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你演主角,你看行不行?你想怎么演都行!”是金子就烂不掉,李和倒是不担心周星星以后红不了,毕竟他的无厘头风格已经快成熟了。

    捧红一个别人眼里的扑街的成就感对他还是有吸引力的。

    周星星拉着脖子仰着头问,“真的?”

    他本以为一部《霹雳先锋》会有火的机会,可是现在饰演的角色依然是都市龙套的小人物类型,性格命运都很相似。他终于有点按耐不住了。

    可惜他只是个最佳男配。

    “忽悠你个烂仔有什么好处??!”喇叭全没耐性了,结果被李和瞪了一眼之后,立马又和蔼的笑道,“当然,老子以德服人,以德服人啊,先给你们签个合同,以后按月给你发薪水,童叟无欺!大家都有保障是不是?”

    李和拿过桌上的合同看了一眼,说,“三年多没诚意,怎么也要签个十年吧?”

    “十年。就十年?!崩热愿老旅娴娜税押贤牧?。

    周星星跟吴阿达就迷迷糊糊地把卖身契给签了。

    李和又看了看旁边的关晓琳和刘嘉玲,不知道怎么安排。

    “你们有签约的公司吗?”

    关晓琳指着喇叭全冷冷的说,“我是被这位先生莫名其妙的绑过来的,他的不付责任的言论和行为已经严重损害了我,我将保留诉讼的权利?!?br />
    意思很明确,就是说对你的行为暂时我不追究,但我有权利以后再次对此事追究你的责任。

    “你这女人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喇叭全恼了。

    “闭嘴?!崩詈陀械悴桓咝死热?,然后对关晓琳说,“关小姐,我向您道歉。你可以走了?!?br />
    关晓琳没想到这么容易脱身,疑虑重重的站起身,面对着李和缓缓向外走,待到了门口确定了安全,立马转身三两步就跑了。

    “你们是真的要拍电影?”刘家玲先开口问了。

    李和肯定的点点头,“是的。你想拍电影吗?”

    刘家玲说,“我今年刚拍过一部电视剧,跟tvb拍的??晌艺嫘南肱牡缬鞍?。你们不是骗人的吧?”

    李和说,“你可以先不签合同,在我们这里慢慢观察就是了?!?br />
    “好。那我明天再过来看看?”

    “可以?!?br />
    “那我先走了?”

    李和再次点点头,朝门外一扬手笑着说,“你随意?!?br />
    “那我真的走了?”刘家玲都走到了门口还在确认。绑人的时候那么凶猛,怎么走的时候可以这么轻松?

    李和这次没说话,还是含笑点头,看着她和关晓琳一样仓促逃跑。

    “这女人分明是以退为进!明天能见到她才叫有鬼哦?!崩热簧?。

    李和没搭理喇叭全,只是看向陈可欣问,“要不你在这试试?拍电影嘛,有多难呢。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br />
    “那我就是试试?”陈可欣见李和这么容易说话,有点心动了。他想过把导演的瘾。一直做监制,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哦。喇叭全是黑社会大哥又怎么样,只要给钱就能干。

    香港电影界又哪个是干净的?

    又不止喇叭全一个大哥。

    “小伙子,有前途!”李和高兴地拍起了他的肩膀。反正听过这货的名字,应该以后混的不赖吧。

    陈可欣高兴地说,“谢关照?!?br />
    “我叫游乃海,在tvb工作一般。不过我师父很厉害的,他叫韦家辉?!北嗑缈剂俗晕彝萍?,做个独立的编剧是他的梦想。

    “哦?!崩詈捅硎久挥刑文撕U飧雒?,只是对韦家辉稍微有点印象。师父厉害,徒弟应该也不会差,笑着说,“好,不过你不好从tvb离职吧?”

    游乃海说,“我只是个打杂的。没人在意的?!?br />
    喇叭全爽快的把合同扔到他跟前,说,“那就签字吧?!?br />
    游乃海利索的签了名字。

    李和说,“你们拍什么电影我不管,你们喜欢怎么拍就怎么拍?!?br />
    喇叭全急了,怎么可以让他们乱来!

    刚要说话就被李和打断了,说,“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人都请齐全了吗?制片有了吗?配音有了吗?剪辑师有了嘛?发行人有了吗?”

    喇叭全摇摇头,不好意思地说,“没呢?!?br />
    “没人,就赶紧去请人啊,在这里愣着干嘛?!崩热爬锘耪诺囊鋈フ胰?,李和又把他喊住了,道,“记住了,是请人,请字怎么写清楚吧?用什么态度也清楚吧?再敢做绑票的事情,以后你自己玩吧。我不陪你玩了。清楚了吧?”

    喇叭全点头如捣蒜,赔笑说,“李先生,你放心,以后一定按照你的指示做!”

    电影公司进账的一千万美金他还没捂热呢,可不愿意放走大财主。

    抱个大腿容易嘛!

    卑躬屈膝的把李和送走以后,他才松了一口气。

    这一天天高气爽,李和还是像往常一样陪着何芳散步。

    何芳突然高兴的跟李和说,“你听听是不是有咕噜声?”

    “是有咕噜声?!崩詈投涮潘亩瞧?,双手在她的高高的山峰上左捏右捏。

    何芳说,“你在干嘛?”

    “调频啊。我看是哪个波段的?!?br />
    “作死啊?!焙畏及阉氖执蚩?,才希冀的问,“是不是孩子在里面说话呢?”

    李和开始给她普及科学常识,认真地说,“那是宝宝在动,因为宝宝是在羊水里面的,羊水里面会有空气,宝宝移动的话就会产生声音,晓得没有?”

    何芳气的脸都黑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选了这么个没情调的男人!

    李和陪她去医院做胎心监测,当听到咚咚咚的宝宝心跳的时候,他居然忍不住抹了眼泪。

    何芳又笑说他没出息,一个大老爷们就会哭。

    喇叭全鼻青眼肿的过来了,李和看着他头上裹着的一圈纱布,笑疯了。

    “我说,你这什么情况?”

    喇叭全哭了,说,“李先生,我在中环的场子全部让人给挑了,咱电影公司也让人给砸了?!?br />
    不知道是身上疼还是心疼财物损失,哭的老泪纵横。

    于德华人在内地,他只能来找李和做主了。

    李和憋住笑,问,“知道谁干的?”

    他看着喇叭全这样子,想不笑都难。

    “是刘大雄!”喇叭全哭的更响亮了,这个人他惹不起!

    一想到报仇无望,甚至有点绝望。这个人在香港有权有势,他哪里敢硬杠??!

    除非是真的不想活了!

    或者做好了亡命天涯的准备!

    “怎么惹着他了?”李和终于知道这不是玩笑了。

    喇叭全带着悲呛说,“我也不清楚??!他还派人警告说不准再开电影公司了!”

    “打电话给沈先生,让他来?!?br />
    李和现在真不怕谁,用钱砸也能砸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