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头说,“这会回去不太好吧,我这报纸上也看了不少,?!?br />
    李和没顺着他这话继续说,只是看着他那稀疏的杂色眉毛道,“你老了?!?br />
    是的,李老头老了,虽然背还是直溜的,可是那头发更白更少了,脸面更加干枯了,只是精神头瞧着还是不错的。

    “少扯犊子了,老子还能活个十年二十的?!辈还芾詈偷难凵袷勤ㄐΦ?、鄙夷的、同情的、还是怜惜的,李老头都不买账。

    何芳笑着说,“叔,我看你身体是好着呢。你怎么突然来香港了?”

    李老头说,“我是担心你们啊。泰国本地的华报,各种消息满地飞,我是不确定,这不就来香港打听一下。结果到了香港一看,这各种消息也没一个靠谱的,这报纸都分颜色的,各有各说法?!?br />
    李和明显不信,说,“没其他事情了?”

    “我孙子都上初中了,也不需要我照看了。我闲着也闲着,我现在在泰国帮着我儿子做点生意,这两年玉石火,没事我给他掌掌眼,也就这么点用处了。这两年找了好几块不错的翡翠料子,准备在这边的拍卖行寄卖。本来只想看看于老太的,想不到你们也在这,这就刚好来了?!?br />
    李和还是不信,继续问,“真没其他事情了?”

    “顺道再去美国看看我闺女?!崩罾贤匪档拿嬗械蒙?,显然对目前的生活比较满意。

    李和道,“切,我以为你真有这么好心,特意来看我们呢?!?br />
    李老头道,“混账话呢,我的翡翠料子在哪里不能卖,我非大老远的跑香港?我要是想去美国也照样可从泰国乘机,何必到香港来绕一圈?”

    李和嘀咕道,“说不准是来会什么老情人的呢?嘿嘿,这个谁清楚呢?!?br />
    “我这么大年龄了,你还开我玩笑!”李老头气的拿棍朝李和的脚踝敲了一下。

    何芳说,“他开玩笑呢,你在这坐会,中午在这吃饭,我去厨房忙?!?br />
    “好,好?!崩罾贤犯咝说赜Φ?,“好久没吃你做的菜了。都有点想了?!?br />
    他跟李和仔细谈了些这些年的过往,从开始的不适应到喜欢,到再也离不开,大约是儿子在哪里家就在哪里,作为一个父亲对儿子和闺女都是有不同寻常的依恋的。

    李和道,”挺好,恭喜?!?br />
    李老头道,“你们真的不准备在这里定居了?这里环境挺好的,比泰国都要强。我意思是你们都留着就留着。你们要是能留下,我也就拾掇我儿子在这里开个翡翠珠宝店,到时候,咱就能聚一起了?!?br />
    “不了。她脾气你知道的?!崩詈褪遣换崃粽饫锏?,他原本想劝何芳留这里,奈何何芳也是不乐意的。这时候出来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一张到香港的单程证可以卖到四五十万,移民监满一年可以拿到香港身份。何芳快满一年了,李和真心想劝她留下,在这里起码日子不错,也能照顾孩子。

    对何芳来说,只有通过工作和劳动,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获得社会认同。

    她怎么可能安心于在家相夫教子呢。

    吃饭的时候,李老头从口袋攥出一个满天色的翡翠八卦,把上面打结的红线撑开,挂李览的小脖子上了,笑着说,“没什么好送的,这个是我自己雕的,给孩子了?!?br />
    “李叔,这个太贵了吧?!焙畏家芫?,耳濡目染,现在她对玉石这块也稍微有点了解了,这块翡翠八卦雕件,绿的深邃,直觉告诉她肯定不便宜。

    李和反复在挂件上摩挲了下,才问,“这是帝王绿?”

    绿色均匀细腻、纯正饱和、浓郁深沉。

    李老头哼了一声,说,“算你长眼了,玻璃种帝王绿?!?br />
    “这就是玻璃种?”李和笑着问,“不后悔?”

    将来没有二三千万想都不用想的,最重要的就是非常难于买到,更不要以为能买到便宜货,这东西压根就不存在便宜货。

    再说,帝王绿拍出上亿的价格都是正常事。他自己以前也没少收藏翡翠玉石,可是肯定没有这件好。

    帝王绿翡翠是翡翠中极品中的极品,也成为祖母绿翡翠,其色泽浓绿怡人,在浓郁的绿色之中并无丝毫偏色,绿的正,绿的辣,绿色虽浓却仍不失娇艳,虽然被满浓绿却仍不失玻璃般的水头。

    正是因为帝王绿翡翠这种天生的及其完美无可挑剔的品质,使得许多人对于玻璃种帝王绿翡翠切慕热爱,却从来都是可遇而不可求。

    “我送都送了,有什么后悔的,这是我在缅甸珠宝交易会上拍下来的,老坑里面的,原本雕了两个挂件,一个送拍了,一个给孩子了?!?br />
    缅甸玉石的交易已经为缅甸政府所把控,禁止私人开采,想私下里找料子不是那么容易。

    李和调侃道,“我怕你将来脑袋缺氧啊??蘖宋铱删筒还芰?。这价格将来不会低于500万?!?br />
    李老头讥笑道,“就是现在送拍也不会低于800万?!?br />
    何芳把李览脖子上的挂件取下来说,“真的太贵了?!?br />
    李老头摆摆手说,“那些年,我在你们那白吃白喝不说,你们还待我诚心,跟我谈钱多俗气。咱不用计较这些?!?br />
    李和对何芳道,“既然李叔要给就手下吧?!?br />
    这时候李览大概是饿了,又开始茫然大哭,何芳只得先收下挂件,然后抱着孩子上楼喂奶了。

    李老头道,“你小子娶了这样的媳妇是赚着了。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在切菜,手上划开了口子,也没矫情一声,嗯,还笑嘻嘻的跟我说话,我当然就想啊,这么乐观的姑娘,再怎么以后也不会差?!?br />
    李和得意地道,“这还用你说?!?br />
    “你这有家有孩子了,就好了。按我话说,你这些年还是没怎么变,还是这性子。倒是何丫头变了不少?!?br />
    “都是这么大了。怎么能不变?!崩詈拖肓讼氲?,“你刚才说要在这开珠宝店?”

    李老头点点头,“家声要扩生意,我自然能帮他就帮他,其他不敢说,我这对招子还是雪亮的,没什么东西能蒙我眼?!?br />
    李和道,“我在铜锣湾有的是铺面,你随便选一个,送你了?!?br />
    不管是远大还是金鹿在香港都有不少的物业铺面,所以他才敢开口让李老头随便选。现在李老头送他这么贵的东西,他自然也不好小气。

    李老头冷哼道,”我差你一个铺面的钱?”

    “你这意思是你现在不差钱了?”

    李老头傲然道,“那是当然?!?br />
    李和乐呵的直笑,想想也对,李老头的眼力劲加上他儿子的财力,在玉石这行想不发财都难。而且珠宝玉石这行当水深,最靠的也是眼睛了,没好眼神,想赚钱容易,想赚大钱就难了。

    李和见他居然抽起来了雪茄,就好奇的问,“你不抽烟锅子了?”

    “不抽了,有一年病了,医生说这烟不能抽了。为了能多活两年,就偶尔抽点雪茄,当做念想?!?br />
    “不错?!崩詈腿险娴牡?,“我是说真的,你要是开珠宝店,我有的是铺面?!?br />
    “行。算我租的?!崩罾贤吠饬?。

    “那也行?!崩罾贤烦闲囊?,李和也不能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