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人无法理解一个亿万富豪为什么总是这么节俭,于德华和沈道如更是不理解。身为一和亿万富豪,他亲自架势的只有一辆老旧的面包车,甚至跟何芳两个人还经常在一毛钱两毛钱的事情上有计较。

    其实只是因为,他们就是这样长大的。

    贫困的早年生活教育他们,不乱花一分钱,当他们体会到民生多艰之后,已经对一块钱的价值抱有一种强烈的,根深蒂固的尊重了。

    当然,他也从来不打算吝啬,一直以来,他通过远大集团和金鹿集团的捐款已经超过2000万美金,折合人民币上亿。毫无疑问的拥有的金钱已经超过了维持豪华生活的所需,现在推动他的是雄踞顶峰的渴望,而不是物质需求。

    李和带着李老头去看位于铜锣湾的几间铺面,虽然去年至今地产物普遍呈现下跌态势,可是铜锣湾的铺面价格却是节节攀升,成为全球零售店铺价格最高的地区之一,光是每平方的一年平均租金就可以达到1000美元。

    因为这里是香港著名购物,娱乐,美食中心,也是白领俪人的逛街热点,是香港的主要商业及娱乐场所集中地。

    区内有多家大型百货公司及大型商场,购物地点以有1985年开始营业的近11万平方米的崇光百货最为闻名,世界各地的名牌时装、时尚玩意、首饰精品、家俬电器,应有尽有。

    铜锣湾还是香港不夜市区之一。入夜后,铜锣湾显得热闹而繁忙,只见灯火通明。

    这里也是建筑密集度非常高的地区,街道过于狭窄,一栋一栋高楼排成行竖起来,遮云闭月。

    “那个正在建的高楼属于九龙仓集团,仿照美国时代广场,也是个购物中心,如果建成,这一片将连在一起,将来的潜力更是不可估量?!鄙虻廊缰览罾贤泛屠詈偷墓叵?,可是毕竟他跟李老头并没有深交。听说要卖铺子转卖他人,最痛心的就是他了,这里有数的几家铺子,他也是费千辛万苦才拿回来的,这种下金蛋的铺子,没有人愿意轻易转手的。

    “不错,不错?!崩罾贤范陨虻廊绲幕俺涠晃?,只是一个劲的说好,这个正在看的铺子,位于繁华地段的十字路口,面积大概100多平,这家店的旁边就是英皇钟表。

    沈道如道,“这家店大概要营业到7月份才能结业?!?br />
    里面还正在营业,本身也是卖珠宝的,老板在银行的债务到期,周转不灵,这就便宜了他,他给打包接收过来了。

    李老头笑着对李和道,“我还是租你这家门面吧?!?br />
    李和笑着道,“我说卖你就卖你,你非计较这个干什么?!?br />
    李老头摆摆手说,“不占你这个便宜?!?br />
    香港铺面的行情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他原本以为会跟泰国相差无几,想不到会相差这么大。

    “哪怕送给你我也不吃亏?!崩罾贤钒锢詈褪樟四敲炊嗄甑墓哦衿?,价值不可估量,李和心里自然明清,何况前几天才送过一个帝王绿,他现在送一个铺子又算得了什么。

    李老头问沈道如,“这里的租金怎么算,我租?!?br />
    沈道如看了看李和,才对对李老头回道,“大家都是朋友,没有必要那么客气。我下午安排人给你送合同就是了?!?br />
    他没有得到李和的首肯,必然不能贸然说出租金价格的。

    这时候天空下起了牛毛细雨,软而的无力的细雨,时止时作。

    李和把李老头拉到一边躲雨,搂着他肩膀笑着道,“咱爷俩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铺子你尽管用,赚钱了分我就是?!?br />
    李老头没好气的打开他的手,说,“带你分成?你倒是想的美?!?br />
    他说话就不客气了,这样的铺面做起珠宝生意,一年的营业额至少有五六千万,租金跟这个相比就不值当什么了。

