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不能进去?”喇叭全被拦在了门口。他对着挡在门口的两个人怒目而视。已经掏出了大哥大,准备随时招呼人进来。

    “李先生,这是不信任我了?”一个个子不高的女人对着李和笑脸相迎,伸出手道,“认识一下,我是陈立华?!?br />
    她趿拉着拖鞋,穿着一件极长的衬衫,衬衫的下摆交错打结在一起,耳朵上两个坠子闪闪发光。

    李和朝喇叭全晃了下手,示意他在门口等待,然后对面前的女人说,“好像我们并不认识?!?br />
    “可是我认识李先生?!背铝⒒谎锸炙?,“李先生,请坐?!?br />
    然后随手接过侍应生递过来的杯子,自己启开了桌子上的红酒,给李和面前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面前倒了一杯。最后朝四周挥手,让所有的人都回避。

    人走后,门口的大门也合上了。

    李和随身坐下,大概是口渴了,端起杯子抿了一口,也不计较是红酒还是白酒了。

    这个女人能打探到他的底细,已经极不简单了,甚至已经让他动容了,到底还有谁知道他的底细?

    他突然发现,他把许多事情想的过于简单了,也许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了别人眼里的风景,许多人早已在默默地注视着他。

    他点着了一根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透过烟雾看着眼前的女人,想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突然她压低了声音说,“李先生,其实我们是一类人?!?br />
    李和震惊,但是还是浑不在意的谈了下烟灰,面无表情地问,“你也有企鹅号?”

    陈立华愣了愣,说,“李先生的思路果然开阔,我确实听人说,南极洲有一种企鹅,毛茸茸的很可爱。香港的动物园里应该是有的。

    李和松了口气,不再纠结企鹅这个问题,只是笑问,“为什么我们是一类人?”

    陈立华笑着说,“因为所有的意外之财都能使我们快乐?!?br />
    “意外之财?”李和只能装作听不懂。

    “苏明、付彪、潘松这些人,李先生应该是不陌生的吧?!?br />
    “陈小姐想说什么,请继续说?!崩詈鸵廊徊欢?。

    陈立华笑着说,“我还是喊你李同志吧,不用这样子,大家都是内地过来的。理应互相帮衬的。我请李同志喝杯酒,也没什么的。大可不必这么紧张?!?br />
    她毫不客气的直盯着他,也没有移开的意思。

    “随便喊了,无所谓的。当然,最好还是喊我老李吧。同乡自然是同乡,不过香港的同乡多了,香港十个富豪至少有九个是从内地来的?!?br />
    陈立华继续说,“我从八三年开始关注的李先生,那时候满京城收购紫檀、古董的也就你和我,做的最大的也就你和我,我想打听李先生,自然不足为奇了吧。何况你的那位手下,叫苏明,跟我这边的冲突不止一次两次了,大家想不互相注意都难吧?!?br />
    “这倒是也是?!崩詈托南绿谷?,却纠正道,“苏明是我朋友,可不是什么手下?!?br />
    陈立华不以为意,说,“有一点我很佩服你,我只见你收购过,没见你出过货,想必你也知道目前市面上的行情,已经翻涨到了百倍不止。李先生,好眼光,我现在都后悔卖的早了呢?!?br />
    李和摇摇头,说,“我的兴趣只在收藏,对于靠这个赚钱,没多大兴趣?!?br />
    现在更多的只是为了留家里装逼用的,对于靠卖文物的那点钱,他已经看不上了。真如李老头所说,卖出去容易,想再收回来就难了。

    陈立华给他的空酒杯又添满了酒,然后举起自己手里的杯子说,“李先生,干杯?!?br />
    说完一饮而尽。

    “干杯?!崩詈腿肥乔吵⒍?,红酒他喝不惯照样喝不惯。

    “你看看,你跟我果然是同道中人,我拿红酒也是当茶喝的,哪里有时间去品,喝到肚子里不就得了?!背铝⒒旨绦?,“李先生,我知道你许多事情,包括你做倒腾服装和电子表,我都很清楚,可是你在香港的事情,我是一件都没有看懂。我只是好奇那个沈道如和我一样在香港做地产物业,为什么比我的钱还多,为什么有能力在香港救市?最近甚至还能够支援内地国债,这可是五亿美金!今天还跟高盛合作上了。而且据说,那位于德华先生已经在浦江签署了浦东开发的协议。果然是大手笔。这是我最敬佩李先生的地方了??衫钕壬庋?,也未免让人小瞧了,胆子未免小了?!?br />
    “何以见得?”李和终于笑了,他以为这女人什么都知道呢。他只想安心的做个透明人,不想让任何人来打扰他。

    “我原以为你跟我一样是个大胆子的,可想不到胆子丁丁小,身上挂了这么多的护身符?!?br />
    “不,这是出于我的一片热忱而已?!?br />
    “李先生,是你我坚定了对内地的发展信心。这杯我敬你。我想跟着你这样的聪明人后面,应该是不会吃亏的?!背铝⒒窈攘顾谎?,杯子里的红酒再次一饮而尽,粗狂豪气。

    她用纸巾擦了下嘴角溢出的红酒,继续说,“李先生,我想收购你手里所有的紫檀家具,不知道意下如何,价格随便你开?!?br />
    “抱歉,你觉得我会缺钱吗?”她的要求,没有出李和的意料。

    而她似乎也早有心里准备,如果李和这样的人能轻易答应别人的要求,也不能做到今天的成就。她想多了未免有点叹气,她是自傲的,自傲于没有几个人能有她这样的能耐,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取得她这样的成绩。

    可是跟李和一对比,她发现她这是自满了,两个人几乎是同时起步的,但是呢,她的富华集团连金鹿集团都比不上,何况再跟远大集团比。

    “那我们谈个合作吧,我想这对双方都有好处?!?br />
    “请说?!敝灰辉倬澜嵩诠哦揖叩氖虑樯?,其他的事情李和都好说。

    陈立华说,“我想跟远大集团在地产上合作,远大的业务好像只是满足于买和卖,说难听点只是炒楼花而已,在地块的商业开发上并没有多大的建树。而富华的优势就是在于开发和运营商业街项目,我们的核心是高端地产。当然,我也承认我们的短板在于资金。远大最不缺的应该是资金吧?”

    “可以考虑?!背铝⒒谕醺闹鼙呖?,曾经让李和连番感叹,这女人到底要赚多少钱!当然他一直最羡慕的还是王万达的商业模式,可在商业广场项目上能跟王万达一拼的除了李超人就只有富华集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