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跟何芳说,“我去浦江,你一个人在家行吧?”

    其实并不放心何芳一个人在家。

    “婆婆妈妈的。我一个人没问题,再说还有阿姨呢,一个孩子都伺候不好,我还不如找块豆腐撞呢。你尽管忙你自己的。你真越来越矫情了?!焙畏家槐吒帐耙槐呤渌?,好男儿志在四方,自然不喜欢李和天天窝着,嘛事不做,她从衣柜找出了一件羽绒袄在他身上比划了一下,比较满意,折叠好一起放进了箱子,说“那边比较冷,厚衣服我都给你放箱子里了,下飞机就要穿上?!?br />
    她适应这里比较快,现在经常都是一个人逛街,一个人去买菜。

    李和搂着她,抵着她脑袋说,“我心疼你有错?”

    “忙着呢,别碍事?!焙畏蓟故前阉瓶?,自己忙自己的,还不忘交代说,”没事呢,少喝酒,还有少抽烟?!?br />
    ”知道了,知道了。现在成你婆婆妈妈了?!?br />
    李和无奈,何芳最是不吃这一套,好多情话在她身上无效。

    娶个能干的老婆是怎么样的感受?

    娶个特别理性的老婆是怎么样的体验?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

    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来接机的是平松和于德华的秘书。

    平松帮着接过了行李箱,吴秘书在一旁给他拿衣服,让他换上了羽绒袄,浦江的冷空气已经来了。

    上了车,李和不住地朝着窗外看,在寒冷的天气里,一切又都恢复了单调的颜色,街上的行人都是灰色袄子,黑色袄子,不过在他看来一切都富有朝气和热情。

    在路口看到那五米多高的岗亭,他忍不住笑了。岗亭里面坐着交警,用手控制信号灯,看到违章了,只能用喇叭喊,不能出来纠章。

    路过一些里弄的路口,还能看见长长的挑水队伍,闸北和杨浦的一些边缘棚户区,连自来水都没呢,对于老浦江人来说,到水站挑水是每日必做的事情,还是限量供应的。

    不止这个城市,对这个国家来说,限量供应的东西太多了,洗衣机、相机、手表、家具统统还在限供之列。买电视机排队,买缝纫机也要排队。

    买普通的衣服不需要排队,但是要买最新款的时装依然要排队。

    就连公交车门口都是长长的队伍,公交车车身是单调的中华牙膏的广告:药物牙膏,消炎、止血、除口臭。

    公交车的售票员清一色的是嬢嬢,对应的是爷叔,公交车进站,手中的三角红旗在车窗旁敲的砰砰响。

    她们要求大家按顺序上车,不要慌,不要乱,最重要的是不要逃票,自有一种号令千军万马的气势。

    当然,浦江嬢嬢们是很厉害的,女司机,女车工,女焊工都有,浦江爷叔们的善良温和,少不了她们的驯良。

    三十年的翻天覆地,往往都是最生活化,最细节的改变。

    四海酒店位于淮海,是一栋新建的十二层高楼,集住宿和餐饮于一体的酒店,这是寿山倡导的与国际接轨,这是李和意想不到的。它的正对面就是16层的浦江科学会堂,典雅大气。

    周遭是花园,里面的树木的叶子凋谢的差不多了,路两旁都是树叶。

    在这一片,四海酒店是最阔气的,门口少不了人来人往。

    陈大地早就西装领带的迎在了门口,帮着李和拉开了车门,笑着说,“等你好长时间了?!?br />
    李和把羽绒服的拉链直接拉到了领口,然后朝陈大地的胸口捶了一拳,调笑道,“穿的模样不错?!?br />
    陈大地客气的说,“都是你栽培?!?br />
    李和正要上台阶,听了这话,不禁回头,问,“咱俩什么时候这么生分了?”

    陈大地调皮的冲他眨眨眼。

    李和大笑,这陈大地是给他找场面呢,身前身后都是员工,总要做个表率出来。他搂着陈大地肩膀说,“一起进去吧,咱哥俩好久没好好喝酒了。老沈和老于喝酒都是怂蛋?!?br />
    “自然没有问题,喝多少,你说了算?!?br />
    晚宴很是丰盛,但是酒桌上只有陈大地和平松,以及吴秘书。

    酒喝到一半,李和问秘书室,“老于呢,不至于这么忙吧?”

    他还是急切的想问于德华关于浦东项目的进度。

    “你忘了?按照你的要求,于总携建工集团的工程团队赴德国参加汉诺威的博览会了?!蔽饷厥槿形馐缙?,她是为数不多的知道李和真正身份的人。

    “什么时候?”李和真把这个忘记了,他跟于德华前天才通的电话。

    吴淑屏说,“昨天下午,是他吩咐我去给你接机的?!?br />
    “哦。那我知道了?!崩詈椭荒艿扔诘禄乩?。这次展览会是有必要参加的,可以了解世界上最新的建筑建材技术、工程材料、轻质建筑和材料趋势。

    特别是这样的超高层建筑,给项目设计、施工场地的运用、周转材料的处理等提出了考验。李和已经出钱让建工集团的团队前往美国、香港、新加坡等地实地考察学习,一步步推动项目进展。

    中国目前还没有超高层建筑的经验,多学习、多取经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那么有没有能力进行超高层的工程建设,李和认为肯定是有的,主要还是看如何在国内进行资源的整合。

    像“星火计划”、“火炬计划”、“863计划”等政策,都是国家层面的技术资源的整合,在全国选拔在优秀的人才进行技术攻关?;靖哺橇司媒ㄉ璧拿扛鼋锹?,空间技术、高能物理、生物科学、医药卫生、地学、化学等重要科技领域,取得了一系列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成果。

    李和达不到这种国家层面的整合,像青藏铁路这种世界级的项目难题,再有钱都没辙,杀了他都不行,必须国家层面的统筹。他有时候也是很服气国企的,无人区建铁路,无人区建电网,无人区搞信号塔,都是亏本买卖。

    所以李和是反对没有效率的私有化的,在许多情况下,私企不会比国企更有效率。一般人不一定反对国企,他们反对的只是垄断,但私企垄断比国企垄断更可怕。

    朴素的自由主义经济思想是可笑的。

    当然他也不需要到这个层面的整合,他目前要盖的摩天大楼的技术难度系数都没有葛洲坝水电站的难度系数高。

    摩天大楼主要难度在于结构系统、垂直交通设计、电梯、供电安全性和稳定性,这些在全球都有成熟的方案,所以李和要做的是在国内找到合适的团队,他们有能力进行技术反逆移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