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头磨盾了一会,突然道,“要不这样,你要是真有铺子,你卖我也成?!?br />
    他以为李和只是客气,不相信李和真有铺子。

    “你要买?那再好不过了。我说有就有,这种事我还能蒙你不成,我什么人你还不了解?”李和也不一定乐意继续做包租公,他说,“那等你儿子过来去看铺子,还是你自己去看?”

    “我自己去看?!崩罾贤匪闹芸戳丝?,见何芳不在,才嘿嘿笑道,“你是什么人我当然了解,咱爷俩不是外人,咱俩唠唠,不入六耳。你这人跟我年轻那会一样,都是那种宅心仁厚傻瓜蛋,招姑娘喜欢,特别是那种自以为聪明强势的姑娘?!?br />
    “别乱说。我招哪个姑娘了?让人家听见了,还以为我是流氓呢?!崩詈桶牙贤肪票孤?,然后碰了一杯,奚笑道,“你能跟宅心仁厚沾的上边吗?”

    李老头感概道,“谁没年轻的时候呢,我那会也是个翩翩少年,也招姑娘疼的。佳人有意村夫俏,红粉无心浪子村。就是这么回事?!?br />
    李和笑笑,没打断这老头的自我陶醉。

    酒足饭饱以后,李和给他找了个空房间,安排他去休息了,这一时半会儿是不会走了。

    李和也去睡觉了,可是睡醒以后,头还是晕的很,再看看神采奕奕的李老头,他知道他是没法再陪酒了。

    他喊司机去接汤老头,他需要人来陪酒。他这老乡第一好的是酒量,说不准两个老头在一起喝喝,能喝出个共同语言。

    汤老头高高兴兴地来了,平常隔三差五的要拉着李和喝酒的,李和邀他上门他没有不来的道理。

    一听说是来陪客的,立马就把面馆的一摊子事情丢给了他老伴,他自己抱了一大罐子的药酒来了。

    他拍着李老太的肩膀道,“比你年长几岁,喊你一声老弟,今晚必须不醉不归?!?br />
    李老头给了他一根雪茄,然后眯缝着眼对着汤老头头上的那颗痣瞧了瞧,才道,“老哥,头发有痣,主富贵啊?!?br />
    汤老头谦虚的道,“哎,就是开个小面馆糊口度日,我识得富贵,富贵可识不得我。坐,赶紧坐?!?br />
    饭菜上好后,何芳和老四、老五几个女人早早的就吃好了,抱着孩子去海滩上遛弯了。

    只剩下三个男人,你一杯我一杯,李和大多数时候都是看两个老头喝,他是没精力再喝了。

    “老哥是有故事的人啊?!崩罾贤犯览贤放鐾瓯?,吧唧一口进了肚子。

    汤老头抹了下嘴,道,“十三四岁当了娃娃兵,枪杆子比我人都高,嘿,就那样东跑西跑,侥幸得了一条命,这不后来才到这里安生立命,算是饿不死了。老弟你是皇城根底下长大的,那是不知道我们这种苦命人的难处啊?!?br />
    说完还晃晃头,叹了口气。

    “言重了。各家有各家难啊,皇城根底下后来就没了规矩,谁都活的不容易啊?!?br />
    “这皇城根底下的吝啬人是一等一的啊?!?br />
    李老头疑惑地问,“老哥何出此言?”

    “民国19年?还是20年,记不清了。那一年阎老西几个人逼蒋光头下野,正跟老蒋打的火热呢,哪成想张学良从北边带兵过来了。炮火冲天,人仰马翻,我当时就吓怕了,你想想我这当兵是求饭吃的,哪里真卖命,哥几个还没商量好逃跑不逃跑,结果大部队就被打散了。没辙,脱了一身皮混进了北平城。当时一进城,身无分文,又饥又渴,见一大户人家,我跟我一个兄弟商量,进去讨个吃的,怎么也要混个饱肚子。你想想,那青堂瓦舍,门楼高大,怎么可能讨不到一口吃的?”

