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爱军对这房子很干兴趣,大致的看了轮廓,尖塔形斜顶,抹灰木架与柱式装饰,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及至进了客厅,他就瞧仔细了,文雅精巧不乏舒适,门廊、门厅向南北舒展,客厅、卧室等设置低窗和六角形观景凸窗。

    李和说,“怎么样?不错吧?!?br />
    李爱军半晌才问,“不便宜吧?”

    “千把万吧。有便宜有贵的,看怎么挑了?!?br />
    “哦?!崩畎曛?,只是说,“这一次我准备到深圳来,准备先参加下10月份的广交会,再看看情况,你有什么建议没有?”

    “没有。这行你现在比我熟了?!?br />
    两个人沿着前屋后院又到处转了一圈。

    “你还是说说吧,你不说的话,我心里总是没底?!崩畎鹂艘话?,给了李和一支。

    “去晋江看看吧。一般的产业都要兼顾上下游的配套产业,并不是说深圳不好,只是相比之下,胡建的鞋厂更多,产业集聚的效应,可以少花很多冤枉钱?!?br />
    产业积聚可以有效降低产业集聚区内公共设施建设成本,提高设施利用率。而且在地理范围不变的情况下,随着产业集聚区内企业数量的增多,这一成本仍有下降空间。

    另一方面,对于集聚内企业而言,大量企业的积聚可吸引并维持相当规模的劳动力积聚,形成对劳动、技术和管理人才的“磁场效应”,充足的技术和管理人才的存在使得产业集聚区内企业招聘和搜索、雇佣、培训人才的成本大大降低。

    李爱军感慨的说,“那我顺便去看看,你说的对,北方的政策还是死板了?!?br />
    “你现在说话怎么也这么老气了?来,笑笑?!?br />
    “嘿嘿?!崩畎闱柯冻隽舜蟀逖?。

    李和嫌弃的摆摆手,说,“算了吧,比哭还难看?!?br />
    李爱军突然又说,“谢谢?!?br />
    “谢什么?”

    李爱军叹口气,说,“这丫头,辛亏去了新加坡,要不她那性子可是不安分?!?br />
    李和反问,“咱俩还需要说这话?”

    李爱军愣了愣,说,“好像真不需要?!?br />
    说完自己都笑了。

    吃完饭以后,他独自出去了一趟,回来后就是一直坐在院子的椅子上发呆。

    李秋红低声问老四,“你说我哥没事吧,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呢?”

    老四老神在在地说道,“思春了都是这副样子呗,有什么好问的?!?br />
    “胡说八道?!闭饣袄钋锖焓遣恍诺?,家里可是没少给她哥相对象,奈何没一个成的。

    老四不屑的说,“真傻还是假傻???他现在这种状态就是释迦摩尼释所说的‘求而不得’?!?br />
    “我哥有心上人了?”

    “切,你哥又不是我哥,你自己不会问啊?!?br />
    老四说完就帮着李和去铲草坪去了。

    她出去见识了,大概知道草皮多贵,新加坡被称为花园城市,路边有很多这种草坪,都很干净,可以坐在那里晒太阳或者看书??煽吹礁缟┠腔断驳谋砬?,也就什么都没说了,还乐呵呵的拿着铁锹帮着一起铲。

    至于于老太太是最羡慕的了,这俩口子做了她多年想做而又不敢做的事情,已经帮着规划哪里种西红柿、哪里种豆角,自告奋勇的要帮着买肥料和种子。

    李秋红喊了一句,oh,mygod,就无力吐糟了。

    喇叭全进门后,看着堆着老高的草皮,眼角抽了抽,对着李和还是那幅讨好的笑容。

    见李和洗好手了,慌忙从保姆手里夺了毛巾,递给了李和。

    李和漫不经心的问,“办好了?”

    “李先生,你看!”喇叭全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照片。

    “很好?!闭掌系娜颂稍诘厣?,已经被揍的不成样子了,眼泡浮肿,嘴角拱得老高,旁边的地面上还散落着几颗牙齿和血迹。

    “李先生,你放心,这次绝对没有首尾,只是一次意外事件。不过我觉得这几个人长的这么高大,不去吸毒可惜了,所以我就擅作主张了,李先生,不要见怪?!崩热套约堑美詈投哉饧父鋈艘а狼谐莸难?。

    “没有比这更好的了。你不错,很不错?!崩詈屠至?,笑着说,“底片呢?”

    “在这呢?!崩热呀壕淼萘斯?。

    李和展开胶卷,透过光大致看清了影像,用火机给慢慢点燃了,附带那几张照片没,化为一片灰烬。

    “好好干,不会亏待你的?!?br />
    喇叭全高兴的不停的鞠躬,“谢谢,李先生,谢谢,李先生?!?br />
    一大早,李和去晨跑回来,旁边有花店,送给了何芳一束玫瑰花。

    何芳感动的一塌糊涂,可是转眼就跟老四说,得减你哥一半的零花钱,居然知道买花讨女人欢心了!

    李爱军一早也带着司机出门了。

    李秋红直觉上感觉不对劲,非要拉着老四跟着。

    老四正啃苹果啃得欢,外面那么热,哪里愿意出门,只是说,“大人的事,你个小屁丫头管那么多干嘛,歇着吧?!?br />
    “李老四,你这是逼着我跟你绝交??!”

    老四不屑的说,“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br />
    “哎,别磨叽了。车子马上就跟不上了?!崩钋锖觳辉偃堇纤姆床?,拉着他匆匆的去了停车库。司机今天没有得到李和的吩咐,自然不需要出门,也愿意随着两个大小姐折腾。

    司机安慰两个人道,“出山的道路只有一条,至少要半小时,他们这才走了十分钟不到,只要径直开肯定追的上?!?br />
    果然,车子拐了两道弯,终于追上了李爱军的车子。

    李秋红道,“秦师傅,慢点,别让我哥看见了?!?br />
    秦师傅放慢了车速,慢慢的吊在后面。

    李爱军下了车后,站在餐厅门口,原本出家时的兴奋心情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跟以往一样,每一次正要伸手去推玻璃门,都迟疑了。

    该跟她说什么好?

    种种念头在心里纠结,缩回手,插在口袋里。又不耐烦的抽出一支烟衔在嘴里,靠在拐角,看着烟圈慢慢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