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看。能有什么意见?!惫铀嫔淼奈募锾统隽艘桓鑫募?。

    李和看了看那带着水渍的黄色皮封,再看看三个人的神色,一时陷入两难。

    齐功勋却是善解人意的揭开了文件夹上面的线圈,掏出里面的文件,再次推到了李和的面前,笑着说,“你以前不是提过一个激光引信的方案嘛,这是我们最新一期要发表的一个论文,你看看,能有什么意见,你可以说说,我们都听着呢?!?br />
    李和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没看论文,只是问,“激光这一块,吴教授是专家,何必来问我?”

    刘保用道,“在对国际科技趋势判断这一块,吴教授都是佩服你的。你期刊读的是最多的,要不你这‘参考文献’的名头不是白叫嘛?!?br />
    李和知道推脱不过了,只得看了一遍,斟酌了一下,然后问,“六十年代纽曼提出的用半导体做为固体激光器的泵浦源,大家都不陌生吧?”

    三个人一起点点头,刘保用笑说,“那是当然,可是半导体的材料不好找啊?!?br />
    “我记得我刚上大学那会,就大概十年前吧,美国人提出了所谓的面发射激光器,并且给做了出来。日苯人好像尝试把这种半导体激光器运用在了光盘中。后来呢,Mocvd的技术的使用及应变量子阱激光器也出现了,这使得ld的列阵技术也逐渐成熟。所以我认为二极管泵浦源的激光器的出现也就是早晚问题了?!?br />
    “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设计的这个激光器不行?”郭东的脸色有点黑。

    “是的?!崩詈偷愕阃芳绦?,“我建议采用二极管泵浦源固体激光器、然后再配合高灵敏探测组件,这样才能设计出抗干扰能力强、测距精度高的激光引信?!?br />
    激光引信在弹道导弹上的作用是控制弹头战斗部的爆炸高度,这个马虎不得,李和说的很是认真。

    刘保用说,“这种激光器在美国属于限制出口的吧?”

    李和笑着说,“苏联人有啊?!?br />
    “你啊你,哎?!绷醣S谜耪抛?,又叹口气,之后就笑了,“你真是太...”

    他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李和。

    李和问,“我说出了你心中所想?”

    “这就是我来的第二个目的了。我们的单位是研究单位,你大致而已能猜出了,我们也不瞒着你了,今年开始苏联内部都很乱,我们着手去看了看,倒是真有不少好东西,你觉得我们从哪里下手容易?”

    李和听了这话,皱皱眉头,不解这话的意思,他一没情报,二没在苏联的人脉,这种事情怎么可能问的上他?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保用笑着说,“我们只是想听听你的建议。而且这么长久的处下来,我们发现你的意见还是非常实用的?!?br />
    当然实用了,武器出口大把大把的挣美金,别提多爽了??墒橇钏遣凰闹挥幸谎?,李和做生意挣的美金,好像比他们多!

    这个事实差点让他们有点沮丧!

    再想想曾经给过李和的劳务费,现在终究是不再提了,想想还是有点脸红,几千美金怎么好意思拿出手的!

    他们没想到李和藏得会这么深!

    李和叹口气,终是无奈的说,“当然是乌克兰了。为了防范北约,乌克兰好东西可真是多,是世界上除美国以外第二个掌握超大型航空器制造的国家,飞机机体、飞机发动机、机载设备,比如那个安225?;褂衪64坦克,T84坦克,而且黑海舰队就在乌克兰?!?br />
    乌克兰的工业,特别是军事工业,不能用'强大'来形容,而是要用‘特别强大’!

    乌克兰拥有世界一流的航空水平。苏联有三分之一的航天工业都布置在乌克兰,运载火箭,洲际弹道导弹,基本都有。

    那里还有航母呢。

    航母就是乌克兰组装的,就是解体后的俄罗斯都不一定拥有这个组装能力。

    他不知道刘保用等人流口水没有,反正他是流口水了,不过他流口水没用,因为他消化不了,他是实在没有能力消化。大凡涉及到大国之争的重器工程,都是需要三十几万家配套厂商来协调,说是用举国之力一点都不夸张。

    “谢谢。有时间回京的话,大家一起吃个饭?!绷醣S酶詈臀胀晔?,人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和身子不舒服,最近工地也没去了,没事就到处闲逛,却在大街上看到两个个熟悉的身影。

    他贴身跟着跟在了后面,待其中一个人回头他算瞧清了。

    “老四,你干嘛呢!

    手里提着包的一个人回头见是李和,高兴坏了,高喊,“二和。你怎么也在这呢?”

    另外一个人也听着了李和的声音,跟着刘老四一样道,“二和?!?br />
    李和问,“你们两个在这干嘛呢?”

    一个是李辉,一个是刘老四。他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两个人。两个人一人拎着一个包,步履匆匆,明显是来办事情的。

    两个人把李和拉到一边,刘老四瞧瞧周围,拍拍手里的包说,“我们跟你说了,你可别跟人说了。倒腾国库券呢?!?br />
    “什么?倒腾国库券?”李和不自觉的大了嗓门。

    刘老四慌忙说,“小点声,小点声?!?br />
    李和笑着说,“又不偷又不抢,你们紧张什么,没事的,有我在这呢?!?br />
    李辉道,“听说倒卖是犯法的,我们就小心着点?!?br />
    “你们怎么想起来弄这个了?”李和看看刘老四问,“你不收破烂了?”

    刘老四摇摇头说,“暂时不收,哪里有这个券来钱快!一趟来回赚几万块呢。我就去年看见一个浦江人到咱省城疯了一样的到处收购国库券,俺当时在那不是也有个废品收购站嘛,还纳闷呢,这玩意有什么用呢。就留了个心眼,后面还特意跟着来了这里一趟,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生意才是抢钱呢?!?br />
    他对李和没有丝毫的隐瞒。

    李辉低声道,“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做?李隆跟大壮胆子小,要不我们也能带他来?!?br />
    “赚着钱了?”李和只知道是去年开放的国库券交易,也听说过杨百万的故事,可是没有想到眼前出现了刘百万和李百万。

    李辉嘿嘿道,“怎么不赚钱呢,咱雇了人到各地的银行和单位收国库券,100的面值只要98块钱就能收回来,110块左右卖出去,转手就是大钱,一点事不费?!?br />
    李和问,“那你们现在去哪里?”

    刘老四道,“去静安的证券营业部。转手就能拿到钱?!?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