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京之前,何芳提议照一个全家福,儿子成功断奶,对她来说也是有纪念意义的日子,更重要的是孩子从出生到现在连个照片都没呢,她一直都是耿耿于怀呢。

    李和欣然同意,虽然家里有相机,可是他没准备用,他安排司机去请了一个最好的摄影师给他们拍全家福。这次何芳是高兴地,她没有计较李和在这方面乱花钱,只要能留下时光的影子,花钱也是值当的。

    她再也没有随意的穿着了,她特意打扮了,一丝不苟的双鬓,利索的短发,配着短衫、长裙,显出婀娜的腰肢,一个优雅美丽的女子。

    先是在门口拍摄,李和抱着孩子,何芳一只手搂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折弄左边的衣角,不让其褶皱了。

    后是在海滩边和山顶上都照了。

    李和说,“你自己再单独照几张?!?br />
    何芳笑着说,“不用了吧?!?br />
    李和催促道,“照吧?!?br />
    摄影师已经举起了镜头,何芳不再推脱了,摆起了好几个自认为好看的姿势,一会儿上翘妖娆的兰花指做京剧舞台的水袖状,一会儿做大家闺秀“赏花”,一会儿指弹兰花,半掩半遮。

    李和笑了,吐槽道,“能不能摆个好看的,太老土了吧?!?br />
    何芳摆手说,“不拍了,不拍了?!?br />
    要从李和怀里接过孩子。

    李和没把孩子给她,指着旁边的石头道,“你坐石头上,我跟你说怎么拍?!?br />
    “我不受你拾掇了?!?br />
    “乖,听话?!崩詈突故前阉巴屏送?。

    “好吧?!痹谕馊嗣媲?,她向来不知道怎么拒绝李和,她要照顾他的面子。

    李和把孩子交给了阿姨,亲自上前指导何芳摆姿势,说,“对,就是这样,一只手假装整理头发,一只手放在腿上。你别捂着啊,腿露出来,线条要S形?!?br />
    “这样多丑?!焙畏疾幌肮哒庵盅淖耸?。

    “听我的没错,就这样别动。自然一点?!崩詈涂焖俚拇铀肀呱量?,让摄影师赶紧拍。

    这时候一阵海风吹过,在风中,何芳见头发要乱了,慌忙整理了一下,摄影师咔嚓一声,果断的抓住了这一瞬间。

    在那一瞬间李和都看呆了,在风中,何芳一手整理秀发,一边以盘踞的姿态露出修长的美腿,完美呈现感性s型,果真美艳的很呢。

    他又继续教着何芳好几个姿势,她都一一从了。

    第二天影楼送来洗好的照片,何芳果然对那张盘踞在石头上的照片最满意,郑重的给放到了相册里面。

    李和要回去,最高兴的莫过于老五了,为了能欢天喜地的把这两口子送走,哥哥嫂嫂说啥她都应承啥。

    李和说,“好好学习?!?br />
    “必须的?!?br />
    “不准瞎闹?!?br />
    老五一样重重的点头,“那不能?!?br />
    何芳没好气的挠了一下她咯吱窝,说,“不能学我?!?br />
    老五这搭腔配调的样子都是刻意模仿她的姿态。

    “哎呀,总之就是摸摸腿啊,你们放一百个心吧?!崩衔骞室庥迷劣锼?,把没问题说成‘摸摸腿’。

    李和气的弹了下她脑瓜子,道,“好好说话?!?br />
    他临走之前还是仔细的对着阿姨和司机交代了好几遍,直到对方确认了才罢休。

    何芳抱着孩子,他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直奔机场。行李中间大部分都是孩子的用品,光是奶粉就带了一箱子,剩下的都是玩具和衣服之类的小东西,

    下飞机后,来接机的是卢波和小威,这俩货一人开了一辆普桑,骚包至极。

    小威说,“哥,亲自来接你来了。省的打的那么麻烦?!?br />
    “谢了。别磨叽了,赶紧回家?!崩詈屯蝗痪醯么虻恼飧龃屎们浊?。

    上了车,透过车窗,高耸的国贸大厦即将竣工了,外紫内白的玻璃幕墙在阳光下煜煜生辉。满大街都是那种黄色的面包车,大家都叫“面的”,剩下的车型都是以一汽的捷达居多。

    这是一座死气沉沉又吵吵闹闹的城市,似乎陷入了因果轮回之苦。

    历史终于走进了九十年代,全世界似乎都不平静,全世界人民的火气从东欧开始蔓延,谁也救不了谁啦,来啊,来啊,互相怼啊,谁怕谁啊。

    回到家,常静和冯老太都早早的候在了门口。

    常静先接过来了孩子,不停的逗弄和夸赞孩子,临了还不忘给包了红包。何芳都一一接了,笑着说,“等家里清理好了,请你们来做客?!?br />
    常静笑着说,“被子昨天才给你抱出去晒过,晚上就能直接盖?!?br />
    虽然艳阳高照,气温不低,可是晚上睡觉还是需要被子。

    何芳要把孩子给李和抱,冯老太却抢先接过去抱着了,说,“这孩子我看着可疼?!?br />
    “谢谢了,婶子?!?br />
    何芳在屋前屋后转了一圈,无意间瞥了一眼桌上的日历,发现今天的日期被标了出来,写着“回家”。

    她发现屋里一尘不染,物品摆的井然有序。跟走之前没有多大的区别,她晓得常静待她家真的用心了,平??隙挥猩俜咽奔浒镒趴醇?,就连笼子里的鸡鸭都肥了一圈。

    只是唯一让人心疼的是阿旺大概经常不怎么吃饭,骨头都凸出来了,

    常静说,“你放心吧,都给你伺候的好好的呢?!?br />
    何芳感激地说,“常姐,真让你费心了?!?br />
    “咱两家,说谢谢这些话,多矫情?!?br />
    何芳拉开包拉链,从里面拿出来一个漂亮的盒子,递过去,道,“常静,也没带啥好东西,这个给冯蕊那丫头拿着玩吧?!?br />
    常静瞧着了盒子上的图案,上面是漂亮的手表,她慌忙拒绝了,说,“这么好的东西,她那么个丫头片子,戴了有什么用?!?br />
    “姐,不值钱,小玩意?!焙畏蓟故侨搅顺>驳氖掷?,人家待她们用心,她们也不好薄情。

    小威和大奎从外面搬进来一个厚重的窝筐,是那种木底架,可以放在地板上摇晃的老式摇篮。

    “嫂子,窝筐给你整过来了?!?br />
    这是付霞提前一个月安排厂子里的师傅给特意做出来的,一直都是放在小威家里。

    “谢谢?!焙畏颊泻糇欧沤颂梦?,她满意极了,只需要一只脚踩着摇篮,还不耽误她做手头活。

    她一回来她感觉自己活过来了,见着什么都感觉亲切,整个人也耍的开了,做什么都感觉游刃有余,总之就是她的地盘她做主了。

    阿旺开始闻闻李和的气味,李和蹲下来,给它揉揉脑袋,还贴近了,让它仔细闻,它还舔舔他的脸颊,见到李和也不害怕了,也不后退了。

    总是围着他,摇着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