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长出了好几口气,对着玻璃整理了一下衣领,扔掉烟,迅速的伸脚将它碾灭。

    终于有了勇气推开了玻璃门。

    餐馆好像重新做了装修,到处焕然一新,屋子里的冷气让他觉得有点阴冷。

    里面有不少人在喝早茶,他随意捡了个空位坐下,他看见她一手拿着笔,一手拿着本子在各个餐桌前支应。

    有等的不耐烦的客人,正在骂骂咧咧,她依然笑脸相迎,耐心安抚。

    他看的一阵心疼,刹那间他想过去揍人,但是为了不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还是忍住了。

    她在哪里,他的眼光就跟到哪里。

    李秋红和老四在门外透过玻璃,顺着李爱国的头的转动,也看清了龚敏,一个瘦瘦的女孩子,皮肤微黑,跟漂亮不沾边。

    老四得意地道,“看清楚了吧,我没说错吧?!?br />
    “不行!”

    老四好奇的问,“什么不行?”

    “她不配做我嫂子!”在李秋红的眼里,自然是哥哥是最好的,哥哥自幼就是她的偶像,怎么可以找这么平凡的女人做嫂子呢!哪怕找不到何芳这种知性大气的人做嫂子,可也不能相差太远??!

    一个端盘子的服务员怎么可以配得上她的哥哥!

    她第一个就接受不了!

    “哎呦,你还没瞧清楚啊,你家老大单相思呢。人家姑娘指不定不乐意呢?!崩纤牟幻庥械愠芭奈兜?,见李秋红要进去,慌忙又把她拉住,说,“再瞧瞧,你说你家老大找个对象容易嘛,你在这唧唧歪歪,枉为人妹?!?br />
    “好,听你的?!崩钋锖煲邢盖魄剖裁磁四馨阉绺缑缘蒙窕甑叩?。

    两个人对着餐厅里面目不转睛。

    李爱军坐在座位上紧张的看着龚敏走过来,手心攥出了汗。

    龚敏光顾低头对着单子写东西,到他位置上,问,“先生,你要什么?”

    “我...”李爱军紧张的说不出话来了,突然灵机一动,指着左边餐桌上客人的盘子说,“我要那个,跟他一样就行?!?br />
    “那个是蛋挞和奶茶。马上就来?!惫粼诘プ由涎杆俚淖吮?,抬起头不经意间扫了他一眼,然后低头继续写,歪着脑袋愣了一下,以为错过了什么,又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重新见到那张笑歪了嘴的脸面,才确认了,惊喜的说,“李哥,你来了啊?!?br />
    “哎,来了,顺便过来看看,你知道的,我朋友公司就在隔壁?!鄙钆鹿舨幌嘈?,他又补充说,“就是上次的那个远大集团的沈先生?!?br />
    同时心中一股无法抑制的喜悦从心里蔓延开来。

    龚敏笑着点头,说,“我知道,我知道?!?br />
    “哎,人死了??!”

    “快点啊?!?br />
    有客人不满意了。

    “啊,马上,马上?!惫袅⒙泶笊赜?,然后对李爱军说,“那我先忙了,不好意思啊?!?br />
    “没事。没事。你去忙。我在这可以的?!崩畎纠聪胨?,我在这等你。

    老四在外面说,“你家老大够怂的啊,怎么说个话,都脸红脖子粗?!?br />
    李秋红生气的说,“你哥才怂呢?!?br />
    老四说,“嘿嘿,他怂他没光棍啊?!?br />
    两个人在外面等到日头老高,李爱军那杯奶茶还没喝完。

    老四首先就顶不住了,要提议去旁边吃点东西。

    李秋红说,“你别着急,等会姐请你吃饭,行吧?!?br />
    “我可不差你那顿饭。你哥谈对象,你紧张个鬼??!“她哥现在给她的钱,她怎么都用不完,还存了不少呢,好歹也是小富婆一枚了,哪里能轻易受李秋红的贿赂。她灵机一动说,“其实我有个主意,咱们试试?”

    李秋红翻了个白眼说,“你能有什么好主意?!?br />
    “听我的,你进去了,尽管坐你哥旁边,就搂着他脖子不要撒手?!?br />
    “馊主意?!彼淙焕钋锖觳幌不墩飧雠⒆拥某は?,可是能入他哥眼睛是真心不容易,要不要搞破坏,她还在犹豫着呢。

    “没让你搞破坏,你就进去试探下,看看这姑娘什么反应,反正你俩是亲兄妹,又不怕解释不清。我琢磨着呢,那俩人就是那么层窗户纸,不捅破的话,旁人看着只能干着急?!?br />
    李秋红上下打量了老四一遍,说,“这么长时间,我没瞧出来啊,你挺有经验的??!”

    老四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我哥跟何姐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br />
    “也对?!本饷匆惶岬?,李秋红好像琢磨出了一点味道。

    一跺脚,她带着老四,推开玻璃门进了餐厅。

    她把椅子往哥哥跟前挪了一下,趁势勾上了他的脖子。

    李爱军正闷头盯着奶茶发呆,猛然看到脖子上搭了一只手,吓了愣神,转过头见是妹妹,对面还坐着老四,李和的妹妹,他也当做妹妹呢。

    不过他还是没好气的说,“你们俩怎么跟过来了?”

    心里有股莫名的烦躁。

    “服务员?!崩钋锖烀淮罾砝畎?,却用英语冲龚敏喊话。两个姑娘最近经常逛街,为了躲避周围人的眼光,都是用英语了,她们年轻要面子,可不想让人喊北姑。

    龚敏抬头,李爱军旁边多了个年轻漂亮,身段婀娜的姑娘,其中一个姑娘还搂着他的脖子,显得非常的亲昵,这让她有点慌神。待那个姑娘喊了第二遍,她终于调整了气息,过去了。

    他跟她什么关系呢?

    她这么紧张。

    她如是想。

    她过去了,那个姑娘贴在他身上,伏在他耳朵上说话,这让她更有点慌乱。

    李秋红用普通话催促道,“服务员,能不能快点啊?!?br />
    “哎,来了?!惫舴从锤辖羯锨?。

    李爱军皱着眉头,呵斥李秋红道,“能不能有点礼貌?!?br />
    李秋红一梗脖子说,“你居然为了别的女人骂我!”

    李爱国正要安慰妹妹,却见了龚敏的脸色,慌忙说,“这是我妹妹,亲妹妹,不懂事,抱歉了?!?br />
    龚敏仔细在兄妹俩脸上对比了下,这才笑着说,“哦,那你问问,她们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