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却对于老太太理解,毕竟儿子邋遢成这样子,不心疼才叫假呢,何况于老太太在这里帮忙照顾何芳这么长的时间,他也该知足了。

    他只是没想到于德华会熬成这个样子,歉意的问,“最近压力很大?多注意休息?!?br />
    于德华舒口气说,“总算结束了。不过却是亏了500多万美金。那批货就那么查扣了?!?br />
    李和说,“咱赔得起。不用放在心上。现在一心放在浦东的项目上就可以了?!?br />
    于德华说,“目前已经有十家设计事务所参与了投标,年底可以参与评审。建工集团那边我也协调好了,只是从浦西到浦东的交通会是一个问题,许多建筑机械和材料运输起来没有那么方便?!?br />
    李和大气的说,“那就建桥,建隧道?!?br />
    “哎。又得成立一家路桥公司了。那摊子又大了?!庇诘禄缇陀辛诵睦碜急?,只是确定了之后,又不免叹气。他对浦东的项目本来就没有信心,现在费心费力的运营一个赔本的项目,由不得他不叹气。

    “不用重新组建。远大旗下不是有家路桥上市公司吗?你跟老沈谈谈怎么合作?!?br />
    “好的?!庇诘禄挥芯芫?,不管怎么样他都需要沈道如的帮助,否则他一个人真的会累死,而且会越来越累。再说,现在资金都是远大集团提供的,他也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了。

    不过这次的内地之行不是没有收获,浦江项目签署以后,他的待遇又上来了一个台阶,跟往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李和这阶段算是见识到了高盛的高明之处,如何开设空壳公司,如何进行匿名交易,都有一整套完成的程序。

    他最好奇的还是不公开交易问题,他问郭冬云,“怎么可以不缴税呢?”

    郭冬云笑着说,“根本不用缴税,这就是诱人的地方。咱需要做的就是开一个账户?!?br />
    她详细的介绍了加勒比海地区银行保密规定等。许多瑞士银行都在这里开设分支机构,它们也遵循瑞士的保密法。

    这种**裸的内幕交易,李和是第一次见识到。这个账户只能是匿名开立,它们还想要银行快速、高效的执行指示,而且还要把这些指示给不同的经纪人。它们只希望通过当面或者对方付费电话同银行联系,除此之外,不同的银行有不同的联系方式。

    所有的交易记录和账单必须保存在银行。

    高盛的方案似乎天衣无缝,它们的交易是匿名的,而且不做任何能够直接追踪到它们公司的交易。

    李和作为外行,后面一切都看不懂了,只能全部交给高盛和黄炳新了。

    金融远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他这阶段每天除了陪着何芳散步,就是吃喝睡觉,最多也就再想一些公司的架构问题。

    他不想去于德华的公司,也不想去沈道如的公司,这些都不是他心中想带领的团队,他需要一支他自己亲自组建的团队,但这个团队目前还没有影子。

    人才难寻倒是真的,真正的人才绝对不会出现在求职市场上,要么在岗要么退休。他唯一的办法就是挖人,他已经接触了好几家猎头公司,倒是成效不大。很多人都是擅长做执行,不擅长做战略规划,不过好歹算人才,他自己没留,全部抛到了沈道如手底下,沈道如确实是满心欢喜。

    他突然间对盛产数学天才苏联有点向往了,他只能能等何芳生产完以后去毛子的地盘走一遭,他真的有点求才若渴了!

    苏联实行的是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所以它的人才也特别集中。一搂说不能就能搂一窝,其中大多是天才式的人物。

    当然,肯定是科学人才居多,管理型的人才可遇不可求,要不然他丝毫不介意他的团队里全部是苏联人。

    电影公司已经成立了,喇叭全已经像模像样的做起了老板,向氏兄弟能做得,为什么他做不得?

