软柿子捏呢,连法理都不顾了。所以,你记住了,别跟她谈什么人情了?!?br />
    “知道了?!?br />
    何芳几句话把李和说的茅塞顿开,这弯弯道道果然何芳看得明白,哪怕她没有亲自来。李和也算明白过来了,对方肯定也有点来头,不然依照徐嘉敏的性子,肯定也不能由着对方在局里大吵大闹。

    关键徐嘉敏她不是和气的人。

    而且他也很生气,这徐嘉敏居然拿他当软柿子!

    他挂了电话,进了屋子对何龙道,“你姐夸你干的漂亮,下次遇到这种不开眼的继续给开瓢就对了,没毛病?!?br />
    何龙咧嘴笑道,“真的?”

    他姐那暴脾气,他还能不清楚。

    李和笑着道,“当然是真的,你放心吧。你姐饶不了他们,一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你甭担心。在这等着,我去给你办手续,带你们出去?!?br />
    “那我放心了?!?br />
    他不怕他姐姐是不可能的,早就做了挨训的准备。

    李和把大哥大抛给了大奎,让他放好,然后自己转身去了徐嘉敏的办公室。

    那一男一女看到李和从小黑屋出来,狐疑起来,上前拦住李和问,“你跟土包子是什么关系?”

    李和冷哼道,“你是谁?管得着吗?”

    他坚决执行何芳不退一步的要求,不过看到这俩货的态度,哪怕没有何芳交代,他也真的不想退。这种货色不摁死,还要留着过年吗?

    矮胖的男人指着他道,“好啊,你们果然是一伙的!我告诉你们,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李和打开他的手,不屑的道,“别乱指啊,想挨揍坑一声,绝对满足你?!?br />
    那波浪卷的女人顺手提起手里的包要朝李和砸过去,“来打啊,打啊”

    “没完没了了,是吧,哎,我说,停了啊,我真还手了啊?!崩詈陀酶觳驳擦艘幌?,然后后退到了墙边。

    “你有那个胆子嘛?!迸死湫?,继续朝李和砸过去。

    “妈个蛋?!崩詈鸵唤诺诺搅四桥说男奈芽谧?,立时那女人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

    “你是个死人啊。他打我??!”女人指责身边的男人。

    那男人刚想上前一步,可看了看一米九的大奎,和壮实的李和,终于退缩了,扯开嗓子喊,“人呢,这里有人要杀人了!”

    局里的人大概是被这两口子折腾累了,没人愿意出来找麻烦。

    李和招呼大壮往徐嘉敏的办公室去。

    徐嘉敏听见外面的动静,刚打开门,看到了李和,又朝走廊里的两夫妻看去,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把李和迎了进去。

    李和说,“这个保释怎么办?我带弟弟去医院,他骨折了,这你是知道的?!?br />
    徐嘉敏皱着眉头道,“你说的是取保候审吧?目前只有人保,没有物保。而且,目前还没有诉讼,何龙不是刑事案件,不存在取保问题?!?br />
    李和道,“你的意思是我可以随时带他走?”

    他一辈子良民,哪里晓得这个。

    徐嘉敏把开始给李和倒的那杯茶又重新推到了他跟前,笑着道,“李哥,你跟咱家苏明这交情,我肯定帮着你的。我的意思是,咱最好调解一下,调解完了,后面没那么多麻烦?!?br />
    李和不高兴了,不过面子上没表现出来,还是道,“对方愿意和解?你看看那态度,还不知道嘛?!?br />
    徐嘉敏道,“事在人为,大家坐下来和和气气的谈谈多好,只要咱们这边有点诚意,对方未必一定死咬着不放。何龙呢,把人家打的缝了17针,咱委屈一点也不为过吧?!?br />
    李和点着了一颗烟,吐了个烟圈道,“那你更应该清楚,如果他不还手,对方可能会把他打死?!?br />
    他现在才发现何芳说的果然对,这徐嘉敏不是偏向他们的。

    徐嘉敏尴尬的笑着道,“从我们局里来看,还没有明确的结论,所以哪方对错真不好说?!?br />
    “既然没有结论,还把我弟弟关着?”突然何芳推门进来了。旁边没有拦住何芳的干警只能冲徐嘉敏笑笑,徐嘉敏对他挥挥手,示意无事。

    徐嘉敏对何芳道,“何姐,你坐?!?br />
    何芳冷笑道,“我不坐了,我刚刚去看我弟弟的伤势了,整个骨折,我现在要带他去医院?!?br />
    徐嘉敏为难的道,“何姐,这不符合程序。而且从结果来看,对方是受害人。所以,我建议是和解的好?!?br />
    何芳道,“你们这里什么时候变成了法院的调解庭了,我怎么不知道?”

    徐嘉敏道,“治安调解也是我们的工作,为了双方着想,能不走司法程序,尽量不走司法程序?!?br />
    何芳道,“我强调一遍,我不接受调停。你说的对方是门口那俩口子吧,咱锣对锣,鼓对鼓是了?;褂?,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怕惹恼了对方,可你不怕惹恼了我?”

    徐嘉敏急忙道,“何姐,你误会了?!?br />
    何芳打手止住,说,“误会不误会的话,暂时不说,我想问一句,能不能一碗水端平,要么对方跟我弟弟一起接受拘押,要么我带我弟去医院。你自己选一个吧?!?br />
    徐嘉敏叹口气道,“何姐,我觉得大家化干戈为玉帛最好?!?br />
    何芳道,“我没说明白,还是你没听清楚,还是你真的听不明白?你要是听不明白,我可以去找你们马局长亲自去说个明白。徐嘉敏,你上过我的课,你知道我的性子的?!?br />
    徐嘉敏跟何芳对视了一眼,见她不为所动,似乎是认真的,只得拉开门对外面的人道,“给他们办手续?!?br />
    何芳在表格上毫不犹豫地的签了字,然后把何龙和小威从屋里接了出来。

    李和只得跟在后面讪笑,问,“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在医院等我嘛?“

    何芳道,”我要是等你,还不知道你要跟着磨叽到什么时候呢?!?br />
    何龙耷拉着脑袋,对何芳道,“对不起,姐,我不是故意的?!?br />
    何芳看着他这样子,心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揉了揉他脑袋说,“没事,姐给你找场子?!?br />
    何龙重重的点了点头,他姐从来没让他挨过人欺侮呢,从小到大,他姐都可以帮着他打架呢。

    那一男一女,见何龙居然出来了,陡然又不开心了。

    那男人大骂道,“你们不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