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啊,有时挺奇怪的,当他抱着玩弄的心态之后,就没有什么他能在乎的了。他现在只在乎何芳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只在乎家里的父母和兄弟姐妹。

    他现在年少多金,又没有多余的爱好,再不搞点乐子出来,他自己都觉得没趣。

    有一阶段他手里一堆的商标,指望着给人家添堵呢,结果人家迟迟不来跟他打官司,让他有点失望。

    “李先生,我的人现在还在医院里?!崩热獯握娴脑獯笞锪?,摸摸嘴角的牙齿,好像有点松动了。

    “哈哈,慌什么?”李和还是不厚道的笑了,说,“把人安顿好。该安抚的安抚,该补偿的补偿?!?br />
    “那李先生,这事情?”

    “有于先生给你出头。你还担心什么?”李和肯定的说道,这刘大雄出来混的,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喇叭全是跟着于德华的,突然又问,“于先生是什么意思?”

    俗话说,打狗看主人,这刘大雄明显是没把于德华放眼里。哪怕李和不跟刘大雄撕巴,按照于德华的性子,他是绝对不会咽下这口气的。这货现在虽然暂时遇到了点困难,可是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的前呼后拥。

    “于先生说等他回来。先把对方的场子扫了?!崩热淙坏昧擞诘禄谋V?,可是还是不安心。刘大雄的势力他很清楚,于德华不回来给他撑腰,他可没有这个胆量。现在他眼观大大老板跟高盛的交往那么密切,应该是不会怵刘大雄的,所以指望李和给他撑腰。

    李和想了想说,“那就按照于先生的意思办。先把场子找回来,借人马不是需要钱吗?这个钱我做主,会让于先生出?!?br />
    喇叭全的势力扩张起来对李和也有好处,他没有理由不帮。有钱无势,是三条腿的牛,站立不稳??!

    没多久沈道如也过来了,看到喇叭全这样子也是哈哈大笑,喇叭全更显难堪。

    沈道如的意思很明确,他说,“你们虾米对虾米,先把场子找回来。刘大雄等老于回来让他自己来对付?!?br />
    他有这个实力和底气对付刘大雄,可是喇叭全是于德华的人,他还是不方便出面,那样反而让于德华面子上不好看。

    “那我先走了?!崩热昧肆礁鋈说谋V?,这才信心满满的走了。

    喇叭全走后,沈道如道,“老于这次玩大了,基本香港和整个东南亚的纺织业让他得罪干净了?!?br />
    “做生意哪有不得罪人的?”李和不以为然的道。所谓的和气生财只是幻想罢了,做生意想发财哪里能和气了,弱肉强食也是生意场生存的法则。

    这一次于德华旗下的金鹿集团旗下的服装鞋帽为了配合大规模的外贸出口,全线降价20%,依靠价格战,基本把全球纺织业的价格垄断打击的溃不成军。

    远的不说,光是香港的本地的纺织业这几年已经面临破产边缘,于德华的这最后一击,更是让他们连挣扎的力气都没了。

    罗顶邦这些人再也不敢放狠话,灰溜溜的有样学样,去内地设厂去了。

    李和的套路很清晰,金鹿集团的第一目标是先做到世界纺织业的头把交椅,要做龙头老大就要心狠手辣。从低端到高端慢慢整,而对于低端产业来说,价格战是唯一出路。不以白菜价把对手搞死,谈服务,谈质量,谈管理,谈售后都是空中楼阁。

    中国人一火车皮的衣服往往只能换回来一台小机械,李和心疼也没辙,去可怜去悲情也无用,先老老实实地卖苦力是必须的。

    只有中国轻工业的产业链慢慢的建立起来,才能谈厚积薄发,才能谈创新。

    否则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不过此时他对于德华是歉意的,他躲在后面潇洒快活,于德华在前面顶雷,他只能自我安慰这样有助于德华减肥。

    沈道如见李和也这么强硬的态度,自是无话,只是接着说,“黄炳新提议给康年银行改个名字?!?br />
    “改名字?”李和也觉得康年银行的名字有点俗气,因此就问,“他有什么好名字没有?”

    “汇通银行?”

    李和摇头,“更俗气?!?br />
    “那你的意思?”

    “叫通商银行吧?!崩詈图堑帽毖竺窆逼诿菜剖怯姓饷匆患乙?,后来只剩下一个空架子了。本来想叫民生银行,可是这是他将来想投资的对象,万一到时候找不到了,他还不是哭死。所以保险起见,叫通商银行是没错误的。

    “通商银行?”沈道如在嘴里咂摸了几遍,才肯定道,“这个名字好?!?br />
    通商银行的名称就这么定了下来。

    当晚,李和从电视新闻上看到,钵兰街发生了群体性的冲突,没有枪支弹药,没有所谓的大砍刀和匕首,只有两伙人拿着棍子木棒在你追我撵,毫无激情可言。

    警察来后,两伙人做鸟兽散。

    他对喇叭全有点失望。

    说好的黑社会火拼呢?

    电影里都是骗人的!

    第二天喇叭全兴高采烈的来了,他说,“钵兰街的酒吧、夜场、赌档让位砸了个稀巴烂!”

    说的很是得意。

    “死人了吗?”李和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喇叭全愣了愣,才说,“李先生,香港是法治社会。死了人,问题就大了的?!?br />
    刚送进嘴的茶差点把李和给呛住。

    一个混混跟他谈法制!

    他一定遇到的是假流氓!

    “于先生,说什么时候回来没有?”

    喇叭全说,“就这几天?!?br />
    “好?!?br />
    李和准备坐着看大戏,于德华可是睚眦必报的性格。

    不过他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已经让沈道如筹措资金,非要让于德华把刘大雄手里的上市公司折腾几番才算完事。

    何芳越来越嗜睡了,她怪这里的天气不好,她说,“东北的夏天才叫舒爽?!?br />
    李和哄着说,“那你睡觉就是了?!?br />
    她摇摇头,说,“天天睡还不是成猪了?!?br />
    眼皮子打架了,她也坚持坐在椅子上,不去睡觉。

    在她的观念里,只有懒人才去午睡。

    李和说,“跟懒不懒没关系。你这是怀孕的原因?!?br />
    何芳说,“不能,养成了午睡的习惯可不好。一天总共就那么几个小时,睡觉睡了多可惜?!?br />
    “那你坐着不也没事做吗?”

    何芳指着桌子的一本书道,“看了半个月没看完,也是没谁了?!?br />
    李和呢,见她不愿意睡觉,只能干坐着陪她聊天。

    他一度怀疑媳妇是不是患了产前抑郁,时而高兴,时而苦脸,不过怎么样他都要小心哄着。

    何芳怀孕遭罪,他也跟着后面遭罪,每天挨着那白花花且条道软乎乎的身子,有力气无处使,别提有多憋屈。只能日盼夜盼这孩子早点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