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五一边干活一边在心里叹气,流了这么多的汗,可以煮一锅汤了。

    寒暑假对她来说,现在貌似是个鸡肋,还不如跟同学在一起畅快呢。

    她想藏着心事,可是心管不住脸,都露着呢。

    她的心中长了小圪塔,像水仙包儿似得,不经过一段时间不会抽叶开花。

    宅在家里,真有一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

    再看看她嫂子,啊,天下的嫂子果然是一般的动物!

    她有两个嫂子,两个嫂子一做对比,她就开始念段梅的好了,段梅好歹起码是不会管她的,不会跟她说教,也不会督促她学习,更不会三番五次检查她学习作业。

    她现在犯懒了,靠在沙发上,想把脚搭在茶几上都要瞅瞅她嫂子在不在,不然嫂子肯定又要说了,说什么站有站相,坐有坐相!

    她想穿一件像同学一样的潮流的鲜亮的衣服,可是她知道她现在没法做主了,想穿什么衣服都要经过嫂子的同意。

    简直比李老二还要烦!起码李老二打一棍子还会给个萝卜,给个枣啥的。

    不是一般的神烦!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老娘都从来不管她呢,她嫂子凭撒子管她哟!

    她知道那不是她哥,她没办法撒娇,也没法子无赖,因为嫂子事实上就是嫂子。

    嫂子天生就是用来招人烦的!

    就是现在他想跟李老二谈条件,还得背着嫂子!因为李老四就警告过她,不要管哥哥要礼物要东西!

    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她用她那贫瘠的成语储备,想出来了一个词,‘寄人篱下’,对的,貌似就是这种感觉。

    可是这片地盘明明原本只有她一个人的,她嫂子也只是后到的。

    她只能越想越不痛快,她想象着像李老四一样,快快的长大,快快的离了这里才好。

    只有老四是想得开的,而且认为很正常,虽然她一直拿何芳当亲姐姐,两个人关系一直也都很好。

    可是姐是姐,那是因为两个人的感情好。但是呢,嫂子是嫂子,嫂子是哥哥家的女主人。

    她是聪明的,她通过她老娘和段梅的相处发现,相处不好的原因就是因为她老娘太把对方当一家人了,而且理所当然的认为儿子的就是自己的。

    而且通常忘记了段梅才是那个小家的女主人,儿子的事情她就该管,还跟以前一大家子似的事事想插手。

    手面太长了,总归不好。哥哥对她好,她总归要有底线的,不要跟嫂子分抢哥哥的爱。

    相互尊重,少管闲事,更不要添麻烦,这样子小姑子才能跟嫂子处的好。

    就连李秋红这么固执的人,现在都是想通了呢,哥哥有了心上人忘了妹妹这种事情,她都学会认命了。

    李和每天吃了睡,睡了吃,除了带孩子,溜溜狗,每天也没什么干的。

    浑浑噩噩几天,难免心生自责,怎么能这样子虚度光阴呢?

    于是默默地把书柜里的书翻出来,摆在一边,就算还是提不起精神翻阅,也给了自己一个心理安慰。

    坐在客厅里,百无聊赖的看着。偶然看的累了,也站起身在屋里来回踱步,或是逗弄下儿子。

    何芳说,“不想看,把书收起来?!?br />
    她对李和这种看书的态度已经习以为常,因为李和经常性的都会有一大堆的看书规划,可执行就难了,这些书只会在偶尔那么几天翻那么几页。每当李老二买回一堆书回来,她都给放到了书柜的最底层,最上面的都是她自己看的书。

    李和不乐意了,说,“你这是在侮辱我的上进心!”

    谁还没点上进心,受到这般侮辱的他,愤怒地狠狠的啃了个苹果。

    何芳笑着道,“赶紧收了吧,要是出去玩,就出去痛快的玩。想看书就安心的看书,你这两不着调,算怎么回事?”

    “摆着又不占多大地方,在这里放着就是了?!崩詈筒辉敢馐芎畏嫉陌诓?。

    何芳这次笑的有点玩味,说,“我还不了解你?又想偷懒又想图心安,两样都想要,最终啥也得不到?!?br />
    “我看个书,有必要上升到这样的高度吗?”李和自然不服。

    何芳一语点破,说,“你就是懒,还对自己的懒看不惯?!?br />
    “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遍了,我最讨厌你说实话?!毕备咎厦髁?,有时间是挺招人烦的。

    实际上啊,他承认何芳说的对,人都是这样子奇怪的生物。他跟个小孩子一样,一边看电视,还一边担心着作业。一边挥霍青春,一边担忧着未来。一边拖延工作,一边想着锦绣前程。

    他呢,想勤快没动力,想彻底懒下去又没决心。

    28年了!

    性生活是他唯一能自理的生活!

    “你咬我?”何芳不信他的威胁。

    李和不屑的道,“我懒怎么了?说得好像你勤快了就真能干出什么大事儿一样?!?br />
    何芳哄孩子没搭理这话,不过好长时间才道,“等天气暖和了,我就要回去上班了?!?br />
    “啥?”李和不晓得这女人为什么突然提了这茬。

    何芳认真的说,“我要回去上班了?!?br />
    “你不能生气了吧?”李和想想刚才的话好像真的有点过了。

    何芳没好气的说,“我是敏感的人吗?只是你提醒了我,我不能再在这里虚耗着了,每天这样闲着不是个事,要有点事情做得?!?br />
    “孩子还小呢。总要你照顾的?!崩詈推涫低ο不对谡饫锏你獾娜兆拥?,自然不希望何芳回去,要拦着何芳只能以孩子为借口了。

    “回去接我妈来,她给我带孩子没事的。她在身边,我也能放心?!?br />
    “你非要折腾她干嘛,她年龄那么大了?!?br />
    何芳反问,“你不乐意我娘来?”

    李和急忙摆手说,“当然不是了,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br />
    何芳噗呲一笑道,“行了,就这么定了。等开春那边雪化完了咱们就回去?!?br />
    “好吧?!崩詈椭荒芪弈蔚牡阃?,何芳既然做出了决定,一般情况下,改变的难度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