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阿达,却是没有回应,只是瞟向了远处的两三拨人,然后又一脸苦相的看着喇叭全。

    喇叭全得到李和的示意,按着吴阿达的肩膀说,“走,我带你过去跟他们谈?!?br />
    他身后跟着五六个小弟,一起朝着那些人过去,他们都是吴阿达的债主,都是本地一些社团的人,没有一个是善茬。他已经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这些人不给他面子,会让他在李先生面前很没面子。

    李和站在原地没动,只是听见那边吵吵闹闹,唾沫横飞,已经拉起了架势,眼看要打起来。

    李爱军对这房子满意的不得了,他已经捏着拳头了,如果债主刻意刁难,他也不介意上去修理一番。他再也不是当年的李爱军了,客气、宽容、实在,也分人了。

    跟李和两个人一人一根烟,冷眼瞧着远处。

    不一会喇叭全先回来了,他说,“债主只要三十万,房子清了?!?br />
    李和笑问,“吴阿达一毛落不着?”

    “是?!?br />
    李和看了看李爱军,李爱军点了点头,三十万不亏。

    李和对小姑娘说,“办手续吧?!?br />
    吴阿达咎由自取,他不会有一点同情。但是他不介意在互利的情况下,捧一下这个人。

    最终谈妥以后,李爱军跟着小姑娘和那些人去银行转账了,同时办理房屋手续。

    为了保险起见,李和让喇叭全派人跟着去了。

    他对喇叭全说,“把吴先生也带着,他现在不是没有片约嘛。你找个剧本,找个导演,让他跟周星星同学做个黄金搭档?!?br />
    他此时只是恶趣味罢了,总要留个纪念的,证明没有白来一趟。至于什么剧本,电影拍得怎么样,他一点不关心,顶死也就几百万投资,他玩得起。

    暮然间,他发现他真如何芳所说,有点飘了。

    一个人尝到了权利和金钱的魅力,未必就能太稳。

    吴阿达高兴的说,“谢谢李先生关照,谢李先生关照?!?br />
    沈道如私下问,“这算不算投资?”

    钱要从他口袋里掏呢,他可没李和这么大心眼,拿钱不当钱。

    李和无所谓的道,“成立个电影公司就是了。请最好的导演,买最好的剧本。女明星,男明星,无线毕业班的能请的都请过来?!?br />
    反正他能记得的就这么多了,能提点的有限。

    一直等到李爱军兴高采烈地回来,大家才准备要回去。

    可李爱军舍不得走,他说要好好收拾屋子,李秋红跟哥哥一样,同样也是一样的想法。从此这里算家了,金窝银窝还是自己的狗窝好。

    李爱军说,“没多少活,我麻烦喇叭全帮我去买了涂料和其他材料,装修涂刷这些我自己都能做?!?br />
    他一听说找人做保洁和装修要十几万,肯定不乐意,还不如自己慢慢折腾呢,也就费个两三天功夫,他能把屋子收拾的漂漂亮亮。

    “行,晚上七点钟等你开饭?!崩詈筒辉僮銮壳?。

    老四要跟着一起回去,却被李秋红拦住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沈道如因为大规模的购买内地国债,再一次的上了两岸三地的头条。

    这可是5亿美金??!

    折合港币40亿!

    许多人都不禁对新崛起的远大集团充满了好奇。

    作为回报,远大集团在深圳的项目,一路绿灯,畅通无阻。

    另一方面,沈道如的压力也可想而知,港府已经派人找他谈了三次话。

    他还是坚持说是因为看好内地的发展,坚决不动摇。

    动摇没动???

    他早就动摇了,他没有信心内地能躲过美国佬为代表的西方势力的压力。只是因为李和的要求而已,他不得不这么做。

    郭冬云再一次约李和出来吃饭,这一次是香港有名的维多利的大餐厅,饭桌上光一个高盛就有十几个人出席。

    她笑着说,“李先生的民族主义观念,似乎太强了一点吧?“

    沈道如是个傀儡,也就她们这些为数不多的人知道而已。

    史威廉也说,“我们为李先生的政治立场感到深深地遗憾?!?br />
    李和自顾自的抿了一口酒,笑着说,“虽然政治诉求不同,可是大家的利益诉求是一致的,都是为了赚钱,大家是为了这个共同的目标聚在一起,可不是为了政治目的聚在一起?!?br />
    郭冬云感觉出了李和的不快,立马转换话题说,“经过我们董事会的批准,我们愿意跟李先生达成初步的合作?!?br />
    “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方案?”这话是沈道如问的。

    史威廉说,“我们愿意为远大集团提供50亿美金的融资业务,但是操作团队必须是我们的员工,这符合我们的业务操作纪律?!?br />
    黄炳新反问,“就这些?”

    上次提供的是分成模式,跟这一次借款完全不同的性质。

    史威廉说,“这是我们郭董尽了最大努力,向董事会争取的?!?br />
    李和淡淡的说,“分成我也要,融资我也要?!?br />
    他才不嫌钱多呢。

    史威廉奚落道,“李先生未免太贪心了?!?br />
    “贪心不贪心,大家心里都有数?!备呤⒌耐蹲使婺V辽偈前僖谄鸩?,赚的更加可观,李和宁愿不合作,也不想为高盛作嫁衣。

    郭冬云笑着道,“二成。不能再高了?!?br />
    “成交?!崩詈驮僖淮紊斐鍪?。

    “成交?!闭庖淮问枪莆兆爬詈偷氖?。

    高盛的团队,行动的很快,李和的行动也很快,20亿美金已经第二天就到了在高盛开的户头上,加上高盛的五十亿,总共是七十亿美金。

    李和这一次很谨慎,只用了八倍的杠杆,他马上有孩子了,他不认为他输得起了。入场的时候,所有的美金全部兑换成了日元进入日苯,按照双方的预想,这些钱会全部进入股市,到一定阶段抛售股票,并做空股指期货。

    1987年以后,光一个日苯东京证券交易所的规模就已经超过了美国,跃居世界首位。所以李和跟高盛进入以后,像一滴水汇入了大海,在上万亿规模的市场里波澜不惊。

    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耐心的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