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司机到女安保,李和都给放了假,要求他们初一过来就成了。他主要不习惯家里整天围着这么多人,好像没有了一点儿自己的**空间。

    他还是习惯家里人聚在一起。

    不过司机走后,这下出门成了问题,他没有香港的驾照。

    老四不慌不忙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在李和面前晃荡,笑盈盈的说,“看看,这是什?”

    “你这从哪里来的?”李和接过一看,不晓得这丫头什么时候搞了一本驾照,头像和名字都是她,肯定没错的。

    老四得意的道,“学的呗。他们说这是未来新世纪的必备技能,我跟秋红一起学了。新加坡的驾照在香港也能用?!?br />
    拿到驾照之后,她还骄傲了许久呢。不过怕李和骂她不务正业,一直没敢显摆。

    “挺好的。以后早晚要学的?!跋氩坏秸庋就匪雀式庸炝?,反倒显得他落后了。

    “真的?”哥哥的反应,跟她预想中的有的不一样?!?br />
    ”你这开过车没有?技术怎么样,能不能上路,这春节路上人肯定多?!崩詈椭沼谔岢隽说S?。

    这年头最怕不是交警,而是女司机,无论是新手还是女司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关键时刻油门当刹车!碰瓷的都不敢找女司机!

    哪怕是他亲妹子,他都不放心!

    “没事,我能开?!奔依锏某?,她早就偷偷练过好几回了。

    李和找出车钥匙丢给她,然后坐到了副驾驶上,说,“在门口溜两圈我看看,行的话,就让你开?!?br />
    “你坐好了?!崩纤男烁卟闪业钠舳顺底?。

    李和坐在旁边,见她要挂档,按住了她的手,说,“记住了,启动后要让润滑系统工作,怠速10秒以上,转速表下降到1000r/min左右,再开车?!?br />
    老四叹口气,心里默数了几下,才上档驶出了院子。

    在宽阔的山道上平稳的行驶,高兴的说,“哥,怎么样?”

    “还不错?!辈还詈突耙舾章?,车子过弯道的时候,他又批评起来,说,“入弯太快了,你这样猛踩刹车,会造成车辆甩尾或侧翻?!?br />
    “好吧?!崩纤闹坏梦弈蔚慕档土怂俣?。

    “还有啊。刹车的时候不要忘记看后视镜?!崩詈驼饫镉械愦得蟠昧?,但是总归还是为她的安全着想,“靠边,我开给你看看?!?br />
    老四悻悻得把车子停在了路边,也觉得李和要求过高了。

    “我又不是第一天开了?!庇行┮焖侵赖?,只是还没有养成习惯。

    “停车起步打转向灯?!崩詈投运庋嬉馔3岛懿宦?。

    “好吧?!本驼庖换嵋丫惶舫隽宋辶龃泶?。

    李和带着她在山道上兜了一个大圈,一步步的讲解规范动作要领。

    半小时后,他又让老四上了车。

    “安全带没系?!崩纤幕爬锘耪诺纳狭顺稻推舳?,李和又仍不住提醒了。

    就这样他陪着老四兜了好几圈,直到她熟悉和习惯了每项规范动作之后才满意了,只要习惯养成了,就不存在忘记这回事了。做司机就得有司机的素质。

    开车忽略了安全意识就是害人害己。

    李和下车了,就扔由着老四一个人开车乱转了。

    第二天,一家人上街备年货,由老四开的车。

    李和也跟着进了菜场,主要的作用是用来做劳工,三个女人一个劲的买完之后,他都跟在后面提着。

    大概是春节商品紧俏的原因,许多东西在他这个土豪看来都不算便宜,鸡居然卖到了快30港币一斤。

    何芳更不用说了,对这物价自然不满意,可是春节该备的年货一样不能少,该花钱还是一样的花。

    在商场里面,给李和及两个小姑子一个人添了两件衣服,算是挥泪大出血了。

    李和笑笑,没说什么,他了解她,她不在乎他挣多钱,只在乎花出去多少钱。

    从一个女孩子过渡成一个女人,开始考虑的就是日子了。

    她不是小气的,只是日子过得比较精罢了。

    想当年,她们俩还没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敢花半年的工资给他买一件夹克。

    但是,结婚以后呢,想都不用想了,她只要他衣服穿得干净,穿得清爽,不会在意他穿得帅气不帅气。

    把六十分的日子,过出八十分的滋味,该花的钱一定花,不该花的钱,一定不花,这才叫会过日子。

    以前有句俗话,叫做“外有挣钱手,家有聚钱斗”,比喻一家一户,不仅要有会挣钱的丈夫,还要有会聚钱的妻子,这样才能家业兴旺,日子越过越好。

    如果妻子不爱聚钱,到处撒钱,这日子过得可想而知。

    李和本身自己也喜欢这样的小营生,小日子。哪怕他目前大手大脚花过的钱,基本都是为了长远的收益,他很少在没有收益的事情上花过钱。

    老四开车时候的英姿飒爽,让何芳心里有点痒痒。她一回家就跟李和说,“要不我也学车?”

    李和调侃道,“油费也很贵的?!?br />
    何芳认真的说,“去,去,我想好了,等儿子能走路了,我就开车带他出去玩?!?br />
    为了儿子花钱算什么,俩口子挣钱不给儿子花,能给谁花呢?

    李和心血来潮的道,“那我先教你吧。教会了,你直接去驾??际跃托辛??!?br />
    “好?!焙畏夹廊坏阃?。

    李和先给她演示了一遍,由着她自己上手,这一片基本属于无人区。

    车子缓缓行驶在宽大的马路上。

    他坐在副驾驶看她时不时急刹,猛踩油门,控离合把车开得像青蛙跳一样,挂档时用尽全身力!

    “慢着点!”李和一路上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对这女人开车没有安全感。

    何芳不屑的说,“很害怕吗?”

    她发现开车挺简单的。

    “才....才没呢,不会...害怕?!崩詈妥鲎潘孀抛急妇勒较蚺痰亩?。

    “连说话都抖成这样,明显是害怕了吧。怕什么,你放心吧,开个车而已?!彼醋爬詈吞嵝牡醯ǖ难右哺芯鹾眯?。

    “那你慢着点??!”

    “这比开拖拉机还简单,你紧张什么!”何芳受不了他的啰嗦。

    香港人过春节,没有李和想象中的那种年味,街面上见不到什么春联和福字,只有在商场或超市内的广场上,设置着很精致的以龙为主体的各式各样的庆贺春节的布景。

    一家人在年三十的最后一天又去逛了一趟街,才高高兴兴的开始过年。

    李和给两个丫头每个人送了一个135的单反相机作为新年礼物,老四对相机不怎么感冒,但是老五却是喜欢的不得了,表示以后要做摄影家。

    他对这话嗤之以鼻,摄影是考验耐心的,老五明显没有这个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