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辉道,“那不能吧,别出什么事,你也知道,我们这个事情,他不是太合规矩?!?br />
    两个人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让人给看见了,哪里还敢去银行存钱,一不小心沾个投机倒把或者偷税漏税都不是好玩的。

    李和道,“明天跟我走,我给你们介绍一家银行,没问题的。再说现在都有电汇了,你们真不存银行的话,就到邮局走电汇就是了,带着现金很不方面的?!?br />
    通商银行等于是自己家开的,他办这点事肯定没有问题了,所以敢跟两个人打包票。

    刘老四道,“那中,俺们听你的?!?br />
    他对李和有股莫名的信任。

    吃好饭,把最后一杯酒喝完,他就要掏钱付账,李和给拦了,说,“已经付过了。房间已经给你们开好了,你们在这里住一晚,明天我带你们去银行?!?br />
    被人信任是一种幸福,也是做人的资本。

    “那明天我俩请你?!绷趵纤挠值?,“住的话,我们找个便宜的地方吧。这里估计不便宜?!?br />
    李和道,“你们带这么多的钱,小旅馆能有这种地方安全吗?就住这里吧,这里安全着呢,楼底下有安保,你们睡觉也安心,是不是?”

    两个人互望一眼,算是认可了李和的话,还是安全第一为好。

    他俩住了一个房间,李辉要拉着李和打麻将,李和也没拒绝,还把陈大地给拉了过来。

    随意介绍了一下,都是乡下过来的,相互间说话也不客套了,反而少了些缛节。陈大地打起麻将对他俩也不客气,该吃就吃,该胡就胡。

    这场麻将打到十二点,以李和输1000块钱为结局。

    刘老四俩人要把这钱还给李和,说,“哎呀,这太多了?!?br />
    李和道,“拉倒吧。瞧不起我是吧?”

    “那哪能?!绷趵纤牡?,“本来弄着玩的,谁能想到这么大?!?br />
    “歇着吧。愿赌服输。明早我来喊你们起床,我就睡在你们隔壁屋里?!崩詈驼泻艉昧饺撕?,就回自己屋子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他的屋门就被拍的砰砰响。

    他不开门都知道是谁,只得揉了眼,无奈的起来开门。

    “我说,你俩这么早干么?!?br />
    李辉道,“早点办好事情,我们就早点买票回去?!?br />
    “进来吧?!崩詈桶蚜礁鋈擞轿堇?,让他们坐到床上等着,他自顾自的去刷牙洗脸。

    下楼的时候,见两个人还把装钱的包拎在手里,道,“先放到房间里,走的时候再拿。咱先去吃个早饭,去早了的话,银行不开门,也是无用?!?br />
    两个人本来还在犹豫。

    李和继续道,“要是被偷了的话,我负全责,行吧。赶紧放屋里?!?br />
    两个人这才放回了屋里,锁门的时候,还拉着门把试推拉了几次,门一动不动,两人才放心了。

    酒店的餐厅从稀饭到豆浆都有,几个人很一致的都选了稀饭,然后每个人死磕了好几个大肉包子。

    吃好饭以后,到了饭店门口,刘老四要到路边拦出租车。李和把他拉了回来,指了指停在门口的黑色平治,说,“坐那个?!?br />
    刘老四瞧着了站在车边扶着车门的吴淑屏,问,“那是谁?”

    李和把他朝前推了下,说,“走吧,我朋友的车?!?br />
    他目前名下好像只有一张面包车,所有的高档车要么在公司名下,要么就在于德华和沈道如的名下。

    吴淑屏招呼道,“李先生,去通商银行?”

