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看这个台!快换!“老五的声音几乎把整栋楼都给弄垮了。她皱着眉头,紧握双拳,红着眼睛,愤恨的盯着老四。

    “不换,不换,怎么样?”老四手握??仄髑崴傻厮?。

    晚上看电视的时候,家里没了安宁,老四跟老五为了争夺电视机??仄鞯目刂迫ǜ闪似鹄?。

    老四要看明珠台,老五自然要看电影频道。

    “你自己房里有电视,跟她争啥?”李和头疼,可只能冲着老四骂,谁让她是大的呢,大的就该让着小的。

    “楼上的那台电视机好像坏了,只能看到粤语频道。叽里呱啦我又听不懂??词裁纯??!崩纤囊吹氖敲髦樘ǖ挠⒂锲档?。

    何芳说,“你去把我们屋里的那台抱过去吧。我们那个可以?!?br />
    老四叹口气说,“不用??赡苁鞘彝馓煜呶侍??!?br />
    李和没好气的说,“知道还不去?天线在顶楼阳台,过去转个方向就行了?!?br />
    她就知道这俩丫头是故意要互相找茬的,没一个是愿意示弱的。

    “知道啦?!崩纤恼獠鸥钋锖煲黄鹕狭寺?。

    何芳要去医院检查,老四和李秋红自告奋勇的陪着,要把李和留家看守。

    李和说,“那也行?!?br />
    三个女人的英语都很流利,而且一个比一个精,去医院应该没问题。

    出门的时候交代了司机几句,才放心了几个人出门。

    他闲得无聊,就带着大黄在附近的矶石上钓鱼了,连快艇都没开。

    收获不是太好,只钓了几条小黄鱼,后面太阳毒了,好不容易钓了一条石斑鱼,还被大黄给啃掉了。

    把小黄鱼交给了厨房的阿姨,中午好歹也能算上一盘菜。

    三个女人拎着大包小包满面风光的回来了,不用问,李和都知道结果肯定不错。

    何芳说,“医生说一切正常?!?br />
    李和欣慰的说,“那就好?!?br />
    “可这里医院看个病也太吓人了,500港币只做了一个检查就没了?!焙畏疾唤哉庖皆旱氖辗延械阏ι?。

    李秋红却说,“这资本主义都差不多,在新加坡我俩都吓得不敢感冒,去一趟百十美金没了,谁敢去,吓也吓死了?!?br />
    “对的,对的?!崩纤囊踩峡傻牡愕阃?。

    李和说,“对什么对,差你们钱了?你这话回家跟老娘说吧,她肯定能夸你?!?br />
    一个小感冒让王玉兰花上七百八块钱,肯定是不乐意的。

    电话突然响了,他接了。

    “李爱军?”

    “是我?!?br />
    李秋红在旁边也侧耳听到了她哥的声音,以为是找她的,已经做好了随时接电话的准备。

    直到李和挂了电话,也没提起她,她有点失望。

    李和说,“你哥也来香港,你在这等着吧。暂时不用回去?!?br />
    李秋红好奇的问,“他来香港做什么?”

    李和说,“你哥准备在深圳设厂?!?br />
    李爱军的鞋厂的日苯和韩国客商已经取消了订单,他的厂子已经面临开工不足。他需要借道香港搞出口。而深圳离香港最近,无疑是设厂的好地方。

    “那我就等他吧?!崩钋锖煊械闶?,其实她是迫切回家的。

    老五眼巴巴的看着李和说,“我想回家?!?br />
    “过几天一起送你们回去。暂时走不开?!彼米龅氖虑?,一件都没做呢。

    老四说,“我跟她一起回去没事的。又不是小孩子了?!?br />
    李和还是坚持道,“过几天?!?br />
    最起码他要把她们送到深圳,然后安排人送回老家。如果由他来送,何芳就要跟着一起,经不住这样的折腾。如果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他又不放心。

    晚上他要出门,何芳没问他去哪里,只是告诉他早点回来。

    司机开车刚出门口,喇叭全的车子就跟上来了。

    李和让司机停车,打开车窗问,“你们跟着干嘛?”

    喇叭全笑着说,“这是沈先生的吩咐。他说你对香港不是太熟?!?br />
    他知道于德华跟沈道如不对付,可是沈道如他更加的惹不起,谁的话他都得听。做小弟的难处,说出来都是心酸。

    “行吧?!崩詈图饷醇岢?,也就没再反对了。

    车子经过中环的时候,到处都是人,车子在乱糟糟的人群队伍里开的异?;郝?。

    不远处做摄影和采访的几家媒体记者,让他更是义愤填膺。

    “停车?!背底釉谝患疑坛∶趴谕A讼吕?。

    他从车上下来,点了一根烟。

    喇叭全也慌忙从车上下来,问,“李先生,怎么了?”

    李和重重的吐了个烟圈,沉声说,“有个事情,不知道,你敢做不敢做?!?br />
    喇叭全立马飙出一股狠劲道,“李先生,你尽管吩咐?!?br />
    李和笑着说,“不是让你杀人,不用这种表情?!?br />
    他从口袋掏出了一沓支票,随手开了一张,递过去,示意喇叭全接着。

    “李先生,你说?!崩热唤?。

    “先接着?!?br />
    “李先生,为你做事是应当应分的?!崩热痪饧淇吹搅酥鄙系奈甯隽?,但是还是忍住了心动。

    “很好?!崩詈褪掌鹆酥?,说,“那个记者我看着不爽。把他们的牙齿给我敲掉几颗?!?br />
    喇叭全看到记者话筒上的名牌,吓了一跳,低声说,“李先生,那个记者是bbd和cmm的,麻烦很大?!?br />
    在香港揍了外国人,不是那么容易善后的,特别是记者。

    “那我知道了?!奔热焕热辉敢?,李和就不再强求,转身上了车,他准备等李爱军来了,两个人亲自去揍。

    “李先生?!崩热泵Π窃诔荡吧?,咬牙说,“你放心,我踩好点就动手??隙ú涣羰孜??!?br />
    李和笑了,说,“记住了,落几颗牙就行,不用太狠?!?br />
    出来混的,都要还的。

    “我们会假装成意外的冲突事件,不会牵扯到其他人?!崩热绦硐值?,“贫民窟也有洋鬼子的烂仔,我们让他们出手?!?br />
    “没有比这更好的了?!崩詈退?,“这件事办好了,不会亏待你?!?br />
    喇叭全兴奋的说,“是的。李先生?!?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