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台下掌声先是礼仪性的,慢慢地越来越热烈,居然经久不息。

    黄炳新赢得了满堂的喝彩!

    “还在为突然的缺钱到处借钱借不到而苦恼吗?你还在为借钱借不到的时候而感到尴尬么?认识我你绝对不会后悔,再也不需要为资金周转难添烦恼了!资金不足找通商,雪中送炭信誉好?!?br />
    黄炳新再接再励,说的深情而又饱满。沉重与幽默,悲剧与荒诞,现实与幻想为一炉,令会场上的人耳目一新。

    他使劲敲着桌子,一句一顿地,非常有节奏地,声嘶力竭地说,“只要7个点的利息!你去到全世界任何一家银行!都不会有这个利息!对,你们没有听错!年息只要百分之七!”

    顶楼上展开了一个红色的条幅:借钱不丢人!借不到钱才丢人!

    李和却突然被闪了腰!他真的想上场去掐死这两个逗逼!

    难怪说要加强精神文明建设,这帮人的审美水平也太差了,这种话也能鼓掌!

    他突然想到了那种电视购物广告。

    你还等什么你还犹豫什么,赶快拿起电话订购吧!

    只要九九八,破盘价九九八,你去到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的伯芬专卖店都不会有低于一万元的产品,破盘价九九八!

    表面有金哦!有没有,有没有!

    真钻,真金,而我们今天只要!!

    “回去吧?!崩詈驮谡饫锎舨幌氯チ?,要不然他真怕憋不住会把这两人从台下踢下去。

    外面的雨小风大,萧萧落叶漫天的飘。

    坐在车里,路过5层的通商银行大楼的时候,那挂在顶楼的巨幅广告牌却是让他满意了,‘您发展,我尽力!’这个广告词还是不错的。

    他喉咙不适,痰响一进一出,一声不倒一声的,刚抽出来的一支烟,又让他给憋着气塞了进去,不抽烟也不会死,还是不抽的好。

    吴淑屏关心地问,“李先生,你感冒了?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

    李和摆摆手说,“没事。这个季节干燥,都这鬼样子?!?br />
    回到宾馆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何芳打电话,有点想媳妇和儿子了。

    “媳妇,想我没有?”

    “想的美?!焙畏嘉?,“你说我是不是生完孩子以后就又胖了?”

    “嗯?!?br />
    “好像是不是脸上肉也多了?”

    “嗯?!?br />
    何芳质问,“你光嗯什么啊,你说话啊?!?br />
    “你眼光真好!这都能自己看的出来!”

    “回来再收拾你!”何芳没求得安慰,气呼呼的挂了电话。

    李和调戏成功,高兴地哈哈大笑。

    躺床上本来随手拿了几本文学期刊,结果没有一本看的下去,一会引用康德,一会赞美尼采,他看不懂,索性就扔了。

    他只是可惜这些人这么有才,不去搞哲学可惜了。

    下楼吃晚饭的时候,瞧见陈大地跟一个女孩子在门口聊天,那女孩子的头发是现在流行的波浪,不长不短,鼻子上翘,很可爱,穿着漆皮鞋,系着酒店的白色领导,样子很文静,两个人聊天的时候没,眼到,神到。李和了然。

    一边吃饭一边问,“你对象?”

    陈大地不要意思的挠挠头,说,“还没谱呢?!?br />
    李和笑着说,“我又不是老花眼。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抓紧吧,要办事的时候,也通知我一声?!?br />
    “明年要三十二了呀?!背麓蟮匾幌伦痈刑酒鹄?,说,“这年龄是有家不敢回啊?!?br />
    “那就抓紧?!崩詈蜕钣型?,这年龄回乡,爹妈肯定要催婚的。

    站在门口,透过外面的雨幕,隐隐也看见了对面科学会堂庆祝元旦的条幅。他这才想起来,已经是元旦了,1990年的元旦,离春节不到一个月了。

    摆在眼前的问题又来了,是回乡过年,还是回香港?

    一个人成家之后,是保大家还是保小家,总归有这样的两难,一边是老娘,一边是媳妇。

    不过想想今年大概老四和老五也是没法回去过年的,索性都一起在香港罢了,他最终还是决定回香港。

    至于京城,他是暂时没有时间去了。他现在就等着日苯的战果出来,去一趟苏联,然后就是买,买,买。

    他正想的出身呢,一辆普桑停在了饭店的门口,从里面出来的几个人把李和吓了一跳。

    他慌忙背过身去,是打招呼还是不打招呼呢?

    他真的不想打招呼。

    犹豫着呢,后背被人给拍了一下,他惊了一跳,看到了那三张他不想看到的脸。

    “李教授,你可让我们好找啊?!惫媚怯辛Φ拇笫钟种刂氐呐牧讼吕詈偷募绨?。

    “你们几位这是来办事?”李和是对着刘保用说的。

    郭东说,“我们就是来找你的?!?br />
    “找我的?”李和惊归惊不过还是把几个人迎进了大厅的沙发上,然后亲自接过服务员送过来的茶,捧给了三个人,“喝点茶,暖暖身子,外面比较冷?!?br />
    刘保用坐下,对着酒店四周打量了一遍,在茶水上的浮叶吹了几口,才说,“你这个酒店不错,比在京城里的大,那寿山老头的饭店可没这么高这么大?!?br />
    “过奖了?!崩詈驼獯蚊挥卸啻蟮母芯趿?,反正老底已经让人家扒拉干净了,这话也就是明着告诉他,我什么都知道了,也别藏着掖着了。

    再说,他也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不过让他担忧的是这三个人已经不避讳在他面前暴露身份了。

    郭东说,“我怎么称呼好?李董事长?李教授?”

    李和没好气的说,“随便吧?!?br />
    他现在没必要再装良民了,装了人家也不信了。按照黄健翔的话来说,伟大的中国首富李老二!他继承了中国土豪的光荣传统!陶朱公、宋子文、虞洽卿此刻灵魂附体!他一个人代表了中国商人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在战斗了,他不是一个人!

    “还是喊你李教授吧?!绷醣S玫萘艘桓谈?,见他摆手,笑问,“嫌弃差了?”

    李和摇头笑说,“喉咙不舒服,不能再抽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