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叭全的信心太足了,在他得意洋洋的找万能影视谈判后的第三天,电影公司再次被人给砸了。

    公司从前台到摄影师都被挨揍了。

    当他从外面回来的时候,看到这一片狼藉,气急败坏。

    他这次真的是恼了,也没脸再去找于德华帮他撑场子了,于德华已经借势给他了,他还弄成了这个样子!

    他简直再没脸跟任何人说了!

    他这次只有靠自己了!

    “提仔,你确定不是万能的人?”喇叭全有点不信,如果不是万能安排的人,哪里有这么凑巧的事情,他刚刚去万能耍完威风,电影公司就被砸了?

    肯定之间有什么联系。

    “不是万能的,是猪佬荣,带头来打人的就是他手底下的企佬?!苯刑嶙械男』泼孀胖渍偷难劬?,然后肯定的回到。

    喇叭全大吼一声,“喊人,抄家伙!”

    提仔兴奋的问,“去砸场子?”

    喇叭全冷哼道,“砸场子是便宜他了,过家家有什么意思。老子这次要他死。谁让我过愚人节我就让他过清明节!”

    “我立马去喊人?!碧嶙卸安凰稻统隽嗣?。

    当天下午,万能派人把周星星的转卖合同送过来了,喇叭全这才确定不是万能的人了。

    晚上的时候,提仔回报得了猪佬荣的地址,喇叭全这才气势汹汹的带了一票人直奔钵兰街。

    夜色阑珊,一路各个夜店门首,都是车门轻盈,十分热闹。

    听说猪佬荣的包厢里只有五六个人,喇叭全就带了六个人进去。

    人进去多了,就是砸场了,砸场子的动静太大,招到警察就很烦人了。

    要是纯心砍人的,都不会带那么多人,讲究的是埋伏,然后速战速决。

    临门的时候把腰间的短枪用衣摆重新遮掩了一下,才大摇大摆的进去。

    只见提仔用手向前面套房一指道,“就在那里,五个人在喝酒?!?br />
    喇叭全一挥手,六个人踹门进去了,都是泼皮老手,不待里面的人反应过来,刀已经架对方脖子上,枪已经顶对方脑门。

    里面的正在推杯换盏的五个人一动也不敢动,还保持着碰杯的姿势。

    喇叭全在身后晃悠悠的进去,径直坐下,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抿口喝下,才笑呵呵的对一个大胖秃子说,“猪佬荣,好久不见,你看看你这破费钱吃饭,我还要伤你脸面,真是不好意思了?!?br />
    被称作猪佬荣的人,浑不在意架在脑门上的枪,依然喝自己的酒,吃自己的菜。

    举眼看时,身边的小弟都被人制服了,他也没有紧张,只是缓缓的从口袋掏出烟盒,手指灵活的从烟盒颠了一支烟出来,用嘴衔起来,火机的火苗刚对上烟头,发现被吹灭了。

    他不禁又抬头看了一眼喇叭全,他自顾继续点,每点一次都要被喇叭全吹灭。

    他懊恼的把火机和烟放到桌子上,道,“喇叭全,你什么意思?”

    喇叭全拿枪顶着猪佬荣脑门道,“千万别动啊,我手比较抖,走火就不好玩了!猪佬荣,你砸我的场子,我来找你,你还不明白什么意思吗?傻了吧唧的?!?br />
    猪佬荣一声不吭。

    喇叭全指着桌子上坐着的几个人,问身后的提仔,“你看看,今天来我们公司的,有他吧,有没有?都有啊,那齐活了,省的再一个个去找?!?br />
    他用手拍了拍猪佬荣的秃头脑袋,阴森森的问,“存心要和我过不去了,是吧,和我喇叭全拼你有这个能耐吗?啊....你知不知道,刘大雄到了老子手里都要认栽,你算老几?来拿着。今天老子好人做到底,帮你完成你多年夙愿?!?br />
    他把枪塞到了猪佬荣的手里。

    周围的人都为之一愣。

    猪佬荣看了喇叭全一眼,还是照样没动。

    “傻眼了?心慌手抖了?来,扳机在这里,对了,这是我脑门,没毛病,朝着这来!打啊,怎么不敢打了?”喇叭全帮着他把枪头对着自己脑袋,道,“一扳枪机,砰地一声,我就没了,如你的意了,完成你多年未能实现的梦想啊。你想想是不是还有点小激动?激动不?”

    喇叭全见对方半天没有动静,气恼的骂道,“来,乖啊,我数三下,你开枪?;豢墒Р辉倮窗 ?br />
    “3?!?br />
    “2?!?br />
    “1?!?br />
    猪佬荣脑门已经出汗了,可是依然没有扣动扳机,他的手在抖。

    “我给你机会你不争气??!”喇叭全气恼的夺了枪,把他的脑袋当做不倒翁,推来搓去。

    猪佬荣没敢反抗,任由搓弄。

    他见枪收了,心里松了一口气。

    “熊玩意?!崩热缓闷牡闪怂谎?,捡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一口酒,继续道,“给你实现梦想的机会,你也不珍惜啊,这怪不着我了吧??丛谠勖钦饷炊嗄甏虼蚰帜值姆萆?,啊,现在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给我跪下叫声爷,我就放过你跟你几个弟兄,啊,童叟无欺?!?br />
    猪佬荣闭着眼睛,装作看不见听不见。

    “王八羔子,不给面子啊?!崩热脑俅伟亚苟ピ谒悦派?,叫嚣道,“不给面子我也没辙了啊,这样吧,我数3下,你猜我敢不敢打死你!”

