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时候还不是由着他折腾,恨不得天天不下床才好。

    于德华果真回来了,跟着一起回来的还有老四和老五。一看表情,这俩丫头回来的明显是心不甘情不愿。

    最愁苦的是李秋红了,一个劲的逮着老四抱怨,她没有落着回去的机会,她哥跟个跟屁虫一样,天天围着那女人转悠,让她心生厌烦。

    要开学的前两天,她和老四一起由着李和亲自送到了机场,继续赴新加坡读书。

    李和私底下又偷偷的给了老四一张卡,里面是一百万美金,他认真的说,“你不理财,财不理你。你大了,该知道怎么做了?!?br />
    他给她钱,只是希望她有资格拒绝任何物质的诱惑。

    老四刚想拒绝,李和跟李爱军一起已经走远了。

    她只能看着哥哥的身影发呆。

    于德华回来看到喇叭全的样子也是怒火中烧,刘大雄欺人太甚!

    他拒绝了沈道如的资金帮助,因为浦东项目,金鹿集团的账面上都是现金。

    他联合波士顿第一银行开始了对华人置业的隐蔽性收购,没有买入华人置业的股票,而是大量的买进华人置业的期权,华人置业的股价几乎无波动。

    但是当于德华控制了华人置业17%的股份以后,对华人置业进行公开收购,要约的收购价比昨日收盘价高出了3港币!

    等于是于德华当众声明,老子要干刘大雄这小胖子,老子已经有很多股份了,将来还会更多!老子好心提醒你们,你们卖空的赶紧平仓保本吧!要跑路的赶紧跑路。

    华人置业的股东们高兴坏了,他们可能天天做梦都想着自己投资的股票被大公司收购!恨不得每天的涨幅有三倍四倍。

    刘大雄不慌不忙的高价增持五十万股。

    事态的发展出乎了于德华的预料,他低估了刘大雄在市场上的影响力,许多投资公司和股东跟随上了刘大雄的脚步,他们决定先平仓再反手买入再退出资本市场以保本。

    华人置业的股票在三天内的涨幅达到了三倍。

    之后又连续疯涨了一周。

    于德华恼羞成怒,宣布放出了6%的股票,跟刘大雄直接杠上了!

    他不缺钱继续买,只是因为对这些跟风的比较气愤,不洗一次盘,这些人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跟风者吓坏了!

    这王八蛋于德华不按照套路出牌??!

    华人置业大跌40%。

    一时间,股民恍如隔世,活下来的欢天喜地,死掉的哭天抢地。

    许多人都恨不得指着于德华的鼻子骂了,于德华无所谓,他在香港纺织业的名声本来就够差了,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了。站错队伍,老老实实地承受损失就是了。

    刘大雄吐血。

    他钱没有于德华多,能奈何?

    银行财团大概是得了高盛的警告,不愿意再继续借钱给他了。他知道这次是真的踢到了铁板了。

    没办法,他只得托人做和事老给于德华摆酒。

    于德华请教李和怎么办?

    李和笑着说,“这货,我以后用得着。留着吧?!?br />
    于德华鼻子一哼,说,“那就先留着这小子?!?br />
    刘大雄在维多利亚酒店恭恭敬敬的摆酒,证明他认输了。

    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此战奠定了于德华在香港商界中的地位。无人再敢轻易撩拨。

    最兴奋的还是喇叭全,人蠢一点,笨一点没关系,选对大佬才是最重要。

    他一连激动了好几天,从此他就是中环真正意义上的扛把子了。

    他知道李和非洲的看重电影公司,所以一早就抱着一大摞的剧本给李和看。

    李和一本一本的随意翻了一下:

    别姬?

    都市煞星?

    马路英雄?

    轰天皇家将?

    李和一部都没有看过,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过。他只是认为电影名字和剧本名字不一样而已,可是看了后,发现里面的剧情也没看过。

    最后翻到一本《最佳贼拍档》的时候,仔细看了一下,十足的喜剧风格??醋趴醋啪桶炎约憾豪至?。

    “就这本吧?!?br />
    至于是不是适合周星星的无厘头风格,他才不关心呢。只要是喜剧就好。

    喇叭全最后确定道,“那就这本了?”

    “有片子拍就不错了?;固籼艏鸺鸬??!钡缬肮镜男峦哦涌隙ㄒズ弦幌?,这部片子完全可以练手,所以此时选什么片子也真的不重要。

    日苯政府再一次提高官方利率,这令郭冬云和李和都激动不已。

    郭冬云说,“李先生,你的预测再一次证明是对的?!?br />
    购进的股票和债券极其相关衍生品,这时候适合获利出局,再转手做空了。

    李和笑问,“那请我吃饭?”

