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秋红和老四相视一笑,虽然李爱国打乱了两个人原本商量好的节奏,可两个人已经心下了然。一男一女明显都是热乎了心窝子的,可就是没人敢先开口表态,外人看着都替着急的慌。

    老四说,“一杯奶茶,一盘芝麻糕吧?!?br />
    李秋红指着老四说,“跟她一样?!?br />
    龚敏下去了,李爱国黑着脸问,“还没回我话呢。来干嘛了?”

    李秋红撒娇道,“我关心你,还有错啊?!?br />
    “吃完赶紧回家?!崩畎孟窦υ谘谑?,他不想别人知道什么,哪怕妹妹都不行。

    东西端上来以后,两个姑娘只顾埋头吃了,吃完以后很有默契的一起起身走了。

    老四憋不住了,趁着李秋红不在,一股脑子的话全部倒给了李和,说的绘声绘色。

    “他总共就没来过几次香港,能相中谁?”李和还纳闷这李爱军的保密工作够严实的。真想不出李爱军能跟谁处对象。

    李爱军满面春光的回来后,他也没有多问,该知道的,他早晚会知道。

    只是沈道如来了以后,李爱军突然要求带他去看房,说要在香港买房,这个决定把几个人都糊愣了,简直没有任何征兆。

    李和问,“这什么时候的想法?以前没听你说要在香港买房啊?!?br />
    李爱军红着脸说,“你们都买了。我就想着买了?!?br />
    “哦?!彼凰凳祷?,李和也就没深究。

    沈道如说,“你要什么价位的?有贵的,像李先生这种房子。有便宜的,就是内地那种合着一栋楼的?!?br />
    “不要筒子楼。你给我找个便宜的,但是最好独栋了。大小我都不计较。他这种太贵了,我买不起?!?br />
    李和说,“我换钱给你?!?br />
    李爱军差的是外汇和港币,不差人民币。

    “不用。不用。我自己有多少用多少,量力而行?!崩畎辉敢饫詈统钥?。兑低了,李爱军不愿意占这么大便宜,给兑高了李和也不会愿意要。

    沈道如去打了一个电话,房产中介来的很快,还是上次卖房子给李和的那个女孩子。沈道如这种大佬介绍的客户,资质有多好自然不用说。

    小姑娘满心欢喜的来了,这一单对她来说已经是十拿九稳了。

    可是听到李爱军的要求以后,有点犯难,便宜?

    哪里有便宜的房子?

    翻遍手里的资料,三百万都嫌弃贵?

    要不是知道这几个大佬不差钱,还以为戏耍她玩呢。

    李爱军叹口气说,“没有就算了。等以后有机会吧?!?br />
    李和却在对中介女孩子说,“再想想,不管房子什么价,什么位置,只要能成交,佣金还是多给你?!?br />
    作为中介自然喜欢卖高价位的房子。

    女孩子斟酌了一会儿,才说,“有个房子,倒是挺便宜的,就在这附近。只是因为里面的债权不是太清楚,房子年久失修,房主是个烂赌鬼,好几个债主已经申请法院查扣了。只要钱还上,就行了?!?br />
    沈道如说,“那就去看看?!?br />
    以他今时今日在香港的地位,最不怕麻烦。

    听说要去看房子,李秋红无疑是最按捺不住的了,哪怕她跟老四处的关系再好,可毕竟还是居人篱下,哪有自己家住着畅快。她第一个就要跟着去。

    老四不甘心留家里,老五也不甘心留家里,所以浩浩荡荡的一群人都去了。

    房子的位置果然是不远的,从李和家里出发,也就二里地,周围都是渔村,这栋三层小楼在破落的小渔村里,总有点鹤立鸡群的意思。

    但是这栋房子真如中介所说,真的是年久失修了,外墙已经斑斑点点,瓷砖都基本脱光了。

    李爱军楼上楼下,屋里屋外都转悠了一圈,一个劲的说好。

    旁边的中介听着尴尬,以为说的是反话呢,这种房子哪里算的了好,玻璃没了,门框烂了,墙面都没有一块干净的。除了面积够大,真是一无是处。

    李和也觉得真心好,再邋遢的环境他们这些人都住过,这里所谓的恶劣环境,跟之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不过他看到喇叭全身后的房主,大脸盘,眯眯眼,越看越觉得眼熟。

    “你姓啥?”

    房主还在发呆,喇叭全朝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骂道,“我们老板跟你说话呢,哑巴了?!?br />
    “哎,哎,我姓吴?!?br />
    “做什么的?”

    房主被喇叭全又瞪了一眼,不敢再迟疑,立马回道,“我演电影的。我演过好多电影的?!?br />
    喇叭全也在旁边解释道,“这货确实以前在台湾红过一阵子,可是就是有点烂赌,自己害自己。现在不光欠信用卡公司的钱,还欠财务公司的钱,被追的满世界跑?!?br />
    “财务公司?”李和不解。

    沈道如在旁边低声附耳道,“就是那种高利贷?!?br />
    “你很不错?!崩詈统恐魃斐鍪值?,“认识一下,我姓李?!?br />
    他可以确认了,眼前这个猥琐男就是周星星同学的金牌配角搭档吴阿达。

    吴阿达受宠若惊,激动的握着李和的双手,“你好,李先生,屋里乱。我给你倒茶?!?br />
    他不熟悉李和,可是他认识喇叭全,喇叭全这样的大哥,他都是攀不起,能让喇叭全低头哈腰的人,地位自不必说。

    “不用客气?!崩詈臀?,“你的那位搭档呢?”

    “什么搭档?”吴阿达有点不懂。

    “不是有个叫周星星的吗?”

    “我们今年只是合伙拍了两个片子,他还不算我的搭档?!蔽獍⒋锫冻龃蟀逖?,眯缝着眼,一副讨好的笑容。

    李和对喇叭全说,“你不是在拍电影吗?我觉得这位吴先生挺有前途的。顺便把那位周星星同学,也请过来?!毕愀鄣难菰?,李和认识不了几个,可是周星星,发哥,刘天王这些人,他还是能记得的。

    “是,是?!崩热沉艘谎畚獍⒋?,胖嘟嘟的,在他的咸湿片里面能三十秒不缴枪就算不错了。嫌弃归嫌弃,李和的话,他也不敢当众反驳。

    李爱军把前前后后终于转完了,问吴阿达,“你这房子卖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