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老头互相揭老底,让李和对他们重新认识了,就像秦老头当初揭朱老头这些人的老底一样,他更深刻的了解到,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善茬。

    他们算不得坏人,只是历史是放大镜,它可以把人性都显出来,为了争夺生存的权利,什么样的面具大概都要撕下来的。

    李和道,“过去了就过去了,你们也没有必要那么吵架,都是新社会了,和和气气不是很好吗?”

    李老头轻蔑的笑了笑,然后说了一句扫兴的话,“没有斗争哪里能有历史,没有一部史书是告诉你油盐酱醋过日子的。我以前也算得心善的傻蛋子,觉得这个不公,那个不义,甚至认为我家哥哥心狠面硬,于家同样也不是人,可渐渐地大了,才晓得一个道理,你不心狠,人家就要你家破人亡。我哥哥虽然败家,可好歹把我护到了成年,他对别人怎么样我不清楚,可他对我是极好的。所以我说你现在跟我年轻那会是一个模子出来的,读了点书,就把自己挂在道德榜上,如果你将来要死,一定会死在不计较上!”

    李和道,“这话多难听,什么叫死在不计较上?”

    李老头冷哼道,“你以为你是大度,随和?错!这叫没原则!好事做完了人家当你傻蛋呢,除了招姑娘稀罕,什么用也没有?!?br />
    李和没好气的的道,“你这是让我当坏人?”

    李老头道,“我是让你争,不是让你斗。该是你的就该去争,。我不是担心你去占人家便宜,你不是那样人,我是担心你吃亏,要晓得这世人都是以小怨忘大恩,你那点小恩小惠于人有什益处?所以不要想着去施恩于人,人家就能感激你。是遇事就争个明白,一定要计较,莫让人把你当成了冤大头?!?br />
    李和道,“争斗本来就是一个词?!?br />
    李老头道,“争是为辩理,斗是为胜,是为逞勇斗狠。曾剃头有云,士有三不斗:勿与君子斗名,勿与小人斗利,勿与天地斗巧?!?br />
    “哎,我这性格一时半会改不了了?!崩詈吐杂兴?。

    “也没一定要你改,只是让你悠着点,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崩詈退低暾饣爸?,好像心里不怎么爽气,要去住宾馆,不愿意在这里待着了。

    这时候恰巧司机送完汤老头已经回来了,李和只得吩咐司机带他去找个酒店住。

    何芳哄完孩子睡觉从楼上下来,见李老头走了,才问,“你怎么得罪他了?”

    李和摇头说,“没,他自己不快活罢了,要自己去躲清静?!?br />
    喇叭全拿了张票房数据给李和看。

    李和看完脸都黑了,这数据让他简直不可置信。

    喇叭全也是心虚,不待李和发问,慌忙解释道,“李先生,这导演和演员都不行,我肯定会请最好的导演和演员?!?br />
    “你可以再继续扑吗?”

    放映了七天,居然只有25万的票房!这扑街的姿势,李和都不敢直视!好歹也号称有六百万成本的大制作

    喇叭全低着头道,“对不起,李先生,另一方面的原因是院线太少,大的院线都不愿意放我们的电影?!?br />
    “盘子呢,拿来我看看?!崩詈头且纯词裁囱睦闷?,能取得这样惊天动地的票房!

    在香港,再烂的片子也好歹有个百十万的票房吧!

    喇叭全把盘子放进了DVD,坐在李和旁边,跟着一起看。

    其实《最佳贼拍档》的剧情很简单,周星星和吴阿达是主角,两个人以拳击教练为掩护,暗地里做着偷车贼的勾当,但是呢有道上偷车集团觉得这两个货有前途,强行收做了小弟。

    关晓琳扮演的女警,为了破获大案,乔装接近两个主角。警察和偷车贼就合作了,对抗更邪恶的偷车集团。

    结局,合伙干掉邪恶组织,总是邪不胜正的。

    李和睁大眼睛看了五分钟,影片一开始就展现出耐人寻味的节奏和莫名其妙的对白气氛。

    他突然想冲进屏幕去揍导演。

    看了二十多分钟在线后,他稍微有点欣慰,觉得至少不是制作业余的电影,虽然有故意的穿帮、部分服化道的粗糙,以及表演过于夸张。

    但此片二十五分钟时,男主角周星星突然唱了几分钟歌去把妹,加上之后毫无节奏的故事推进,就不太能忍受了。

    本应该是重头戏的动作场面十分潦草,唱歌的戏后面又来了一次,群众演员在片中似乎也濒临灭绝……

    一部本应该搞笑、动作性十足的电影变得极为难看。

    武打、搞笑、剪接、人物设计,均无一处出彩!

    剧情尴尬毫无逻辑,所谓的搞笑全靠装疯卖傻!

    这种级别的烂片看见周星星的的身影是意料之外的!

    一部难以置信的糟糕电影,但它可能是最合适的糟糕的方式。

    天??!这帮人把这部影片弄得完美般地错误!

