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朱国豪大为震惊,他不是没有见过年轻的教授,三十不到的教授真的是一抓一大把,许多在重要岗位上担任领导职位,或者在重大工程身上担任总工,甚至在许多工程中从总工到普通工程师都是同班同学也不是稀奇。

    他只是惊讶于李和大资本家的身份居然还隐藏着教授的身份,这就很令人惊讶了!

    虽然这两年教授学者嚷着下海的很多,可是真正的像李和这样的随便投资几亿美金的真的是没有见过!

    不要说他和旁边的一拨人都震惊,就连一直跟李和接触的吴淑屏都是满满的惊讶!

    她也从来没有想过李和还要教授这一层身份!

    “我们老板还是京大的教授!”平松很欣赏周围人这种表情。

    “李教授,失敬!失敬!”京大教授不至于让他惊慌失措,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教授,可是三十岁不到的京大教授,足以让他在专业度上表示认可了。

    朱国豪这次是更兴奋于与甲方有了共同的语言,每次与于德华的沟通是太累了!有了专业人士一起参与,以后沟通就方便多了。

    李和一边跟他握手,一边笑着说,“什么教授不教授的,那是老黄历了,现在是已经从学校离职,到处逐着铜臭味呢?!?br />
    在他的心里,其实还是有得意的,自然认为一个教授比一个商人来的有格调多了。

    “都是为社会主义添砖加瓦,何来高低!”朱国豪赶紧吩咐人给李和等人倒茶,然后才继续问,“李先生,减震措施我们在桥梁工程中是经常使用的,可是在高层建筑中,我们虽然有听说过,可是用的很少,你也知道,我国当前现状,我们并没有高层建筑的施工案例可循?!?br />
    李和笑着说,“悉尼的centerpoint塔不知道听说过没有?”

    悉尼塔运用的就算调频质量阻尼器,他以前在课堂上做力学分析的时候,也给学生介绍过,他只是没有想到这些朱国豪这些人会不知道。

    朱国豪说,“自然知道,南半球最高的建筑,我们做案例分析的时候,自然没有少研究。这个建筑上是有一个40吨的辅助质量?!?br />
    不等李和说话,突然恍然大悟道,“日苯的osaka水晶塔好像也是顶端的水箱作为单摆TMD!”

    “对的,还有加拿大国家电视塔,也是这个结构,这个建的更早,是70年代的建筑。不过只是单摆?!崩詈图绦?,“真正有创新意义的是悉尼塔,悉尼塔高304米,它本身就能抵抗狂风的袭击,也能抵抗强烈的地震。应该是世界上第一个运用调频质量阻尼器的建筑。所以本身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技术。咱们浦江的材料所不是有个减振技术事业部吗?这方面他们的技术应该是在全球都能排的上号的?!?br />
    朱国豪疑惑的问,“李先生,这是一个军用研究所?!?br />
    他不知道李和从哪里听说的。

    “哦?!崩詈鸵慌哪源?,把这个给忘记了,此时应该还没有转为民用!他好像知道的太多了!只能用笑掩饰尴尬道,“只是略有耳闻,经常在期刊上见到他们的一些研究成果?!?br />
    这次轮到朱国豪尴尬了,本地的期刊他居然没有读过,居然还没有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只得讪笑着说,“我们的工程已经列为国家的重点工程项目,我可以去材料所那边打听一下?!?br />
    “不着急?!毙矶嘈录际跣枰幌盗凶衣壑?、调研、可行性研究、以及经过初试、中试等大量试验后才能运用。李和继续笑着问,“基坑的支护体系,这个目前是怎么设计的?”

    地下工程的超大超深面积的基坑堪称国内软土地基中地下建筑工程之最。

    朱国豪从一堆的图纸中翻出一张图,指给李和看,然后说,“今天下雨,都停工了,我就不带你看现场了。按照美国的设计师的要求,开挖面积接近两万平,开挖深度接近20米,原设计是采用地下连续墙斜拉锚方案,并且在搭接部分设6道拉锚,裙房部分设置4道拉锚。但是根据浦江地下层的实际情况,我们优化了一下。想采用对基坑分而治之的混凝土支撑的方案,即整个基坑设3道支撑,在主楼部分设第四道支撑。主楼部分与大坑之间暂由临时钢筋混凝土排桩分开,先将主楼基坑施工到底。李先生,就是这个图,你看看?!?br />
    他终于找到了畅所欲言的感觉,所以有什么说什么,专业术语说出来也不怕对方听不懂。每次跟于德华聊天简直鸡同鸭讲,聊不到那么透彻。

    李和点点头,继续问,“目前还有什么困难嘛?”

    朱国豪说,“于先生先后委托了美国、德国、加拿大和国内科研机构或大学做了十多项试验,召开了几十次国内外专家咨询会、审查会、论证会、鉴定会,作聘请专家教授方面,每次都千方百计聘请到最具权威性、最有发言权者,大部分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但是由三航局负责的钢管桩试打、试送、试压试验目前迟迟没有结果,桩型、桩长等争论不解决,我们还是没法正式开工。而且国外设计师对我们作为总包不是太认可?!?br />
    由国外设计师负责的建筑、结构和机电系统设计,大量采用当今世界最先进的设备、材料和技术,对项目管理提出更高、更新的要求。

    对于由浦江建工作为总承包商,提出质疑很正常。

    “这个我来负责?!崩詈拖氲搅肆醪ㄕ饣?,还是要求到他手上,实际上他不想求这货,他继续说,“你们是总承包商,是全过程承包方式,我的建议是在国际上还是要寻求分包商,除了基础底板以上的所有结构工程外,建筑、给排水、消防、装修及室外工程都可以向全球招标,折其优而用之。在这个过程中,咱们也可以在里面学习一下?!?br />
    朱国豪高兴地说,“李先生,你说的是真的?”

    李和点点头,笑说,“当然是真的。不能做坐井观天,我们也要学习发达国家的经验。而且我还有一个建议,咱们这项工程的信息量大、范围广,针对这种情况,在施工管理过程中,我希望尽快采用计算机技术。财务管理、合同预算、人事档案管理、施工计划管理、施工方案的设计和编制、施工翻样图的绘制、深化图纸的设计都可以采用计算机管理软件?!?br />
    朱国豪高兴的站起来说,“李教授,咱们真的想到了一块了!”

    工程项目部大堆大堆的图纸,大堆的资料,哪怕有索引,找起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