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越来越无赖了?!焙畏挤⑾掷詈驮嚼丛揭恢话榷妨?。

    李和继续自己的动作,没理会她的话,他发现她的变化了。

    她越来越喜欢他的放肆了,任他摆布,由着他缠绵。

    她终于觉着了他的好处和快乐,这些快乐没法用秤砣衡量,这些好处也不是言语或者文字可以解说的。

    他给她强硬,她给他温柔。

    年初二,李和跟何芳要去于家去看看于老太太,这次是由司机开车的。

    老四心里是不愿意去的,她跟于德华的大丫头是对不上眼的,与其见面尴尬,还是不去的好。

    这方面李和不做强求,在家里她自己不但自己能做饭,根本就饿不着,何况还有阿姨在家呢。

    老五呢,大概是拿红包拿的开心,无论如何也要跟着的了。

    她原本想嫂子既然这么管着她,肯定是跟王玉兰一样,要管着她压岁钱的,哪想嫂子只是交代她不要乱花钱,钱还是归着她自己管。

    李和怕真的骄纵了她,平常给她的钱都是有限的。她口袋里从来也没有超过一百块钱,想买什么东西,都需要跟哥哥打招呼,然后由哥哥帮着买。

    以前没嫂子的时候,她想买什么的时候,哥哥都会依着她,她也没觉着什么不便,可是自从嫂子来了,她自然不好再跟哥哥开口要这个要那个。

    她这才感觉到了什么叫一分钱难倒巾帼女,还是钱在自己口袋里稳当,想买啥就买啥,陡然间她向着小财迷的方向发展了。

    再说,她跟着于家老太太处的时间长了,也觉着这老太太亲切,极愿意跟她处,也自然没有不去的道理。

    到了于家,果然不出她所料,她还没开口呢,于家老太太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红包。

    她任由于老太太拉着她的手,自己心里傻乐呵。

    李和看到于老太太是另一番感慨了,这距离上次见面才没多长时间呢,这老太太颜色已经不对了,没法跟往日相比了。

    何芳有点酸楚,说,“婶子,你坐着,不用站起来?!?br />
    这老太太背更弯了,眼圈儿也黑了,脸色也惨白了。

    老太太乐呵呵的道,“没事,没事,就是连着两晚上没怎么睡好觉,哎呦喂,年龄大了,这痛那痒的,总免不了?!?br />
    李和问,“那去医院看了吗?”

    “去什么医院,没用的。到年龄了,什么事都强求不得了,不如行云流水似得,随着去好了?!庇诶咸档暮苁侨魍?,却继而继续叹气道,“好不容易睡着了吧,我就想起来家里从前的老宅子,我老娘,我兄弟,那模样在我脑子里更清楚了,一起看星星,院子里的花,都往脑子里钻了。想着还是做姑娘的时候自在呢。老了啊,总免不了乱想?!?br />
    于德华媳妇在旁边笑着道,“我妈从前啊也是长的俊的小姐,绣花也好看,人家都夸水葱儿似得小姐。你们看看,那墙上挂着的就是?!?br />
    于老太太笑骂道,“就会胡说?!?br />
    何芳顺着于家媳妇手指着的方向,认真的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是一副凤凰图,那凤凰站在石头上,精神极了,她道,“真真的好看,那凤凰的眼睛真亮,像活的一样?!?br />
    于老太太道,“那眼睛是真竹子镶在里面的。那鸟尾巴我就用了四十多样线,真是累死我了?!?br />
    她说的时候面色是掩不住的得意。

    众人聊了一会,李和见老太太脸色有倦意,就笑着道,“婶子,那你多注意休息,我们都是经常来的。你不用客气?!?br />
    于老太太点点头,拄着拐杖摇摇晃晃回屋补觉去了。

    这个时候李和才发现,于老太太已经用上了拐杖。

    在于德华家吃完午饭,回去的路上何芳突然说,“不知道,李叔怎么样了?!?br />
    李和回道,“我已经让老于打听了?!?br />
    确实已经好几年没有李老头的消息了。

    他不免有点担忧,他认识的几个老头子,估计挺近新世纪的希望都不大。

    有时候缘分是这么奇妙,两个人正讨论曹操呢,曹操就来了。

    这一天两个人正抱着孩子在门口晒太阳,紧闭的大门外,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阿姨透过门缝,不待对方招呼,直接拉开了门。

    李和猜想肯定是熟人了,不然阿姨肯定要招呼一声的,起码要问问对方是谁。

    一看车牌就能知道是于德华的车子,汽车驶进了院子,先下车的果然是熟人,只是这个熟人让他们有点意想不到。

    “我靠,你这老头还没嗝屁?”

    “你死了,老子还能好好的呢?!?br />
    何芳也惊讶道,“李叔,你赶紧的进来??!”

    眼前的人不是李老头李舒白又是谁呢?

    大黄凑着鼻子在李老头身上嗅了好几遍,然后又抬头看了一遍李老头,确认对了,高兴的围着李老头蹦圈。

    “狗东西,还记得老子??!”李老头高兴的用手里的文明棍瞧了下大黄的脑袋。

    “进来吧?!崩詈驼泻衾罾贤方?。

    “真好。真好?!崩罾贤方庸畏蓟忱锏暮⒆?,拨弄了几下,说,“哎呀,你们俩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你们不能怪我吧?”

    两个人在一起,好像并没有出他的意料。

    何芳笑着说,“我想通知你,也没地啊。没事,现在补还来得及?!?br />
    李老头说,“补,必须补。补双方?!?br />
    李和亲自给老头泡茶,问,“喝什么?龙井还是铁观音?”

    “肯定是最贵的那个!”李老头太清楚李和的尿性了,李和不是小气的人,可是好茶必定是舍不得分享的,所以他说话就不必客气了,只管挑贵的就对了。

    “别这样啊,说的我好像连杯茶都舍不得给你喝似得?!崩詈退呈忠惨黄鸾吹挠诘禄挂槐?,“你也喝点?!?br />
    于德华却是摆手说,“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br />
    于德华走后,李老头才开口问,“你们这些年都怎么样???”

    李和道,“瞎问啊,我住这么大的豪宅,有老婆有孩子,你说我过得着怎么样??!”

    “也对,也对?!崩罾贤纺训妹挥蟹床?,年龄大了,却突然从椅子上跳起来,惊问,“你不能把那些,那些,都卖了吧?”

    李和不屑的道,“在你眼里,我就那么不成气候?于德华没跟你说?我现在做的都是大生意,分分钟几百万上下!”

    “没卖就好,没卖就好?!崩罾贤匪闪丝谄?,不过却不大理会李和吹牛。

    何芳把孩子交给旁边的阿姨,也回道,“好着呢。你这身子还不错吧?!?br />
    “挺好,挺好?!崩罾贤范宰藕畏嘉?,“你们是打算在这里长住了?”

    何芳道,“等晚些时候还要回去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