    郭冬云大笑,说,“没有问题?!?br />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被民众推倒了,世界哗然。

    苏联在戈尔巴乔夫的推动下由改革变成了改向,社会性质完全发生了变化。

    从波罗的海的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苦难三兄弟到匈牙利、罗马尼亚再到日苯,所有的一切都在美国佬的精心安排中。

    有投入有产出,这一年的山姆大叔干的挺不错的。

    何芳已经提前住进了医院,李和再无时间关注外面的一举一动,每天都是在医院陪着何芳。

    这是一间单独的病房,一张床铺和两个床头柜,一个床头柜上放着一大摞的书和各种水果,另一个床头柜上放满了各种宝宝用品,尿片、奶粉、衣服,包括爽身粉这类小东西都是应有尽有。在屋子个的拐角,李和不顾医院的劝阻,执意搬进来了许多的盆栽花草。

    他似乎比何芳还紧张,比她还焦虑,浑身颤着,手也抬不起来。腮帮子鼓着,重重的吸气出气。

    何芳见他额头出汗了,用毛巾给他擦拭了一下,笑着说,“出息样。没事的。书上说,只要用足了力气就行,我力气大着呢?!?br />
    “我知道??隙皇碌??!彼宰永锸强菸?,只随着窗外风的扇动,左想右想,半点注意也没有。反复的站起来又坐下去。收起何芳放下的毛巾,说,“我再去洗一下?!?br />
    他半闭着眼睛,说话像久病的人一样细微。

    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难道仅仅是因为马上会有一个小生命出来证明他的存在?

    他端着洗脸盆,在医院的门口,一个劲的抽了五六根烟后才去了水房洗毛巾。

    何芳问,“你说,咱们是生男孩还是女孩?”

    “都一样?!崩詈拖衷诓幌敫沽?。

    何芳噗呲笑道,“你也是一天一个想法?!?br />
    “以前开玩笑的?!?br />
    “二和?!?br />
    “嗯?”李和见她见她久久无话,抬头用目光询问。

    “李二和,我爱你?!彼淖阌缕低曛?,好像不好意思了,随手拿起一本书,遮住了自己的脸。只有胸口微微起伏,衬着她短促的呼吸。

    李和愣了愣之后,才爆发出哄然大笑。

    两个人这么长时间了,好像从来没有说过爱不爱的话。两个人好意思躺一张床上,毫不羞怯的做各种姿势,却互相羞耻于说一句,我爱你。

    何芳见李和还在笑,有点恼了,随手把书朝他砸过去,说,“给你好脸了是吧!”

    “行,行,我错了?!崩詈臀孀哦亲踊故侵共蛔⌒?。

    何芳盯着他说,“那你说你爱我?!?br />
    “我...”李和半天都无法顺畅的说出口,被何芳的眼神逼的太甚,才吞吞吐吐的连接上,“爱...你?!?br />
    说完之后,自己又忍不住笑了。

    何芳没好气的说,“你不爱我?!?br />
    李和哄道,“怎么可能不爱你。你现在是我的命根子哦。我的小祖宗哦?!?br />
    何芳嫣然一笑,说,“有那么夸张嘛?!?br />
    李和再要接话,这个时候家里的保姆提着保温桶进来了,他接过来,闻了下,赞道,“这鸡汤很香的。我喂你吧?!?br />
    “恩?!焙畏己Φ阃?。

    李和朝她的嘴里每填一勺,她都要笑一次,就是瞎子也能用嗅觉感到她那香柔柔的甜美。

    后半夜,李和趴在床边,正睡得香,却听到了何芳的通呼,他见她捂着肚子,额头大汗,掀了被单,发现见红了。睡意立马就吓醒了,冲到走廊大喊,“医生,医生,我老婆要生了!”

    他使出了生平所有的力气,从来没有的力气,那声音好像从胸腔炸出来的,那回声在走廊里震荡了好几圈才慢慢散了。他喊了一遍之后,发现医生还没来,又焦急的用足了力气喊了一遍,全然不顾其他住院病人的感受。

    医生来了,说,“羊水破了。推到产室?!?br />
    何芳被推进了产室的路上,努力的抬起头朝李和张望,大声的喊,“你丫不准进来,否则憋着,老娘就不生!”

    李和哑然失笑,突然所有的紧张没了。

    何芳已经在里面阵痛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他终于忍不住了,换了衣服鞋子进了产室。

    “出去啊?!焙畏技帕死詈?,突然很激动。她只是不想让她看到她最难看的一面。她知道自己此时肯定是脸面扭曲,甚至因为怀孕导致的的色斑都堵住了汗水,恶心的黏糊糊的在头上。她甚至知道大概要流很多血的,她怕厌到了他。

    “不要激动啊。我出去?!崩詈图剿反蠛沟难?,心里揪着的痛。

    他就坐在走廊的凳子上,还是不知觉的点着了烟,有护士提醒他说,不能抽烟,他烦躁的继续我行我素。

    护士还要说什么,结果见到他那要吃人的眼神,终究不了了之。

    他在外面茫然无助,只能听见医生在里面一个劲的喊使劲。

    他也随着医生喊话的节奏,紧紧的攥着拳头,嘴里喃喃自语,加油,加油。

    突然听到一声惨叫,他要不顾一切的拍门。

    她似乎感应到了,大声的骂道,“王八蛋,不准你进来?!?br />
    他缩回了手,眼泪忍不住的出来了。

    他知道她有多坚强,能让她发出这么大的叫声,那该有多痛??!

    她每惨叫一声,他都要跟着掉一次眼泪。

    于德华和于老太太不知道怎么得了消息,也匆匆忙忙的过来了。

    于老太太朝产室的玻璃上望了一眼,什么也都没说。

    李和问于德华,“你怎么来了?”

    于德华给了他一支烟,先安慰道,“别紧张,我家里两个孩子呢。都没你这么紧张。这家医院的几个护士我早就招呼了,你这边有动静,他们自然会通知我?!?br />
    李和点着烟,不再应话,仔细的听着产房里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