    “不识好人心?!崩詈推艉舻淖范陨虻廊缢?,“反正这位老人家不差钱,给他按照市面上最高的租金来?!?br />
    这是李老头亲自给他示范什么叫计较。

    沈道如只是笑笑,这种话肯定不能当真的。

    李老头要去美国,李和亲自把他送到了机场。

    “保重了,一路顺风?!?br />
    “奶奶个熊,最烦你这熊样,弄得跟生离死别似得?!崩罾贤吠芬膊换氐墓税布?。

    李和在身后苦笑。

    没两天,李秋红回来了,很夸张的说着家里的情况,“就这小半年变化的都不成样子了,卡拉ok的门票都要20多块,唱一首歌就是5块钱,摇滚什么的也火了?!?br />
    李和又把她跟老四送到了机场,让她们一起去新加坡。

    老五也开学了,李和也把她送去了,不过临走的时候,强行把她脖子上的相机给收了,又是一阵闹腾。

    何芳这几天是下来了狠心,坚决要给孩子断奶。

    孩子只是一个劲的哭闹,各种口味,各种品牌的牛奶都试了一遍给他,他都不喝,宁可饿着。

    何芳是心狠的,每天麦芽泡水喝给自己回奶,不管孩子哭闹。

    孩子一被她抱在怀里,就使劲的往怀里蹭。每次睡醒觉就咬被子,或吃手指,那饿的可怜样,李和都看不下去了,这个心酸,对何芳道,“总要循序渐进吧,一顿一顿的断,这样不受罪,你这样陡然断了,总归对孩子不好的?!?br />
    “你当我好受是吧?春天不断奶,你还指望夏天不成?”何笑着说,“你别管。你懂什么?!?br />
    “我怎么不懂了!”李和恼了,他真的想大喊一句,老子也是养过两个孩子的??醋藕⒆幽强闪?,他不知道为什么火气蹭蹭的上来了。

    何芳一瞪眼道,“你是想跟我吵架是吧?”

    李和立马熊了,说,“不是想跟你吵架,这哭的也太可怜了?!?br />
    “你就是太心软?!焙畏蓟故墙邮芰死詈偷囊饧?,奶水跟辅食掺合着喂孩子。

    孩子这才安稳下来,睡觉也香甜了。

    “你最好了?!崩詈驮俾ё潘弊?,逗弄着她,几乎脸贴脸了。

    “就你会哄人?!?br />
    李和呼吸加重,一股香甜夹着女性的气味直奔他的鼻孔,血管跳动起来,心头的蚂蚁爬过。

    热已经传遍全身了,恨不得就地在客厅才好呢,这时候他才感觉家里有阿姨和司机的不便,只得急吼吼的把何芳拖上了楼。

    何芳只是大笑,脸上也红了,她大概已经习惯他这样子了。

    她把他搂的紧紧的,仍由着他粗暴,没有抗拒,可是他的粗暴在她看来也是温柔的,他那温暖的心掠过她的心,她的全身就软瘫了起来,全是麻醉的味儿。

    她现在突然不敢乱动了,全身的骨节都松开了,解散了,不敢乱说话了,不敢动手脚,恐怕损伤了他的兴致。甚至于不敢大声的呼吸,害怕让他胡思乱想了。

    啊,她知道,她现在只要他高兴,他兴奋,他高兴了,她也能跟着高兴了,那是从内心深处发出来的愉悦。

    李和问,“能不能有点反应?”

    他总感觉差点什么,以往就感觉不对劲,现在终于觉察到了,就是两个人都太安静了。

    何芳噗呲笑道,“要什么反应?”

    “咱俩老夫老妻了是吧?”

    何芳点头。

    李和循循善诱道,”那什么,咱能不能自然一点?“

    他总感觉她有时还是放不开。

    ”恩?!?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