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问,“是西康路的那个?”

    李辉点点头说,“是的,是的,101号。哎呀,我们做的太晚了,我听说以前在那个虬江路有那个市场,六折、七折就能收了,现在吧我们都是面值八折九折收的?!?br />
    刘老四说,“知足吧。就这已经不错了?!?br />
    李和看着两个人并不是太鼓的包,就问,“你们这也没收多少???”

    刘老四说,“咱们是要带现金回去的,你想想,一万元10元钞票就有一斤多,咱们带多了,火车安检肯定查的啊,人家当做小偷怼起来就麻烦了?!?br />
    “这倒是真的?!闭飧隼詈褪怯星咨砭?,有一年他不就是带着平松和罗培拎着两百万现金南下深圳嘛,一个人手里拎着两个包,一个包就有40斤重。他想了想继续道,“你们现在不着急吧?先到我那里去,咱们晚上喝一顿?!?br />
    刘老四为难的说,“营业部快下班了,咱们还是早点去好。要不我这边弄好去找你?”

    “那也行?!绷礁鋈俗偶钡纳裆?,李和看在眼里,也不做为难,笑着道,“就在淮海路上,你们回来打个出租车都知道四海酒店?!?br />
    “中,中?!绷礁鋈肆嘧虐掖依肴?。

    李和看着两个人的背影直到消失在小巷转弯的尽头,感叹命运和造化这东西果真很神奇。原本相同的起点,却完全不同的生命轨迹。两辈子生命轨迹各有不同,但他们依然是积极向上的人,或微小,或遥不可及,总有自己的目标。

    现在他们的人生就特别带劲,什么事儿都握在自己手心里。

    他回到宾馆以后,安排陈大地晚上做几个锅子。

    陈大地说,“会不会太?”

    他其实想说的是会不会太寒碜,在这里已经显得不够档次了。

    “找个小房间,弄个桌子就行,牛肉锅子,羊肉锅子,再弄盆菠菜、白菜和粉条,排场的很。对了,酒拿迎驾?!备愕奶?,反而会让刘老四两个人不自在。

    陈大地摇摇头说,“迎驾?这个真没有?!?br />
    李和笑着说,“这个可以有?!?br />
    陈大地耸耸肩,只得安排服务员出去买酒。

    过了好一阵,终于都准备好了,一个小桌子放了三个锅,中间那锅是加辣的,凭自个儿凑在旁边的一锅,开始下料。

    李和怕这两个人找不过来,还特意到饭店等着了。不一而会儿,两个人才紧紧地抱着包从出租车上下来,生怕有人抢似得。

    刘老四见着李和才松了一口气,笑问,“没等吧?!?br />
    “没,进来吧?!崩詈痛帕礁鋈私朔沟?。

    两个人现在出入的地方多了,也不怯场了,大模大样的进了饭店,不过还是被饭店的豪华装修震惊了一把。

    进了包厢,热腾腾的汤底,火辣辣的红油,让人食指大动,欲罢不能。

    一开始,大家啥也没聊,都是可劲的吃,可劲的喝,光刘老四一个人就已经消灭掉了五盘羊肉,两盘牛肉丸子,此刻依然在大吃特吃,而李辉也不甘落后,一对吃货就在这里开始比赛吃东西起来。

    直看得店里的服务员瞠目结舌,这两人实在是太强大了,好在这里不是自助餐,不然他们店里弄不好得破产。

    李和笑着说,“你们这弄得好像八百年没吃饭似得?!?br />
    李辉边吃边道,“可不是嘛,从昨晚上火车开始,只在火车上吃了个盒饭,剩下毛也没吃,没时间啊。你说这都一天时间没吃饭了,能不饿吗?!?br />
    刘老四咕噜咕噜喝了一杯茶后,打了一个响嗝,才说,“这还不算啊,一路都是提心吊胆啊,连个囫囵觉都不敢睡,生怕让人给抢了?!?br />
    李和道,“你们这也搞的太紧张了吧。慢慢来吧?!?br />
    刘老四道,“慢不得啊,你是不知道这里面利有多厚啊,差价大啊,睡觉都是浪费了,哪里还能慢。啥地方穷,啥地方就更便宜。我俩准备全国跑跑,越远越好?!?br />
    李辉问李和道,“你要不跟我们一起做吧,我们包你稳赚不赔。关键你兄弟胆子小了,要不也能跟我们出来。你要是不懂这里门道,我跟你说说,这国库券以前是公家单位搞摊派的,鬼才乐意要啊,不过不要也没辙,就当认命了,打八折80块抛售给银行,按政策,银行还必须得收。有的小银行,收这玩意,收的头疼。我俩去各地银行去收,人家银行乐得都找不到北了,就差把咱当祖宗供着了,你信不信?”

    李和点点头,笑着说,“我信,当然信?!?br />
    李辉得意的继续道,“咱到银行收,银行给咱九折,大概也就90块。嘿,咱一倒手,运来浦江就有几十块差价。随便一趟就是几万块,你干不干?”

    李和笑着说,“你们搞错套路了,你们不应该送给证券公司?!?br />
    “啥?”刘老四和李辉同时一怔。

    李和道,“你们应该送到银行的。银行的价格肯定比证券公司高。按照文件政策来说,国库券不得低于面值买卖,浦江执行政策最好,从来没有低于面值。所以你们才能这样异地倒卖。明白没有?”

    李辉问,“真的?”

    “当然是真的?!崩詈透馐土艘槐槔锩娴牡览?。证券公司本身也是二道贩子,证券公司诸如万国、申银、海通等等,大多是因为倒卖国库券而攫取了市场的第一桶金。

    他估计这两个人只是有样学样,并没有理清这倒卖国库券的门路。

    李辉一拳头砸在桌子上,大声的道,“我说呢?!?br />
    “乖乖,读过书就是脑子灵,俺俩就没琢磨过来,咱俩摸索了这大半年了,还没你清楚,真是白活了啊?!绷趵纤木俦詈驮俸?,“果然读书是什么都懂的?!?br />
    李和跟他碰了一杯,笑着说,“报纸上都有的?!?br />
    刘老四说,“以后我也看报纸?!?br />
    李辉懊恼的说,“早知道这样,我们下午就该先跟你商量下的?!?br />
    李和说,“下次也一样?!?br />
    刘老四问,“那你跟我们一起做吧?!?br />
    “算了吧。我没那个时间。你们把我家老三和大壮带出来就行?!崩詈拖胍裁幌刖途芫?,他是一条大鲨鱼,进到小渠沟,结果不用想都知道什么样。他渴死不说,别人也会旱死。

    刘老四说,“他俩不乐意呢,以前就说过?!?br />
    李和道,“就说我说的,他们会干的?!?br />
    刘老四说,“好?!?br />
    “哦,对了?!崩詈图绦?,“以后你们多拎国库券过来,带不回去的现金,你们就可以直接存在这里的本地银行?!?br />
    (希望大家支持正版,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