    “是?!崩詈透侠纤牧礁鋈死撕蟪得?,把他俩赶了进去,然后问,“你坐副驾吧。我来开车?!?br />
    “好?!?br />
    吴淑屏上前跟司机耳语了几句,司机朝李和躬了下身子,转身就走了。

    李和开车,刘老四坐在后座,碍于有吴淑屏在,好多话想问又不好意思问。

    营业性质的银行一般具有四个部分:营业厅、金库、储蓄所及行政办公,通商银行自然一个不少,因为跟一般银行一样,网点装修都要通过当地的公安及消防部门验收出具合格证明才可以营业。

    相对于国内许多银行的阴冷的水泥地面,通商银行的装修就是显得大气上档次了。地面是瓷砖,墙壁是洁白的乳胶,而不是那种常用的石灰和立德粉。

    同时更加重视灯光设计和色彩运用,细节精细,高雅大方。

    就连窗口都是采用的国内目前很少用的铝合金框架和钢化玻璃,玻璃之间安装了百叶窗,使得整个室内装饰效果特别现代、简洁明快和不同凡响。

    银行大厅里人头攒头,有来存款的,有来贷款的,但是存款的很少,更多的是来贷款的。虽然通商银行已经有了人民币业务的牌照,但是作为一家外资银行,想取得储户的信任简直是千难万难。

    另外,就是国内银行想揽储也不容易,此时许多人们都有老观念,觉得钱是宝贝,要放在自己身边才安全,一般是自己找地方藏起来,很少人会拿去存银行。

    也有不少人存银行的,一些万元户把一两万存到银行以为一辈子都够养老了。

    当然还有一部人是来瞧热闹的,许多柜员和员工都是从香港带过来的,白净脆生,出场自带滤镜,惹人怜爱,不多看两眼多可惜。穿的也有特色,黑色西服马甲,黑色西裤,白色衬衫,白红相间的工牌和领巾,更惹人遐想。

    如果有人懂日语的话,脑子里大概会冒出制服诱惑这个词的。

    吴淑屏是这里的???,径直带着李和等人上了两楼的贵宾室。

    黄炳新晓得李和对内地市场的重视,这次是亲自驻扎在浦江,这里的业绩不上去,誓不归港。

    他安排人带着刘老四和李辉去了柜台办业务,然后才对李和道,“李先生,你感觉这里怎么样?”

    “凑合吧?!崩詈鸵裁欢啻蟮母芯?,顶多找到了一点后世银行的影子,说,“员工赶紧培养起来,香港过来的员工普通话都不熟悉,怎么开展业务?!?br />
    黄炳新点点头说,“是的,正在培训,都是本地的员工,很多人都抢着来呢。不过我们的要求都很高,要求不但会浦江话和普通话,还要求英语?!?br />
    “你看着办吧?;褂心歉鑫⒒τ靡欢ㄒ舾市问??!?br />
    “是的,李先生,我们目前的系统构架全部是跟IBM合作的?!?br />
    刘老四和李辉办好业务,又上楼来了,刘老四手里拿着一张卡片,左看右看,怎么也想不明白,问李和,“这钱真的算存上了?怎么不是存折呢?要是存折,上面显示多少钱就清楚了?!?br />
    黄炳新在一旁笑着解释道,“刘先生,你放心吧。你只要拿着这张卡,就可以随时到我们这里取钱。我们目前是国内第一家使用储蓄卡的银行?!?br />
    内地第一家发行银行卡的应该是中国银行,但是仅限于信用卡,早在1985年就发了第一张信用卡,叫中银卡,工行随后又推出了红棉卡和牡丹卡,不过都还是信用卡。

    到这之后,各家银行都有自己的信用卡,但是因为各家银行没有联网,银联呢也还没有影子,2000年以后才出来的,所以呢,没有银联的情况下,只能是一家银行一台pos机,许多超商柜台上摆上七八个pos机一点不稀奇。

    而通商银行通过和visa与mastercard的合作,发行了中国内地的第一张储蓄磁卡,为此还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李和又是为此不平了一把,这帮人上头条怎么都这么容易!

    他李老二的名字还没有出现过在报纸上!

    不过他真的曾经野心勃勃的想搞个银联出来,不过一想到几十万亿的清算规模,吓也把他吓死了,他还是不做死的好了,安生赚自己小钱吧。

    《希望大家支持正版,大家支持正版,老帽愿意多写一点?!沸恍?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