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下起了雨,斗大的雨点疏落清脆地砸在江面,啪啪地响。大雨象一片巨大的瀑布,从海面上遮天蔽地般卷了过来,树木在风雨中狂乱摇摆。

    吴淑屏要给李和撑伞,李和拒绝了,将目光投向无尽的大雨中,幽幽道:“下的好,我喜欢下雨?!?br />
    吴淑屏道,“李先生,天寒,淋湿了肯定要感冒的?!?br />
    “不用?!崩詈痛永疵挥懈芯跽庋┛旃?,话音清晰而又坚定,说,“下的更大一点才好呢?!?br />
    吴淑屏还要说什么,却被于德华赶到了一旁,他陪着李和在船头淋雨、

    李和笑问,“你行不行?”

    于德华大气的说道,“你说过的,男人不能说不行!”

    李和大笑,平松和于德华也跟着大笑。

    上了岸以后,三个男人都成成了落汤鸡。

    李和抹了下头上的雨水,说,“痛快!”

    他虽然冻得有点哆嗦。

    可是看着宽阔的江面,有‘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之感,也许太矫情了吧,可是他喜欢,真的喜欢,雨水把人浇投了,脑子都能清醒了。

    真正令他高兴的是,从此举世闻名的陆家嘴地块真正的属于他了。

    觉着陆家嘴膨胀了,忘记脱自家事啥人了!

    弗事蛮上进个嘛!

    搿两年发展个结棍了,高楼大厦造起来了,外国人进来铜钿赚好之,个么好了,哦哟鼻孔要开到天浪起了!

    心里的欣喜用浦江话说起来才带劲??!

    他随着于德华进了工程项目部。

    总工程师迎了出来,他是跟着于德华一起去德国参展的。

    “谢谢于总,这次真的大开眼界,我们这次更有信心!”

    李和只在一旁看工程图纸,并没有插话。一套完整的建筑图纸,根据其专业内容或作用的不同,都有一大堆,从图纸目录到建筑施工图,应有尽有,光一套采暖通风的图纸就有700多页,这还只是初步的方案。

    于德华说,“辛苦,辛苦?!?br />
    总工说,“说句难听话,于先生,这是你信任我们,你这是拿钱给我们练手??!”

    他也是很感动,造价五六亿美金的工程,就很任性的交给了他们!他不由得不感慨!要知道期间日苯人都来了!甚至要无息贷款给远大集团,远大集团照样拒绝了!

    远大集团拒绝了日苯人的成熟方案,转而选择他们这种没有施工经验的团队,他们还能说什么呢!

    “没有风阻尼器?”李和先看了八张总设计图纸,提出了这样一个疑问。超高型建筑遭遇6级以上强风时,建筑内的人会有轻微摇晃感。而且浦江时常遭遇台风袭击,因此,建筑特别安装了这样的风阻尼器,可以为建筑内的人提供更为舒适的使用环境。

    他在力学上算半个专家,从受力分析的角度,大概能看出一些问题。

    “风阻尼器?”总共疑惑的看了李和一眼,这个年轻人一进来就看图纸,他以为是于德华下面的员工,所以一直给忽略了。

    于德华慌忙介绍道,“这是我们远大集团的董事长,这次是特意为了浦东项目,从香港赶赴过来的!”

    “董事长?”这个名称更加令总共感觉陌生。

    于德华认真的说道,“他是我的老板!这样说明白没有?”

    “老板?”这次简直令总共不敢相信了!他看看于德华,再看看李和,一个老持稳重!一个嘴上没毛!可是看着于德华认真的样子,又似乎不是在开玩笑!他讪讪地朝李和伸手,说,“李懂事长,您好,您好,欢迎莅临指导!”

    于德花指着总工说,“这是总工程师,朱国豪先生?!?br />
    李和也伸出手说,“谢谢!喊我李和就可以。老家皖北?!?br />
    “你是中国人?”朱国豪说完,总感觉措词有点不对,又补充道,“李董事长是内地的?”

    李和笑着说,“如假包换。拿身份证给你看看?”

    “不用!不用!”朱国豪说完又有点激动了!这算不算中国人自己投资、自己建造的第一个摩天大楼!

    这上升到了另外一个高度!

    意义完全不一样了!

    他继续问,“李董事长,你刚才说的什么风阻尼器?这个真的没听说过?!?br />
    一个工程人员没有听过这个,他真的有点汗颜。

    “没听过?”李和皱皱眉头,感觉有点不可思议,难道这个时候风阻尼器还没有在摩天大楼上有应用?他问,“桥梁上阻尼器知道嘛?”

    阻尼器,是以提供运动的阻力,耗减运动能量的装置。

    利用阻尼来吸能减震不是什么新技术,在航天、航空、军工、枪炮、汽车等行业中早已应用各种各样的阻尼器减振消能。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后,人们开始逐步地把这些技术转用到建筑、桥梁、铁路等结构工程中,其发展十分迅速。

    特别是有五十多年历史的液压粘滞阻尼器,在美国被结构工程界接受以前,经历了大量实验,严格审查,反复论证,特别是地震考验的漫长过程。

    朱国豪笑着说道,“李董事长,你说的是减震器吧?”

    “对的?!崩詈突腥?,大概名称叫的不一致罢了。

    朱国豪说,“于先生目前选定的中标单位是一家加拿大的公司。他们只是给了一个初步设计图,完整的图要到等到元旦了。而且我们

    跟加拿大的设计师交流过,他们没有提过什么减震措施?!?br />
    李和摇摇头说,“必须有风阻尼器?!?br />
    有或者没有,在舒适度上,完全是不同的体验。

    他还是详细的给朱国豪解释了一遍风阻尼器的原理。

    阻尼器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东西,实际上就是用一个质量块和吊索构成一个巨型复摆,它与主体结构的共振,能消减大楼晃动。后来稍微复杂点,也就是采用电涡流技术的阻尼系统用于减少质量块的振幅,消耗风振输入能量。

    朱国豪大为震惊李和在力学上的造诣,竖起大拇指说,“你真的是这方面的专家!”

    平松傲气的说,“我们老板是物理学的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