    李老头吐了个烟圈出来,笑眯眯的说,“是啊,都不容易。老哥你继续说?!?br />
    还给了汤老头一个鼓励的眼神。

    “谁知道这家的财主不是个东西啊!听了我们几个的来意后,好一顿羞辱,那香喷喷的葱花饼直接扔给了狗,待那狗吃饱了后,他还让那狗来咬我们!你说这可气不可气!”汤老头借着酒劲,重重的捶了下桌子,继续说,“哥几个虽然是穷苦大头兵,可没受过这等窝囊啊??烧饣思乙膊缓萌前?,你当这是普通人家?打听一下,人家说了,那前门大街一整条街都是人家的!乖乖,你说我们敢惹不敢惹。我们本来就是散兵游勇,就不敢多事,可这肚子里的气不撒出去,怎么也不舒坦啊,哥几个越想越来气啊?!?br />
    李老头道,“你说的那户人家可是姓李?”

    汤老头一惊,“你也知道?”

    李老头点点头,“当然知道,前门大街的李家这么有名,怎么可能不知道?!?br />
    汤老头道,“那你晓得我所言不虚了吧?这家子就不是个东西,为富不仁,祸害乡里。不过也是报应,据说这家子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吃大烟逛窑子,一等一的败家子,小儿子还在穿开裆裤,都说也是个不学无术的,三五岁就看女佣洗澡?!?br />
    李和在旁边看了看李老头的脸色,想笑而又不好意思笑,只得装作低头喝酒。

    李老头继续问,“那你们后来就走了?”

    汤老头嘿嘿笑道,“走了是走了,不过走之前我们干了一件大事?!?br />
    “你们把那狗给药了?”李老头说话的语气已经很不善了。

    可汤老头大概是喝多了,还没察觉到李老头话语里的阴森之气,只是一个劲的道,“那可不嘛,乖乖,你别说,那狗真是肥,一个大瓦罐子愣是没放下,我们哥几个吃了两晌才吃完?!?br />
    他说的意犹未尽,还特意吸溜了一下口水,大概是还在怀念那狗肉的味道。

    李老头继续问道,“你们是不是还爬上了人家的屋顶,揭了瓦,往里面灌大粪了?”

    汤老头惊喜的问,“老弟啊,这你都知道?哈哈,说明咱的英雄事迹传的远??!他们越逑,越丢人,咱就越开心。有没有觉得解气?你们这些受压迫的人,就该去反抗!”

    颇有大仇得报之感。

    嘭嗵一声!咣当几声!

    李老头掀翻了桌子!

    汤老头大惊,半天才反应过来,忙问,”咋了啊,兄弟?“

    李老头指着汤老头的鼻子,胸口一起一伏,“你!你!”

    手指都在颤抖!

    他一时间不知道骂什么好了,气愤间一拳头朝汤老头砸过去了。

    汤老头大惊,吓得围着屋里转圈,一边躲避他的追赶,一边叫道,“老弟,哥哥哪里做的不对,你指出来,这是为哪门子!”

    “你老母!你说的李家就是我家!老子哪里三岁看人洗澡了!”

    “??!”汤老头想不到世界这么小,怎么会冤家路窄呢?他犹自不信,说,”兄弟,不能弄错了吧!“

    ”错你麻痹!“

    ”兄弟!哪有这么巧的事情!你别蒙我??!“

    “还有你吃的那狗是我养的!你灌大粪灌到老子床上了!你麻个痹!”

    汤老头说,“兄弟,冤家宜解不宜结??!”

    看着李老头这气势汹汹的态度,汤老头信了!

    李和看了看屋子里的一片狼藉,这种深仇大恨,他绝对还是不掺合的好,看情势不对,赶紧先溜了。

    ”老子今天打死你个王八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