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几乎每天都要去一次工地,有时间都是跟朱国豪等人开项目推进会议。

    浦东项目设计方案待优化,设计编制进展缓慢等问题成为制约项目推进的主要问题。

    年后最后一场推进会议,市委的相关领导和职能部门也出席了,就规划设计、资料完善、征地补偿等相关工作进行了协调讨论。

    同时算是对于李和有了认可。

    李和笑了。

    他终于见光了,不用那么憋屈了。

    可是市委的相关领导的宴会,他自己并没有去,还是让于德华去了,门面必须由于德华来装。对许多人来说,引进外资是政绩,陡然变成私营企业,都会很尴尬,李和不出席,各方也就默认了。

    消息传到京城,第一个打来电话的,居然是王慧。她的电话打进了项目工程部,李和突然接到电话,还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她大骂,“龟儿子,你真会装犊子??!我都敢骗!”

    李和苦笑,“抱歉了?!?br />
    王慧转而说,“你真的很不错?!?br />
    李和好奇的问,“谢谢。你怎么知道?”

    “要你管呢?!蓖趸叟距伊说缁?。

    刘波第二个打了电话,也是大骂,“你害死了老子!为了你们那个破试验报告!老子天天要加班!”

    李和大笑,“活该!”

    第二天,他安排平松回京成立了空壳子的中国地大集团,实缴注册资金一个亿。

    因为手里没人,不就是空壳子嘛。只要有背景的各种系统的集团此时应该层出不穷了,他倒是不算突兀了。再说有王慧担保说可行,他还有啥担心的。

    其实早注册,晚点注册都是一个样,只是早点注册的话,以后吹牛有点底气,比如中国地大集团成立于1989,可以大声的说句自己是老资格。

    他跟平松说,“回去找你王姐就行了,事情办好了就不用来了,刚好回家过年?!?br />
    平松有点担心的说,“可是这里有点乱,我就是怕你一个人吃亏?!?br />
    陈大地没好气的对平松说,“你当我吃素的不成。赶紧滚蛋吧?!?br />
    于德华最近也在到处忙着注册公司,不过都是离岸公司,因为到处打价格战,他旗下原本的五六个皮包离岸公司都被一些国家列入了反倾销的黑名单。

    他打价格战似乎有瘾,不打价格战似乎显不出来他能耐。起码目前从香港到东亚和东南亚的许多纺织企业让他挤破产了不少!

    身为中国服装纺织联合会的会长,年底的会议,他是必须去的。

    此时联合会已经拥有大大小小的会员单位近200家,有的是代工企业,有的不是代工企业,但是基本上已经形成了价格的出口同盟。

    许多企业入会还算积极,除了能拿到出口订单,加入协会还有一件好处,只要是会员单位基本都可以享受通商银行的低息贷款!

    价格战一起打,钱一起赚。

    攻城略地,抢占市场份额对许多企业来说是很爽的一件事,大家都直奔一个目标,出口创汇!

    会议的场地原本安排在在浦江的华亭宾馆,这是徐汇的第一家五星级酒店,也是此时徐汇唯一的一家五星级??墒呛罄床位岬娜耸?,出乎了于德华的预料。

    按说参会的企业单位顶多也就200家,可是参会的人数却有近2000人,会议的签到名单上有1800多家单位!

    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最后会议的场地只能安排在了徐汇的体育馆,就在华亭宾馆的对面,可容纳18000人。

    体育馆的中间搭建了一个高高的舞台,充作主席台。

    在会上于德华可谓是意气风发。

    他先试了下话筒,喂,喂,喂,声音在会场上回荡,他很是满意。

    “同志们下午好!”

    没人回应。

    “同志们辛苦了!”

    这次得来的是哄堂大笑。

    不过依然不影响于德华会场上开始侃侃而谈:

    “目前在高端产品上,日苯和韩国已经形成了垄断!对,这是垄断!知道什么叫垄断吗?就是这个市场人家说了算!比如冷堆印花技术,咱们就没。咱们做不了这种产品,价格就是人家说了算。咱们的其它产品,价格再低,客户也不会要我们的。人家已经用起来了数码印花机和数码印花墨水,我们还在用传统的染料!所以在高端领域肯定干不动他们!”

    有人笑着回应,“于会长,一台高端印花机60多万美金??!咱们可是玩不起??!”

    于德华不屑的道,“人家高端印染每平米的利润,大家知道是多少吗?”

    他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一美金吧?!敝沼谟腥嘶倚纳テ乃盗顺隼?,似乎不敢承认这个事实的差距。

    于德华笑着说,“对的。人家是一美金??!有的甚至是二美金??!可是我们每平米的利润是多少呢?最高峰也没超过两块钱!现在也只有三毛钱、四毛钱!知道这是多大的差距嘛?我就问,你们服不服?”

    “不服!”这次会场上的人回答的异口同声!

    于德华大声的喊道,“不服咱跟他怼??!谁怕谁??!同志们!干还是不干!”

    在这里呆的时间长了,他开始慢慢契合大家说话的风格。

    “干!”大家被于德华调动起来了情绪。

    可是高昂的激情之后,大家才认清现实!

    没钱!

    还是没钱!

    “于总,你在开玩笑呢!”

    “老于,光喊口号没用?!?br />
    “于会长,从哪里来钱??!”

    会场中各种质疑声。

    此时于德华得意的朝场边一扬手,请出了一个人!

    “同志们!急需用钱请找我们!”

    黄炳新拿着话筒适时的出现在了舞台中间!

    舞台中央也出现了两个红色条幅,一个写:急用钱,找通商!

    另一个条幅:借钱不求人!

    噗!

    一直站在出口抱着茶杯的李和,把送进口的茶水给吐了出来。

    这两个王八蛋也太恶搞了!

    他的目标是想把通商银行营造成高大上的国际银行的形象,结果活生生的被这两个王八蛋塑造成了放高利贷的土鳖!

    “李先生,你没事吧?!蔽馐缙粮辖裟贸鲋浇砀詈筒潦昧炜诘乃?。

    李和悲愤的说,“我可能要得心脏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