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问,“什么情况?小威呢?”

    大奎道,“威哥跟龙哥都在里面呢。昨夜里,咱们去跳迪斯科,龙哥蹦跶的欢了,不小心踩了下人家的脚面,赶紧的跟人道歉了,人家不依不挠,还给推了下。龙哥不乐意了,瞪了下那家伙,那家伙说,‘不服气啊,不服气就练’。龙哥说,‘都说对不起了,还要怎么样?’,那人继续问,‘是不是不服气?’,这不就干上了吗?!?br />
    李和问,“谁先动的手?”

    大奎肯定的道,“那家伙先动的手?!?br />
    李和道,“你们越混越回去了啊,不是号称这一片扛把子吗?怎么还有人敢找事,那舞厅是不是平松他弟在管着吗?”

    大奎道,“是平虎管着的。找茬那家伙是搪瓷厂厂子的儿子,平常对着我们客客气气,绝对不敢乱诈唬的,只是因为龙哥是生脸,觉着好讹,这不讹了嘛。当时舞厅里也乱,我们各玩各的,都没有注意怎么冲突了。等我们反应过来了,龙哥已经把对方头给砸了,烟灰缸都是血?!?br />
    “你徐姐怎么说?”

    大奎道,“徐姐说,受害人家属在呢,还是要以调节为主,现在谁都不好走。他老子,搪瓷厂的,很嚣张的,你听,还在局里骂呢?!?br />
    “何龙受伤没有?”

    “眼睛肿了,小拇指折掉了,对方四五个人呢,他本来没还手的,后来被打急了,才拿着桌上烟灰缸夯过去的?!?br />
    “去看看?!崩詈吞岛瘟苌?,很是担心,小舅子要是出事了,他跟谁都没法交代。

    进了楼里,一个矮胖的中年人正在嚣张的骂着,“老子要搞死他,让他生不如死。你们今天要是不给个结果!我就去去投诉!”

    旁边还有一个波浪卷的女人在哭哭啼啼,她扯着徐嘉敏的袖子道,“我跟你们说,我儿子还躺医院里呢。这种乡下的腌臜货色,都是你们给放进来的,你们必须要严惩,这种人必须牢底坐穿?!?br />
    徐嘉敏焦头烂额,只是板着脸道,“我们一定会公事公办,你们再这样闹,我告你们妨碍公务了?!?br />
    女人充耳不闻,一个劲的扯着她的袖子,撒泼道,“来啊,来啊,你把我也一起抓进去?!?br />
    李和听的刺耳,父母都这样了,儿子能好到哪里去,只能说何龙干的漂亮。

    大奎上前喊道,“徐所长,我哥来了?!?br />
    徐嘉敏回头见是李和,冲旁边的干警招招手,自然有干警把那撒泼的女人给扯开了。

    徐嘉敏带着李和进了办公室,给倒了杯茶,苦笑道,“李哥,你也看见了,这家子不依不挠,也不看看他自己儿子是什么货色?!?br />
    她对李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是从苏明的角度,她总要有姿态的。

    李和拉了一张椅子坐下问,“现在什么情况,到底是私下调解还是走官司?”

    徐嘉敏道,“这要看你们自己的意思了,毕竟何龙伤了人,我的意思是调解为主?!?br />
    “他是正当防卫吧?”

    徐嘉敏道,“对方疯了17针,告个故意伤害也不是没有可能?!?br />
    “我弟人呢,我先看看吧?!?br />
    听说何龙受伤了,李和怎么都不放心,万一形成了炎症,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带你去?!毙旒蚊粝肓讼?,还是同意了。

    进了一间小屋子,小威和何龙两个人没精打采的蹲在墙角呢,见到李和欣喜自不必说。

    小威浑身干干净净,毫发无损,只是脸面憔悴了一点。何龙一只胳膊耷拉着,眼眶肿了,脸上也有划口,看到李和的时候差点哭了。

    李和忙到跟前,问,“不是说只有拇指骨折吗?怎么胳膊也这样?”

    小威接话道,“胳膊骨折了,拇指也骨折了。大奎一直在外面,是不清楚的?!?br />
    李和气的踢了他一脚,“你一点事情都办不好?!?br />
    小威疼的龇牙咧嘴,不过也没有一句怨言,这次确实是他没做好。

    何龙带着哭腔道,“姐夫,不怨他。他想陪着我呢,我没让,谁能想到有人来找茬?!?br />
    李和捏了下他的胳膊,他脸都扭曲了,慌忙说,“疼啊,疼,姐夫,别捏啊?!?br />
    “那你说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真的是踩了一下对方的脚,对方然后跟你耍上了?”李和还是要仔细的打听清楚,这样才能想想接下来怎么办。

    何龙道,“舞池里乱转,脚心踩脚背,平常不过,我当时想道个歉也就得了,谁能想,他跟我还犯唬,把我推搡了一下。我想本来我不对,我姐交代我不要乱惹事,因此我没多计较,任他骂骂咧咧,我想躲着些,去找小威。结果他把我拉住了,问我是不是不服,还说要凿我。我又是道歉,大概话硬了些。他一巴掌打过来还不够,还招呼旁边的四五个人来一起打我。姐夫,你看看我这眼睛,还有我这嘴唇?!?br />
    李和仔细看,发现他嘴唇破皮了,红殷殷的。

    “后来你就还手了?”

    何龙委屈道,“姐夫,我不还手不行了啊,他们打的狠了啊,四五个人那架势要把我往死里打呢,里面音乐吵,我还小威他们,他们也听不见,连个帮手都没?!?br />
    李和还要再问什么,一阵嘟铃铃的声音。

    在身后拿包的大奎把大哥大掏出来了,这家伙外形大,声音也大。

    “喂?!崩詈徒恿说缁?,一听声音是何芳的,他走出了屋子,在回廊里道,“我刚刚问清楚了,不怪他?!?br />
    他把前因后果给仔细的说了,连何龙的伤势也说了,这种事情他不敢瞒着,否则何芳最后知道了,敢朝他扔炸药包,肯定没安宁日子。

    “和解?做他奶奶的春秋大梦!打官司!必须打官司!我跟他们没完。你在等着,我马上过去?!?br />
    李和赶紧把电话离远了点,耳膜差点给震聋了,他感觉到何芳的胸膛肯定要炸了,这粗口都爆出来了。

    “晓得了,我马上保释出来带他去医院,你放心是了,不要生气,人没大碍,真的,我没骗你?!?br />
    何芳深吸一口气,深出一口气,道,“李老二,听好了,不准给我缩脖子,你要是敢缩一步,我跟你没完?!?br />
    她越想越气,她自己的亲弟弟,她虽然经常埋汰几句,可也仅限埋汰几句,从来没有碰过一个指头呢,现在让人给折了胳膊,她能忍得住才怪呢。

    “你别过来了,咱们在医院碰头是了?!?br />
    “你告诉徐嘉敏那丫头,这事情咱公事公办,不让她为难??伤谴媪怂叫?,让我为难,我肯定让她为难?!?br />
    李和解释道,”人家没为难咱啊?!?br />
    何芳道,”蒙谁呢,肇事的有两方,为啥一方在医院里舒服着,一方还在小黑屋里关着?!?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