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吭哧吭哧的,床也在咣咣响,虽然累的满头大汗,可仍然甘之若饴。

    这个时候考验的是技术了!

    自从何芳怀孕后,他就开始憋屈着了,现在算是大清算了!两个人整整的捯饬了三个回合,才算消停。

    看着累瘫了的李和,何芳安慰他说,“我看了书了,书上说两个月就能恢复了,你别着急?!?br />
    “放心吧,我绝对没那么挑!”再说,每次还能附带喝上两口营养快线,他能有什么抱怨。这样已经很知足了。只要再熬上几个月就可以真正的做到琴瑟和谐了。

    何芳对着他那眼神,似有所指,没好气的说,“一天到晚的不正经,赶紧去洗洗吧?!?br />
    李和抹了下头上的汗珠子,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去洗澡。

    从洗澡间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说,“以后活给阿姨,你别忙了??醋藕⒆泳托辛??!?br />
    何芳现在每天都是起早自己做早饭,洗衣服,甚至忙得比阿姨还勤快,他有点看不过眼了。

    “我有手有脚的,哪里能全靠人家?!焙畏伎戳丝刺稍谏肀呤焖暮⒆?,突然又问,“你说他将来长大了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李和说,“这还用说,一定是富人?!?br />
    “你又胡说?!焙畏甲怨俗缘厮?,“我要求不高,只要他有善心,实诚就行?!?br />
    “肯定有善心啊?!?br />
    何芳不解,问,“为什么肯定?”

    李和笑着解释,“你没听过‘富人之仁’吗?”

    何芳愣了下,哈哈大笑,“你没事就会瞎曲解,嘴里吐不出好东西,妇人之仁,好吧。你说的那分明是为富不仁?!?br />
    李和正色道,“我说的是有依据的,‘仓禀足而知礼节’这话不是白说的吧,所以‘穷长心计,富长良心’不是没有道理。为富不仁的说法是以前阶级观那套,只是宣扬仇富罢了。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鼓励竞争,一个有竞争的社会,一定会有富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对个人,对国家都是相通的。你看看有多少人骂约翰.洛克菲勒搞垄断,竞争残忍,可是对美国贡献最大的就是这些人。中国多有些这样的人,才是好的?!?br />
    在东西方的许多文化中,,有一种思维是相同的,那就是许多人崇拜财富,可是另一方面又仇恨拥有财富的富人。最著名的莫过于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了。很多人忽略了这些富人为争取财富而做出的异于常人的努力和付出。

    何芳转脑袋想想,竟然无法反驳,只是说,“咱们谈孩子呢,你又说到哪里了?!?br />
    “都是一个道理,他将来坏不到哪里去?!?br />
    何芳说,“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我该回去上班了?!?br />
    “我不是说过的嘛,这时候回去北方很冷的,冷不说,还干燥,给孩子洗澡,换衣服都不方便,委屈了孩子。再说他还这么小,来回赶路真不方便?!?br />
    何芳叹口气,为了孩子,暂时只能在这里多呆着了。

    早上起来,李和翻个骨碌准备再加餐。何芳不乐意了,孩子正睁眼瞧着呢,她老不自在了,哪里能满足李和的要求。

    他叹一声,人生不如意,十有**!

    只能洗洗涮涮出门去晨练跑步发泄身上多余的精力!

    他跟陈立华再一次就合作进行了一次洽谈,他拒绝了陈立华提出的双方共同出资组建新的地产公司的方案。

    他名下的地产公司已经够多了,付彪,平松,于德华,沈道如,甚至周萍的饭店名下都有一大片的物业,都是间接或者直接的涉及到了地产,再组建新的地产公司,对他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根本找不到人去管理。

    他还在发愁怎么整合呢,哪里再愿意多个摊子,分散精力。

    他提出的意见是入股富华地产,他可以聘请第三方做到有效的财务监督。

    他在慢慢学习国资委和很多风投公司的套路,以管资本为主,分开层次,分类分层,管好资本布局,规范资本运作,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

    大部分产业,他都没有亲眼见过,只是根据别人的调查判断其价值。

    假设一下,洛克菲勒亲自去经营他的每一项产业,结果只有一个,一事无成。

    至于能不能遇到王万科、唐骏、霍建宁、钱伯斯这样的打工皇帝,纯属靠运气了。

    陈立华问,“李先生,你是什么意见?”

    李和笑着说,“当然是入股富华?!?br />
    “你对我这么有信心?”

    李和摇摇头说,“我是对未来的房地产市场有信心?!?br />
    参与这次会议的富华集团和远大集团的高管都哈哈大笑。

    陈立华笑说,“李先生,你真的是个实诚人。我喜欢?!?br />
    “但是我不会为你们的债务埋单?!彼不短党匣?,李和就说了实诚话。

    陈立华的嘴角抽了抽,说,“李先生,是吃定我了?”

    沈道如在旁边补充道,“据我所知,你们目前似乎很缺钱?!?br />
    陈立华站起来朝李和伸手道,“李先生,合作愉快?!?br />
    李和也站起身,“合作愉快?!?br />
    财务审计以后,经过协商,远大投资以三亿三千万港币入股富华地产,持有30%的股权,双方共同开发与经营高端地产项目。

    在高端地产上将直接与太古、新恒基、和记黄埔这些老牌地产商进行竞争。

    汤佳佳还是像往常一样来给老五补课,她自从李和结婚以后,就来的很少了。

    她像平常补完课以后,跟李和随意聊了几句。

    “李先生,这可能是最后一节课了。我以后没办法再来补课了?!?br />
    李和问,“怎么了?工资不满意?我再给你加吧。最近一阶段还没谢谢你呢?!?br />
    补课有没有效果李和不清楚,但是起码老五的粤语流利的很了。

    汤佳佳慌忙摆手,说,“不是这个样子的,李先生,我要去美国读书了?!?br />
    “那祝你一路顺风,学业有成?!比思乙デ笱?,李和是不好再拦着,从口袋里掏出支票,写了一张递给她说,“这是你的工资?!?br />
    “不用,不用。每个月吴秘书都给我转卡的?!碧兰鸭鸦琶σ芫?。

    “拿着吧。也是我的一点心意?!崩詈腿搅怂目诖?,不容她拒绝,已经转身上了楼。他听见了孩子的哭声,儿子睡醒了,他就要去哄。

    何芳每天都是趁着孩子睡觉的时间,早晚去海滩跑步,李和就成了专业的奶爸。

    浦东项目在没有出设计图之前,已经开工了,修桥架路,基础设施的配套都是要先行一步的,不然后面的建筑材料和工程机械都没有办法开进。

    浦东的大部分片区不是荒地就是民房,土方的工程量非常大,三通一平可以视为一个单独的工程了,成本比李和想象中的高多了。

    项目的承包方是浦江建工集团,但是对于超高建筑的难题,许多都是他们没办法解决的。

    在话筒里听着于德华越来越焦虑的话语,貌似有点崩溃了,这样巨大的统筹工程,每天至少要开上五六个项目推进会,最是需要耗费心神。

    李和觉得有必要去浦江一趟了,他之前脑袋一发热搞出来的烂摊子,还是需要他去收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