    唯一让他称赞的是关晓琳在镜头下好美!

    “走,去电影公司!”李和非要去现场看看。

    到了电影公司,所有的主创人员都在,所有的人都是没精打采,遭遇滑铁卢之战,没人能高兴。

    喇叭全骂道,“李先生,来了,大家鼓掌!”

    稀拉拉的几下掌声,他更不高兴了,“没吃饭??!”

    这次掌声勉强大了一点。

    李和坐在大会议室的桌子上,眼光扫到哪里,哪一边都是低头不吭声,不敢与他直视。

    他本想叹口气的,可是还是憋住了,只是道,“我宣布,这部电影重拍!”

    “重拍?”

    “怎么还要重拍?”

    会场上大家低声议论,面面相觑。

    喇叭全都没想到李和居然要重拍,道,“李先生,这片子名声已经不好了,重拍估计很难的?!?br />
    “剧本没问题,而且还是一部好剧本,是你们拍的不好。当然,这不是责怪大家,我看得出大家的努力。这部片子的目的就是给大家练手的。大家没练好,当然要继续练了,什么时候练好了,我们就拍新片。再说,通过这部片子,你们都已经熟悉了台词和剧情,再找其他的拍就是浪费时间了。周星星,你的意见呢?”

    “我?”周星星指着自己,见李和点头,简直有点不敢相信,他想不到大老板会第一个点他的名。

    “是你,你说说,你毕竟是主角?!?br />
    周星星道,“没有问题?!?br />
    李和又看向陈可欣,问,“导演是你是吧?”

    陈可欣急忙点头道,“是,是?!?br />
    李和道,“我们拍的是喜剧片,不是文艺片。我建议让演员自行发挥,发挥每个演员的个性,让他们演出自己的人物,这也是人艺的传统和我们培养演员的目标。就按照剧本一板一眼来,你只要做好现场调度就可以了?!?br />
    “清楚了。李先生?!背驴尚乐览詈鸵丫运宦?。

    接下来李和说要亲自看他们拍片,更让他紧张了。

    李和在片场看了十几分钟,可能因为许多人比较紧张,台词都对不上。

    他没关心这些,他只是觉得周星星的笑声不对劲,该哈哈大笑的时候都是勉强笑,他哪怕真的是个外行,都能看出这里的问题。

    他朝周星星招手,把带带到办公室,问,“怎么,是不是生活上有什么困难?”

    周星星摆手说,“没有,没有?!?br />
    李和继续问,“缺钱?”

    周星星说,“李先生,我自己能搞定?!?br />
    李和二话不说,开了一张支票给他,说,“拿着吧。当做提前预付这部片子的片酬?!?br />
    “这,这,李先生,这太多了?!敝苄切乔宄约旱纳砑?,他哪里值当一百万。

    “不贵。你值这个价。后续看票房,我们会继续给你涨?!?br />
    周星星吞吞吐吐的道,“李先生,我的合约还在万能电影公司?!?br />
    “万能?”李和对电影公司一点都不熟悉。

    “是李秀贤先生的,一直是他栽培我的?!?br />
    “哦?!崩钚阆褪怯忻睦舷饭?,李和没少看他的电影,“那上次你跟我们签的合同?”

    周星星哭丧着脸道,“是全哥逼的?!?br />
    “也就是你跟我们签的合同一直是无效的。

    周星星点点头。

    李和郑重的问道,“如果我从万能赎回合约,你愿意加入我们公司吗?”

    “李先生,我愿意?!敝苄切鞘掷锝艚舻倪拍钦胖?,这次是真的愿意了。他急需要钱搬家。

    “你喊喇叭全过来?!崩詈屯蝗桓芯跄源锰?。

    周星星出去喊了喇叭全进来,喇叭全看了看李和,又看看周星星,一头雾水。

    李和越看他越来气,把桌子上的文件夹朝他砸了过去,气呼呼的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br />
    他终于信服了李老头那句话,不能对这些人太惯着了,大把的花他的钱,结果还来糊弄他。

    喇叭全习惯性的用胳膊抵挡了一下,然后才委屈的说,“李先生,我哪里错了你说?!?br />
    “哪里错了?”李和指了指周星星,“你说?!?br />
    周星星看到喇叭全吃瘪,心里有股莫名的畅快,说,“全哥,我的合约还在万能?!?br />
    喇叭全恍然大悟,知道被教训的不亏,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周星星,才急切的跟李和说,“李先生,你放心,这个事我一定搞定。万能公司不敢不给我这个面子?!?br />
    他真的想不明白李和为什么重视这个烂仔。

    “真的?”李和不信。

    “李先生,这次请一定相信我?!崩热蚱鹆税?,他有这个信心,他的片子已经上映了,万能公司不可能不知道周星星被虏到了这里,可是至今没有一句话。唯一的原因是因为上次跟刘大雄对垒,显示了实力,现在万能公司也不敢招惹他们。

    或者换句话说,他不去招惹万能,已经很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