    李和让他放弃了咸湿片,他有点郁闷,咸湿片可没让他少赚钱。不过为了远大前程,他只得忍痛割爱了,原来咸湿片的摄影、剧务、监制全部一起转入了新的电影公司。

    他跟李和说他就差导演、剧本和演员了。

    李和吐出一口老血,这就好比一个要开网络公司的人跟他说我有绝妙的创意和靠谱的团队,就差个写代码的了。

    喇叭全自然被骂的狗血喷头。

    一气之下,绑了一大票的导演、演员和编剧过来,他是流氓他怕谁!

    李和还是给了喇叭全一个面子,兴致缺缺的去了电影公司。

    好多张脸,他看着都挺眼熟的,其中坐在拐角的周星星同学和吴阿达肯定是不陌生的。

    草!

    怎么刘福荣也来了?

    那个是关晓琳?

    李和有点不确定。不是正应该跟着陈大雄混吗?

    那个是刘家玲?

    也太年轻了。

    李和还是不确定。

    那个四眼田鸡长的那么猥琐?

    那鼻子怎么出血了?

    咦,眼镜怎么碎了?

    眼眶怎么肿了?

    李和怀疑香港的警察是不是吃白饭的,这么多人可以任由喇叭全绑过来。

    其他人不说,起码这位王晶晶同学好歹也算是成名导演??!

    他只是恨不得把喇叭全给踢死算了!

    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流氓手段怎么都用上了!

    “老板,我只是个监制,我真的不是个导演?!币桓龀ね贩⒌男∧昵峥醋乓涣澈推睦詈?,瞬间有了胆量,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开始向李和哀求放过他。

    李和不忍看他那张已经肿胀的脸,不过也看着眼熟,就好奇的问,“你就什么名字?”

    “我...我叫陈可新。我真的不是导演。老板,你真的找错人了?!?br />
    李和和气的问,“那你会拍电影吗?”

    陈可新大概是被揍怕了,颤抖着说,“我不会啊?!?br />
    李和继续说,“那你现在有工作吗?”

    “我们的工作不是固定,剧组有活就开工,现在没有?!?br />
    李和说,“那你就做导演吧?!?br />
    “啊...我怕我不行啊?!背驴尚驴蘖?。

    李和安慰道,“没事,没事,我们这里实行的是自愿原则。等会要是不愿意,你就可以走了?!?br />
    喇叭全是流氓,他可不是。

    陈可新怀疑的问,“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你要是愿意做导演,我们也乐意。不管你电影拍的好坏,我都给你分成。而且我们最新的投资是500万!”李和见周围是嫌弃表情,就继续补充了一句,说,“当然,肯定是美金!”

    周围人犹自不信,喇叭全怒了,骂道,“你们当放屁是吧。别说是四百万美金,就是四千万美金都有。别说我们还给你们分成,就是一毛钱不给你们,你们又奈何?”

    大家面面相觑,承认这是个事实。

    王晶晶同学小心翼翼的举手问,“你们准备拍什么电影?”

    李和看向喇叭全,他也不知道。喇叭全尴尬的骂向王晶晶,说,“你旁边的是编剧,等会问他?!?br />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迸员叩谋嗑缱偶绷?,火怎么烧到了他身上。他也是刚刚被绑票过来的!

    李和问了下他的名字,李和听都没听过。

    他就问王晶晶,“你想拍电影吗?“

    王晶晶看了一眼凶神恶煞的喇叭全,才无奈的说,“我正在拍一部《赌神》,根本没档期啊。不信你问问刘福荣,他跟发哥都是我片子里的主角?!?br />
    李和感叹任重道远,电影不是那么好拍的,无奈的挥挥手,让王晶晶和刘福荣一起走了。

    这种人毕竟是成名人物了,留着麻烦大,即使让他给意外捧红了,也不会念他的好。

    因此他和蔼的看向了周星星同学和吴阿达,和蔼的问,“那你们俩想不想拍电影???”

    周星星说,“我不拍咸湿片?!?br />
    喇叭全骂道,“做梦吧你,你那体格拍什么咸湿片?!?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