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庄分了责任田后,大家开始在自己的责任田里设临时麦场,可村里原有的集体麦场并没有失去它纳凉的功能,只要一到夏季还是照样聚满了人。

    麦场纳凉的人很多,每家都有四五口人,坐着的,躺着的,蒲扇摇个不停。在宁静的夜晚,鸡鸣狗吠像是近在咫尺,纳凉的人能够辨得清是不是自家的。

    大部分人家都还是泥草屋,房梁很低,一到夏天更是闷热,像李兆坤和刘大壮家、李辉家这种大瓦房都是少数。家境好一点的,顶多就在屋顶上挂个吊扇,可也解除不了闷热。

    农村已经通电了,可是电视机这类东西似乎还有些遥远,只有少数几乎人家有,所以就更显得闷热无聊了。与其呆在屋里闷热的睡不着,还不如到麦场上纳凉呢。

    麦场也凉快的有限,但是这里天高地远夜空辽阔,满头星斗莹莹生辉,月光也洒的漂亮。孩子们是最高兴的,会集聚到麦场上,兴奋得跑来跑去,这么好的夜色掩盖,不去玩躲猫猫多可惜。

    汉子们可以聚一起抽烟吹牛,谈论着当年的收成,盘算着下年的农事,妇女们可以在一起东家长李家短,八卦个没完没了,王玉兰就属于这一堆的。

    她这些年一直属于妇女里面的老八卦,一天不唠嗑,浑身就难受,现在手头活钱多,平常挺愿意给人应急,这个三块,那个五块,博了不少好人缘。

    李兆坤自己都感叹,这老娘们不是当年的老娘们了,他搓弄不动了,在家里他现在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了。

    可相反的他却是面貌丰腴了不少,他这样的懒汉,一不下地,二不种田,又没什么闲心思,偶尔只在忙季带带孙子,能劳累到哪里去?

    每晚饭后,他都跟王玉兰抱着席子来麦场,不过今晚王玉兰没来,他也就没抱席子了,哪里挤挤就是了。

    他一到,希同才就给他挪了个位置,说,“坐这?!?br />
    李兆坤拍拍肚子说,“不坐,吃撑了,溜溜肚子。好家伙,那大蟹一斤重,我就死磕了四只?!?br />
    老四带回来的这种大蟹他是第一次吃,吃起来口味好,他吃起来就没有顾忌了。

    李辉老爹认为他吹牛,奚落道,“蒙咱没见过世面还是怎的。一斤重?你咋么不说都有你脸大了?!?br />
    旁边的人也跟着哈哈大笑,不过有新鲜的听,大家也高兴,李兆坤坐县委书记的小轿车这种段子大家已经听的不耐烦了,李兆坤能推陈出新,这是极好的。

    “你们不信?那是海里长的,个顶个的大,谅你们也没见过?!崩钫桌ふ獯尾换挪幻?,他是有证据的,还有两只没吃完的大蟹在家里的水桶里放着呢!

    他非让这群乡巴佬见识下不可!

    牛皮不是吹的!

    淮河不是尿的!

    他李兆坤没点真能耐敢胡说乱编吗?

    大壮他爹也在旁边说,“天天就听你瞎能?!?br />
    “说话也靠点谱?!庇腥嗽诜?。

    大家当然是不信了!

    人家越不信,李兆坤越得意,他招呼大孙子李沛道,“去让你姑把咱家的蟹抱过来?!?br />
    李沛正玩的兴头上呢,不怎么乐意,犹豫着呢,李柯却反应快,腾腾的跑回家了。她一直是李兆坤得力的小跟班。所以在经常性的情况下,李兆坤自然偏心她多一点,闺女不贴心,儿子不贴心,孙子也不贴心,可是有个贴心的小孙女,够他得意了。

    从来不迁就人的李兆坤,唯独迁就这个小孙女。

    她学话很顺,回到家一个劲的说阿爷要看大蟹,老四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本来想洗个澡就睡觉了,看来是睡不成了,只得拎着大桶里的蟹去给她亲爹显摆了。

    李兆坤离多远就迎着老四,把桶夺了过去,嘿嘿笑道,“来看看,来看看,蒙你们没有?!?br />
    怕大家瞧不清,还把大蟹从桶里倒了出来。

    好事的本来抱着瞧热闹的心情,结果真的见到这么大的蟹,都是吓了一跳,平常河沟里的毛蟹有个二两重就是不错了。

    李兆坤一副我没骗你的表情!

    老四跟着周围的人打完了招呼,婶子小媳妇都夸她长的越来越条道了。

    她却是对别人的夸奖不以为意,只是对着她亲爹看,表示很无奈,她没感受过父爱,也不知道什么叫父爱,长期对父亲不满是居多。

    她以前非常的反感父亲爱吹牛的性子,这还不算,父亲特别爱听马屁,被人坑的不要不要,但是有坑继续跳。她一度的怀疑父亲的智商有问题。

    亲眼看过母亲的辛苦,也发过誓不会给李兆坤养老。

    可现在她发现父亲已经变成了一个靠着吹嘘儿女风光而活着的小老头,这让她又觉得有点悲哀。

    也许父亲真的老了。

    想着想着,她心里又有点堵着了,默然的在心里叹口气,父亲还是需要她养老的。儿女该做的她还是需要做。

    李爱军求着沈道如帮助龚敏弄个香港的身份证。

    沈道如问,“你们的关系定下来了?”

    “什么关系?”

    “哎。你这是图什么啊?”沈道如有点不理解,说,“事情不难办。我给你弄。资料给我就行?!?br />
    李爱军感激地说,“谢谢。我就图她比我过得好,这我就知足了?!?br />
    李和拍拍李爱军的肩膀,说,“该男人就男人?;ü媚锏挠赂业淖?,怕什么???”

    李爱军低着头说,“可是我这腿?;故遣荒艿⑽笕思??!?br />
    这种事情李和帮不了他,只能靠他自己了。

    于德华带着一副萎靡的样子回来了,那胖嘟嘟的身子起码下去了几斤肉,眼眶浮肿,两颊都凹了下去。最心疼的肯定是于老太太,儿子年龄再大也是儿子,亲儿子,肯定不是捡的。

    先交代了下李和家里的保姆一些照顾何芳的事项,然后匆匆返回家给儿子炖补品去了。

    于德华对于老太太的反应只能摇头苦笑,这老太太突然为了自己就撂了李和家的担子,表现的也太明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