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前后文每天在修改,错别字,病句,逻辑不通的地方都在大幅的改,谢谢大家指正,特别感谢”归园田基“同志。

    何芳问冯老太,“婶子,你不去摆摊了?”

    冯老太说,“摆啊,只是生意没那么好做了,现在还在治理整顿?!?br />
    “恩。慢慢来吧?!焙畏枷?,就连报纸上都没隐瞒经济萧条的事实呢。

    冯老太说,“哎,不是我一家子这样,反正大家都是一样。再怎么说日子也比以前好过了,我倒是知足了?!?br />
    连以往让人羡慕的干部工资都发不出来了,两相一对比,冯老太有理由知足了。

    建筑工地上冷冷清清,饭店里吃饭的人也少了,许多进城的农民开始大规模的返乡了,城里连最苦最累最脏的活都没得了,哪怕有招工的地方,也是“本市户口优先”。

    经济萧条,满怀希望进城的农民呆不下去了,开始回乡,报纸上称呼他们为“回流农民”,还没有资格叫“农民工”的,许多人还是照样称呼他们为“盲流”。

    可是这些人两人空空的返乡,自然无法面对妻儿,有冒险精神的人,更加的向往国门之外了,索性往更远的地方跑了。

    小威拿着一个傻大黑粗的手提机给李和看,“哥,你看看,这叫大哥大,这玩意老方便了,我给你整一个?”

    “多少钱?”李和好像真的需要一个通讯工具了,他的call机都不知道扔哪里了,那玩意纯属是个鸡肋。

    “一万六!”

    “拿一个?!崩詈秃敛挥淘サ厮档?。

    “好,我下午就给你送过来?!?br />
    李和问,“你电器店的生意怎么样?”

    小威呵呵笑道,“哥,咱运气好啊。以前那么多牛气哄哄的厂子再也牛不起来了,现在都傻眼了,他们的产品更本不好卖了,手表、衬衫、洗衣机这些玩意以前多紧俏啊,现在反倒是成了积压。他们说这叫什么‘疲软’。现在那些开始给咱老老实实地供货了,咱说什么价格就是什么价格,都恨不得喊咱亲爹了?!?br />
    “干得不错?!崩詈托睦镉植唤究谄?,下岗失业的大潮要来了,这才多长时间呢,这形势转变的也太快了。主要原因还是经济滑坡,通胀严重,老百姓的工资跟不上,日子紧巴巴了,没几个人愿意高消费了。

    下午晚些的时候,得了消息的李爱军来了,寿山父女来了,甚至远在香河的付霞也来了。

    寿山很明确的表示,这次是来补李览的满月酒的,坚决不下厨房。

    “你们这些女人啊,有一个算一个,都去厨房吧,今天我们这些老爷们总归要充会大爷的?!?br />
    他的头发已经掉的无几了,索性剃成了光头,细长眼睛、直鼻子长在圆脸上,配合着赳昂昂的气概,让人看的颇为好笑。

    付霞笑着道,“得,大爷你上坐,你现在是土豪大绅,我们来伺候你老人家?!?br />
    她跟寿山两个人虽然也有点不对付,可是场面上总归是过得去的。

    寿山猛听到的却是“土豪劣绅”四个字,分外听得响亮,他打了个寒颤,心里乱扎扎的。

    何芳把厨房的菜一规整,发现肯定不够了,没有想到会来这么多人,她要去菜场再买点菜。周萍却把她拉住说,“不用,我们车上带着呢,刚刚忙着说话,忘记拿下来了?!?br />
    “周姐,车钥匙给我,我去拿?!痹谂员叩美詈土罾窗锩Φ男⊥?,一直都是手足无措的站着,什么忙也帮不上,此时好不容易有能做的事情,自然抢先要做了。

    在堂屋里,李和颇有做主人的样子,给座位上的每一个人都倒了一杯茶,当然是用的玻璃杯子。

    他问寿山,“现在都是你管事?”

    寿山道,“大孩都上初中了,她这个做妈的一点不上心,我让她在家好好陪陪孩子,孩子学习才是大事?!?br />
    “也对?!崩詈托π?,没戳穿他的把戏,他起码要等事情搁冷了才能上闺女出面。对于这种父爱,李和无可挑剔。

    寿山道,“付霞那丫头,你也得点拨点拨,不能得志猖狂了。你别跟着受了累?!?br />
    李和疑惑地问,“这是什么话?”

    寿山道,“听说做了一个什么理事,啊,那报纸也上了,那电视也上了,哎呀,你不知道,那风光的很呢?!?br />
    李爱军清楚这个事情,笑着解释道,“这事好事,他今年刚刚当了中国乡镇企业协会常务理事,会长是农业部部长,副会长是浙省的一个姓鲁的,好像是搞农机的。本来是邀我的,可是我资格不够了?!?br />
    寿山不屑的道,“你资格当然是够的,只是这是各地推举的,咱京里卧虎藏龙,你是稍差一筹了??稍诩奖?,付丫头就是蝎子粑粑独一份了,不推她还能推谁?!?br />
    “好事,没毛病?!崩詈透艘桓隹隙ǖ拇鸶?。

    他只是没有想到付霞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特别是作为一个女人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他也想不明白这寿山跟付霞是什么仇什么怨,两个人这么不对付,何况两个人曾经还在饭店里一起共过事呢。

    要说嫉妒,那是不可能的,寿山如今的产业只会比付霞多,不会少,光是名下的物业就值老鼻子钱了。

    寿山道,“从去年到现在生意都不怎么好呢,我的意思是不是要关上几家,有的店这都赔钱了?!?br />
    李和笑着说,“不用,熬过去就好了。咱们要往长远了看?!?br />
    要说经济疲软李和也没多大感觉,按照小威的说法,那迪斯科一天到晚都是人,五块十块的门票卖的照样好,三块钱一瓶的可口可乐都是供不应求。

    就连平松看对形势,也自己开了一家迪斯科的舞厅,虽然他现在人去了浦江,可是店是他亲弟弟管着呢。

    这样的舞厅,满京城没一百家也有九十九家,好像都是这半年冒出来的。

    寿山道,”可是这还赔钱呢?要不我打发点人?“

    李爱军在旁边插话道,”我可是没少在你饭店里宴客,里面的服务员调教的都是一等一的好,你要是暂时用不上,就把人给我,你有多少,我安置多少?!?br />
    ”那是当然了?!笆偕桨寥坏乃低暝僖膊惶岵萌说氖虑榱?,新人要培训出来,几乎要耗费他半年的时间,都是手把手的教。

    李和也跟着道,”不但不能裁人,还要跟着涨工资,现在物价涨得这么厉害,咱不少员工都是乡下过来的,那点工资够干什么?按照我的意见,至少要有3成的涨幅?!?br />
    寿山惊讶道,”3成?会不会太高了?“

    李爱军笑着道,”这个不高。你这是提醒了我,我回去也得给人涨工资了?!?br />
    ”哎,我就涨吧?!笆偕街坏靡哺藕竺娴阃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