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攥成了拳头紧紧地握着,他知道他要发达了。对有钱人来说钱是数字,可是对穷人来说,钱是命,为了钱卖命没什么大不了。何况现在仅仅是教训几个人而已,并没有多大难度。

    郭冬云在门口迎着李和,伸出手说,“李先生,又见面了?!?br />
    “这次肯定我请客?!崩詈蜕斐鍪中ψ呕赜?。

    “那挺好?!惫埔爬詈驮谂诺裁趴谧?,说,“里面闷热,油烟大,咱们就坐外面吧。外面透风凉爽?!?br />
    “再好不过了?!崩詈桶才欧裨钡悴?。

    菜上的很快,生蚝,大蟹,两个人光顾着吃,倒是没谈多少话题。

    郭冬云把一个蟹腿吮完,用纸巾擦拭了手,端起杯子抿了一口酒,问,“李先生,最近很缺钱吗?”

    “缺,很缺?!崩詈妥炖锩唤劳?,说的含糊不清。

    郭冬云举起杯子跟他碰了下,继续问,“不知道可否透漏一二,也许能帮到你?!?br />
    “多谢对我妹妹的关照?!北永锏钠【?,李和一饮而尽。

    他问过老四了,从接机到安排住宿,郭冬云都安排的妥当的很。

    “不用客气?!?br />
    “我是很缺钱,你们旗下的银行能借给我?”李和笑着说,“能借多少,我要多少?!?br />
    “我们是投资性的银行,很少涉及借贷业务?!惫扑低?,看了一眼李和的表情,话锋一转,说,“不过不排除,我们可以一起合作?!?br />
    她对李和在金融上的收获印象深刻。

    “我是在赌博,是在玩梭哈?!彼肥凳窃诙牟?,细节他完全记不住,完全是在拼运气,拼运气和赌博有什么区别呢?

    “只要底牌够大,我们也敢跟,风险越大收益才越大?!?br />
    李和想了想说,“不知道,你对日苯目前的经济状况怎么看?”

    郭冬云笑着说,“很高傲,很狂妄,他们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了。三菱地产已经买下了洛克菲勒中心?!豆愠⌒椤芬院?,日元每年升值5%,所以吸引了很多的外来资本。股价和房价已经很高了,毫无疑问这是泡沫,可这泡沫什么时候破裂,就没人拿得准了。不知道,李先生是什么想法?”

    二战后,日苯山寨美国的汽车、电子产业,一举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买下了好莱坞,买下了洛克菲勒中心,买下了很多美国地标性建筑。

    但是广场协议以后,日元升值几乎一倍,日苯出口制造业受阻,可是相反的是日苯的股票和地产市场却是异常的繁荣。

    石原慎太郎甚至写了一本书叫《日苯可以说不》,向世界宣称可以超越美国。

    “按照目前来说,把东京地区的房产总值折合成美元,比全美国的房地产总值还高,你觉得这正常吗?”李和是个金融的外行,能卖弄的不多,说的越少错的越少,所以也不敢过多卖弄。

    郭冬云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笑问,“所以你做空日苯?”

    “是的?!痹诶詈偷挠∠笾?,高盛好像后来也加入了日经指数沽空期权,具体怎么操作就不为人知了,总之玩得很嗨。

    “我相信我们可以合作?!?br />
    “这么信我?”

    郭冬云摇摇头,说,“我们也相信自己的判断?!?br />
    “好?!?br />
    具体的合作方案,郭冬云没提,李和也就没问,虽然他缺钱,可是上杆子不是买卖,他没必要那么着急。

    吃好饭,李和买了单。郭冬云见李和自己带着司机开车来的,就没让李和送,自己开车走了。

    李和回到家,见老五还在看电视,就问,“看看几点了,还不睡觉?!?br />
    “反正放假了?!?br />
    “你上学有你看电视的一半劲头就好了?!崩詈筒辉俟芩?,接过保姆递上来的茶就上楼了。

    何芳正在埋头打毛线衣,一边织一边问,“喝酒了?”

    “恩?!崩詈涂戳艘谎勖滤?,“大姐,不用吧,这什么时候了,你打线衣?”

    外面燥热的不行,线衣能给谁穿?

    何芳说,“闲着也是闲着吧?;厝チ?,冬天要穿的?!?br />
    这是她今天从医院回来,特意买的毛线。

    “还留田埂啊,土了吧唧的?!?br />
    这种线衣每隔一寸起一道垄,非常的立体,在有的人眼里算时髦,奈何李和不喜欢。

    何芳把针一收,瞪眼问,“想吵架?”

    “不吵!”李和惹不起。

    他反正睡不着,趴在她腿上,看她打毛线衣。

    “哎,可惜了?!?br />
    “什么可惜了?”李和好奇的问。

    “咱前后院那么大面积,种了那么多草干嘛?!卑此募平?,这么好的季节,西红柿、茄子、辣椒,能种的太多了。

    “铲了?!崩詈鸵簿醯每上Я?,应该栽树种花的。

    一半做花园,一半做菜园,两个人的意见达成了一致。

    不过打死他也没敢告诉她这些草皮都是进口的,于德华花了四十多万港币呢。

    反正,千金难买心头好。

    一早开门,于老太太来了,非要接何芳过去住两天。

    “你来了都没人跟我说,德华回来,我非骂他不可?!?br />
    何芳笑着说,“婶子,不去麻烦你了,我们在这边呆两天就回去了?!?br />
    “哎呀,你这肚子这么大了。那我也折腾你了,我厚老脸在这住几天。别看我只生了德华一个,可怀孕这种事我有经验。我媳妇生孩子都是我照应的?!?br />
    何芳把于老太太挽进屋里,说,“没有比这更好的了?!?br />
    进了客厅坐下后,于老太太犹犹豫豫地问,“你们不打算在香港生?”

    何芳摇头说,“住不了多长时间?;厝ヒ谎??!?br />
    于老太太说,“检查了吗?姑娘还是男娃?”

    “没检查。反正早晚有结果?!彼偷茸殴鲜斓俾?。

    于老太太欲言又止,说,“回去了,想生两个不容易啊?!?br />
    她不好说的太明白,她总不能说,你家现在家大业大,要是个姑娘可怎么办?难道将来便宜外姓人?

    她只能这样含蓄的点到为止。

    何芳听了这话,一个下午都有点心神不宁。

    李和说,“我听你的。你自己决定?!?br />
    她还是希望何芳留在这里,跟其它无关,只是因为这里的医疗条件好一点。

    两个人正说着话呢,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喇叭声,继而大门打开了。

    李爱军从车上下来,身后还跟着他的同伴宋明和一个翻译。

    李秋红一声尖叫,一下子扑过去,兴奋点有点过头,抱着他不肯撒手了。

    李和看看老四,看看老五,对李爱军只能嫉妒羡慕恨,同样是做哥哥的,咱差距待遇就这么大呢?

    “像什么样子?!崩畎牙钋锖烊圃诓弊拥氖指?,才顾上跟李和说,“你这宅子真心不错?!?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