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凌晨四点多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只有疼痛,没有进展。

    对何芳来说是身体上的煎熬,可对李和来说是心理上的摧残。他坐在外面的长凳子上,惶惶不安。

    只有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男人有个屁用!

    这是女人的战场,男人只能看着她受苦!

    于老太太也忍不住安慰李和,经验老道的说,“不要着急,她这叫声越来越大了,说明就快了?!?br />
    李和只能沉默的点头,他什么也做不了。

    一声响亮的啼哭,终于划破是深夜的宁静。

    这一声啼哭,好像划破了黑夜,迎来了黎明,李和的心跟着松了一点,慌忙站起身,刚要拍门,门已经打开了。

    他怔怔的看着已经摘下口罩的医生,什么也没问,直接抢进了门。

    一个护士抱着孩子说,“恭喜,李先生,是个男孩?!?br />
    李和只是看了一眼孩子,直接到何芳床头,只是握着她的手,他看着她憔悴的脸色,什么也说不出来。

    何芳说也只是笑,什么也不说。

    医生把李和推开,把何芳抬头了推车上,推出了产房,重新推进了病房。

    他一直都是握着她的手,并没有松开。

    在病床上躺问后,医生也出去了,何芳说,“我要上厕所?!?br />
    李和抱着她,发现她太重了,抱的有点吃力,看着她的昏暗的脸色,还是忍不住泪水又出来了。

    其实他知道没什么事,全过程还是非常顺利的,但就是压抑不住心里的难过,心脏就像一直被人攥着,半条命被抽走的感觉,那是第一次体验到,何芳对他有多重要。

    于老太太说,“这孩子真像你?!?br />
    “不能像我,不能像我。要像妈妈才好?!彼さ亩嗫捻装?!

    李和小心翼翼的抱着孩子,隐隐的有点失望,怎么不是闺女呢?

    不过,这是他的种,抱着他,就像怀抱整个世界。他还是一样爱他爱到骨子里的。

    他轻轻的拨弄着孩子的小手,他在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个羁绊,这个可爱的小生命在他见到的第一次,就注定要羁绊一生,就注定像一棵树一样,生长在心里,生生世世。

    默默守护在他身后、他需要、自己就出现、不需要、自己就闪、就这样守护他一生一世。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搂着她和孩子,终于郑重的说了一句,“谢谢?!?br />
    她抚摸着他的头发,说,“说谢谢的应该是我?!?br />
    两个人相视而笑,好像终于在生命里感应到了彼此。

    孩子上完称,六斤半。

    两个人嘴都笑歪了。

    何芳说,“你说叫啥好?”

    “李六斤?”

    “去你的!”何芳气的拿了抱枕砸了他一下。

    “听你的?!崩詈途龆ò衙ń桓畏?,毕竟她的辛苦最多。

    “真让我起?”何芳不信。

    “真的,你起吧。好歹你也是大才女吧!”

    何芳哼了一声,说,“算你识相!”

    她闷头沉吟,一会儿‘坎坎伐檀’,一会儿‘驱马悠悠’,甚至唐诗都默上了,‘自顾无长策’、‘杳杳钟声晚’,可还是定不下来。

    李和看她在那背诵诗三百首,都有点替她着急,在旁边善意的提醒道,“跟你姓何我也没意见?!?br />
    “说话越来越没规矩?!焙畏济缓闷陌琢怂谎?,不过却是问,“你说‘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取哪一个字比较好?李会?李凌?李顶?”

    李和还没回道,她突然一拍床,说,“有了。叫李览!”

    “李览,李览?!彼约涸侥钤剿晨?,希冀的看着李和说,“这个怎么样?”

    “李览?!崩詈鸵哺拍盍撕眉副?,也觉得挺好,因此就道,“就这么定了吧。叫李览吧。不过..”

    “不过什么?”

    “比画太多了,你儿子说不准将来会恨死你的。这个锅我肯定不背?!泵质钦娌淮?,富有意境,辨识度很高。

    何芳傲气的说,“我儿子聪明着呢,肯定会写!”

    她在第二天强撑着下床了,虽然腿脚还是有点哆嗦。

    第三天不愿意在医院里继续住下去了,要回去。

    李和同意了,带着她和孩子回家了。

    她的奶水足,经常涨的酸痛,有时候宝宝刚吃完,不注意就流到床上了。李和跟在后面手忙脚乱,手绢堵不住的时候,只能嘴巴帮着堵了。

    味道有点甜,比牛奶好喝。

    他安慰自己,再过一个月就能在美丽的大草原上驰骋了!

    因为有了孩子,两个人的睡眠质量差了很多,孩子半夜吵闹的很。

    何芳看他眼眶都熬的通红,心疼的说,“你睡隔壁屋子吧?!?br />
    “我也能帮你看着呢?!崩詈陀械悴缓靡馑?,其实每晚他睡得比较死,都是靠何芳起来哄孩子。他每天都发誓要警觉一点,可每一次都没法在孩子哭闹的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何芳还在坐月子呢,他不想他这么累。

    哪怕他已经努力的在改变自己,还是何芳劳累的多。

    不过对李和最大的改变是,他现在在在家里抽烟抽得越来越少了,哪怕实在顶不住抽了一根烟,要都要去刷牙刷几遍,不然何芳不让他抱孩子。

    这个孩子治了他多年的懒癌,睡懒觉得到根本性改善,哪怕他不能在夜里帮着何芳,可是早上为了何芳多睡点,他就必须早起哄孩子。

    有时候他自己偷懒导致孩子不舒服哭闹时,内心会愧疚无比??吹胶⒆佣运⑿?,心都萌化了。

    王玉兰听说生了个大胖小子,跟李兆坤两个人嚷着要过来,她哪里知道香港在哪里,千山万水都要来的。媳妇坐月子,婆婆不照顾要挨戳脊梁骨的。

    李和跟李兆坤说了路线,让老俩口自己过来。李兆坤走南闯北的晃荡,有一点好,就是从来不会迷路,哪里歇脚,哪里上车,都是门清。

    而且上辈子,王玉兰一想孙子了,都是跟着李兆坤千里迢迢赴京,这一点李和一点不会担心。

    所以他只是让他们买了到广州的火车票,他亲自去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