    猪佬荣张开眼,想擦脑门子上的汗,又不敢擦。

    “3?!崩热夯嚎?。

    “2?!?br />
    正当他要往下继续说的时候,猪佬荣拨开了头上的枪管,把椅子往后推了下,闭着眼低着头,跪在了地上,叹口气说,“我服了?!?br />
    喇叭全戏虐的道,“诚意不够啊,我没感觉到啊?!?br />
    “爷,我服了。放过我吧?!痹谀且凰布?,猪佬荣真的担心喇叭全这个疯子会开枪。

    喇叭全嘿嘿笑道,“猪佬荣,你这人就是贱,知道吧,敬酒不吃吃罚酒,以后要是再敢在我和我的弟兄们面前出现,见一次打一次,听明白了没有?”

    “爷,我知道了?!敝砝腥僬獯问钦娴娜鲜淞?,他这次胆气输给了对方,就是真的输了。

    喇叭全收好枪,大手一挥,众人得意洋洋的出了酒楼。

    第二天本想去找李和显摆几句,可是想到这位李先生最是烦这种江湖调调,只得闭口不提,只是说了周星星转合同成功的事情。

    李和很是高兴的说,“人家给你面子,你不能就这么认为理所当然?!?br />
    “是?!崩热南虏灰晕?,要不是他拳头硬,谁能给他面子。

    “你去告诉他,咱们欠他人情,有要求咱们就还他?!?br />
    “是。李先生?!?br />
    李和斜眼看了他一眼,说,“你不服?”

    喇叭全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说,“没有。没有?!?br />
    李和约了郭冬云吃晚饭,车子刚出大门,车镜一阵反光,他让司机停车,下了车。

    喇叭全也跟着下了车,问,“李先生,怎么了?”

    “有闪光灯?!?br />
    喇叭全示意身后的小弟上周边搜。

    小弟们四处看了下,见草稞子里面有晃动,小心翼翼的扑过去。

    果然从草丛里拖出了一个女孩子,是极俏丽的人,一头淡黄的头发披着,低着头,耳朵埋在发里,低声道,“放开我。放开我?!?br />
    女孩子被两个小弟从草稞子里面拖了出来,她神态细腻,肩削削的,后背浑圆,一身蓝布裙子,就连挣扎都不敢弄出响动。

    李和指了指女孩子胸前的相机,说,“把里面的胶卷给扔了?!?br />
    喇叭全上前把女孩子的相机解了下来,拆开盖子,把里面的胶卷一股恼给扯了。

    女孩子的泪水唰唰的下来了,说,“你们怎么可以这样?!?br />
    李和皱了皱眉头,这一看就是刚毕业工作不久的新人,也太敬业了,就问,“你是哪家报社的?”

    女孩子还是啜泣,不吭声。

    李和继续道,“你知道不知道,你侵犯了我的个人**。我有权利上告你?!?br />
    “啊?!迸⒆佑械阆琶闪?,这次不哭了,说,“我是个记者。公众有知道真相的权利?!?br />
    “什么真相?”

    女孩子鼓足勇气说,“我一直是跟着沈道如董事长的?!?br />
    李和笑问,“所以呢?”

    “你们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迸⒆诱飧鍪焙虿灰啦荒恿?。

    李和道,“小姑娘,我不想为难你,可是我希望你尊重我的**,这里是私宅,周围三公里范围内都是我个人的私人财产,包括这片沙滩,包括这个山头,你听明白没有?”

    他哪怕现在已经浮出水面,将来会亲自掌舵集团业务,可也不愿意像一只猴子一样把自己的个人生活公之于众。他不想做公众人物,他不想身边蜂拥着成群的摄像师和记者。

    他只要有一天上了财富榜,他相信那些记者一定会想拍一张他一头跃进倒满拉菲的游泳池的照片,他们肯定以为他有那样的游泳池?;蛘呤窍M吹剿们闳加执钟执蟮难┣?,身边围绕着一群性感漂亮的姑娘。

    但是李和不打算配合他们,他有自己想要的简单生活。首富的头衔一定会毁掉他的生活方式,他很肯定。

    所以该有资格知晓他身份的人,他会让他们知道,没资格知晓他身份的人,他也不打算让他们知道。

    他宁愿继续做一个和狗儿同眠的乡巴佬。

    他已经决定,将来不会留任何一张照片在媒体上,也就意味着他可能会拒绝大部分的采访。

    当然,也许这么想,会有点多,但是要以防万一呢。

    女孩子摇摇头道,”可是这胶卷也是我的私人财物,你不应该损坏它?!?br />
    李和从皮夹子抽出几张钱,放到女孩子的手里,说,“这是赔你的。我希望下次不会再见到你?!?br />
    然后头也不回的上了车。

    女孩子被放开了,看着远去的车,气愤的把钱一扔,大喊道,”有钱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