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存在什么穷人思维和富人思维,还是成功学的心灵鸡汤给惯出来的。

    说富人就应该怎么样,或者说穷人就应该怎么样,有的框人的味道。

    为什么穷或者为什么富,总归是有原因的。每个人的机遇不一样,或者每个人的家庭环境,教育程度都是导致贫富差距的原因。

    是贫穷导致了思维不对,还是思维不对导致了贫穷,这里面的因果顺序,李和是捋不清的。

    比如他晓得一个经济学道理,明白“花钱来节省时间”要比“花时间来省钱”,在经济上要合理得多,但是他收入上涨以后,还是改变不了那种抠抠搜搜的样子。

    现在在何芳身上也是一样,不会因为有钱了就能轻易改变以往的思维。特别是王玉兰这样的人,现在也是富人一族,思维总共是改不了,一辈子也不用指望有那种所谓的富人思维。

    但是他李老二从穷人过渡到小康,对这里面的心理是最有清晰的认识的。

    如果让他解释一些原因,他脑子里会冒出‘信息不对称’这个词,正是信息不对称导致了穷人越穷,富人越富。他曾经懵懂无知时,像他父母一样,站在低处,总是对高处的认知有盲区。

    是什么改变了他呢?

    是读书,通过读书缩减与人的认知差距和信息鸿沟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无论如何都支持一个观点,知识改变命运。

    除了教育,哪里还有其他简单的救贫方式。

    什么勤奋努力的汗水最好还是用在读书上,俗气一点说,读书是成为富人的最佳捷径。当然随着互联网时代来临之后,每个人都靠碎片化的知识,自以为广博,大家以为都弥补了信息鸿沟,窃不知,知识也是讲究深度的。

    东西买好后,李和不用问都知道何芳是不愿意再逛了,凡是涉及到花钱的事情,她是一百个不乐意的,她买的东西基本都是给孩子的,她自己基本没买,这跟钱多钱少是没有关系的。

    他带着三个女人走在大街上,引起了不少的回头率,不是因为他,他这样的霸道总裁傻子脸,外人不知道他底细,也就是个路人甲。引起路人频频侧目的无非是三个漂亮的女人了!

    何芳是紧身的牛仔裤,把两条腿绷得纤细耐看,身材在显得玲珑有致。

    老四用手撸了撸被风吹起的长发,嘴上挂着一个淡淡的微笑,让人心生亲切。

    就连老五都长开了,脸上带着无论何时何地都那么开心的笑容,在前前后后的地方跑来跑去。

    农历腊月廿四日是过小年,是祭祀灶君的节日。

    不过在一些北方的地方过小年是在廿三日,她跟李和两个人在哪一天过小年争执了许久,最终还是以她取得胜利而告终。

    “二十三,糖瓜粘,灶君老爷要上天?!?br />
    所谓糖瓜,是用黄米和麦芽熬成的糖。

    可是哪里弄糖瓜呢?

    超市和糖果店里的糖瓜让她总感觉哪里不对,口味太甜了,里面肯定是蔗糖和白矾。

    正宗的糖瓜吃起来口味稍酸,脆甜香酥,别有风味。中间绝没有蜂窝,在做的时候,过浆就需4个小时,此外还需揉糖等,完全做下来,至少需一天。

    她就和老四沿街串巷,两个人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店面找到了糖瓜,当然是满心欢喜。

    她对这些规矩是最讲究的,一点都不比那些老派的人落后,这些或有形或无形的规矩,充斥着日常生活和大事小情的各个方面。

    李和对何芳的这些讲究真的是无奈,说不定在什么场合、什么时候,它们便会冒出来,约束着他的言行。

    何芳说,规矩有时候也是一个人的教养,没教养才讨人嫌呢。

    李和竟然无言以对。

    何芳让家里的阿姨回家了,人心都是肉长的,谁不希望春节回家和亲人团聚,她不能为了自己家里而耽误了人家过年。她一度想把阿姨给辞了,她已经早就过了月子,一个人有手有脚,哪里要人伺候,怎么样都有负罪感。

    不过这话刚跟阿姨开口,阿姨大惊,眼泪都要出来了,问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这样何芳更有愧疚了,再也不提辞阿姨的事情,她的心里总归是软着的。

    再说这阿姨照顾孩子,真的贴心贴肺了,很是得体,她也是舍不得的。

    她想着多抠李老二两瓶酒钱,就够阿姨的工资了。

    李和看着阿姨临走时紧锁的眉头,大概知道阿姨是不乐意的,人家愿意在春节多挣钱呢。春节只要有访客,她开门迎客都有红包拿呢。

    他朝阿姨喊,“姜姐,年后来早点啊?!?br />
    “好。好。那我初三过来”姜姐回头高兴地说,不过又急忙改口道,“不,不,我初一就来。万一家里来客,妹子一个人忙不来的?!?br />
    在家政的雇佣关系上,年轻阿姨一般喊年龄大的叔叔、阿姨,遇到小的直接称呼姓氏,打个招呼而已。阿姨在别人介绍雇主的时候一般会告知怎么称呼。

    她是于德华介绍过来的,自然一来就喊上了李先生、李太太。

    李和是无所谓的,何芳是反对的,喊大妹子就成。

    阿姨从开始的扭扭捏捏到现在终于喊顺口了,她这么多年也做了很多主家,这家给予的唯一不同是尊重。这家人对她很和气,一不摆谱,二不骂人,她就喜欢这样的主家,只要人家给她尊重,她干活做事就是格外的有劲头。

    何芳趁着孩子睡觉的功夫开始大扫除,老四自然也不闲着,她拾掇老五给她扶凳子,她站在凳子上拿着鸡毛掸子清扫屋顶夹角的灰层。

    屋顶清理干净以后,她又擦玻璃、洗床单、拖地板……

    还强行拉着老五帮着清晰油烟机和微波炉这些厨房里最脏的东西。

    老五自然是满心的不乐意,可是还是抵不住老四的拾掇。

    她也说不好为什么现在不跟老四吵架了,大概觉得老四说的对吧,姐妹俩天天白吃白喝真的成猪了呢。她叹口气,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一只猪,她拿着抹布对着窗户的玻璃使足了劲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