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发什么脾气!”李和慌忙间躲开了,两个大脚印子还清晰可见!

    “就是要打你!”老四围着车子追李和。

    李和把车前盖踩得砰砰响,李和每踩一下,喇叭全的心脏跟着蹬一下,这可是500万的平治!

    就是掉块漆都是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

    就是周围的人都跟着看的心疼!

    这是糟蹋车??!

    旁边的司机是最心疼的,看到掉的那块漆,心痛难忍!

    李和从车前盖跑到了车后箱的位置,匆忙间跳下车,夺了老四的书包,呵斥道,“够了??!”

    “你还欺侮我!”老五的眼泪水止不住的下来了。

    围观的人太多,李和的脸面挂不住,把老五搂到了车里,吩咐司机赶紧开车。

    “给你带嫂子来了,回去看看嫂子。不准哭了?!?br />
    “我就哭!”老五一点都不怕!

    “我的小祖宗,给点面子行不行?”李和对她没办法。打也不是,骂也不是。

    前面的司机和一起跟过来的喇叭全只能憋着笑。

    老五抽泣道,“我不要嫂子?!?br />
    “你的良心大大的坏啦!你想你哥一辈子光棍是不是!”

    老五大声的说,“你有媳妇就不要我了!”

    李和哄道,“谁说的?造谣嘛!说话要讲证据的。你看,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嘛!”

    “你说好的,过阶段就来看我!这几个阶段了!”老五犹自愤愤不平。

    “对不起,好不好?”李和也知道自己理亏,一个小姑娘,人生地不熟,哪里是容易的,继续道,“你老哥我呢,要挣钱的。知道不知道?不挣钱,你跟你四姐哪里有钱读书,哪里能住这么好的房子,哪里能坐小轿车,是不是?你多大了,过年正是15了,要不要讲道理了?!?br />
    “哼!”老五扭过头不再搭理李和,她承认哥哥说的是对的,她只是一个人太委屈罢了。

    李和笑笑,不以为意,其实挺欣慰的,这丫头长个子了,皮肤也白了许多。

    回到家的时候,喇叭全却没有进门,上了跟在后面的车,就回去了。

    李和指着何芳对老五说,”喊嫂子?!?br />
    老四见老五好半天没动静,摸摸她头,说,“傻了啊,喊啊?!?br />
    “嫂子?!崩衔逯沼谛牟桓实暮傲苏饷匆痪?。她抬头盯着何芳看,高高的个子,脸很瘦,鼻梁高,棱角分明,让她感觉很亲切??墒撬膊幻靼?,为什么要排斥。

    “饿不饿?吃饭吧?!焙畏忌锨敖恿死衔宓氖榘?,把她领进了屋。

    她是第一次见老五,仔细的笑着瞧了瞧她,再看看老四,再看看李和,突然间笑疯了。

    她刚想张口说话,李和就急忙打住道,“姓何的,你要是不说实话,咱俩以后还能做朋友?!?br />
    “不说。不说?!焙畏己冒胩觳胖棺⌒?。

    “我是不是以后有侄子了?!崩衔宥⒆藕畏嫉亩瞧し⑽?。

    “侄女?!崩詈途勒?。

    “最好是侄女。遗传学还是有道理的?!焙畏家惨槐菊鼗氐?。

    老四和李秋红听完哈哈大笑,老五却是一脸迷茫,她没听懂。

    李和脸都黑了。

    吃好饭,何芳看了几张报纸,胸口一起一伏。

    李和慌忙夺了他报纸,说,“有什么好气的。安安稳稳的坐胎。不该你管的你少管?!?br />
    李和烦躁的点了一根烟。他也气。

    何芳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西方媒体的偏见那么深而广?!?br />
    李和笑问,“你以为有真实?”

    “恩?!焙畏嫉阃?。

    李和笑着道,“世界上除了真刀真枪的战争外,还有一种战争叫舆论战。英语是世界通用语言,他们可以随意的胡编乱造?!?br />
    西方媒体关于中国的新闻,除了日期是真的,通篇基本是敌视和偏见,毫无逻辑且是双重标准。

    没有经济实力就没有国际话语权。

    柏林墙要倒了,波罗的海三国要独立了,罗马尼亚的内战要来了。

    舆论战很可怕。

    他胸口的闷气出不来,提议道,“走吧,去散散步?!?br />
    一家人都去海滩散步了。

    大黄在前面跑,老五光着脚丫跑在软绵绵的沙滩上追着,浪花一阵阵扑过来,打在她的小腿上。

    老四在后面喊,“死丫头,跑慢点!”

    李秋红却是拉着老四道,“咱们也过去?!?br />
    海滩上留下几个人一串串的脚印。

    阵阵凉风吹皱了平静的海面,海浪一步又有一步地吞噬着沙滩上的脚印。

    李和扶着何芳跟着最后面。

    何芳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过阶段吧,明天我陪你去医院看看?!?br />
    “不要待长了吧,在这里我就感觉跟个废人没两样?!?br />
    夕阳已经悬在半空中了,就像圆盘一般,照在她的脸上,仿佛镀上了一层金子。

    “好?!崩詈涂此吹挠械愠樟?,喃喃道,“媳妇,你好漂亮?!?br />
    “你一天不胡说,是不是不舒服?”

    李和正欲争辩,身后响起了沈道如的声音。

    “李先生?!?br />
    何芳善解人意的说,“你们聊,我去看看李冰她们?!?br />
    李和说,“那你自己慢着点?!?br />
    “李太真是贤惠人?!鄙虻廊绮皇被墓?。

    “这还用你说?!崩詈妥治实?,“有事?”

    “郭小姐要请你吃饭?!?br />
    李和疑惑的问,“她怎么知道我来了?”

    沈道如苦笑道,“我们收拢资金的动作有点大,而且还拿名下物业去银行抵押,都有你的签名。我估计是瞒不过她的?!?br />
    ‘那也是。她有说什么吗?”李和只能感叹高盛在金融业耳目之灵。

    沈道如道,“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说请你吃顿饭?!?br />
    “那你跟她说老地方,我请客?!崩詈突故潜冉匣衬钌洗瘟礁鋈顺缘哪歉龊O逝诺?,吃起来味道不错。

    沈道如继续道,“黄炳新赴内地洽谈深发银行的事情,大后天才能回来?!?br />
    “老于呢?”

    沈道如沉声道,“他的货最近出了问题,卡在美国口岸,这次损失很大?!?br />
    他没有心情幸灾乐祸,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大概是这个道理吧。

    李和想了想道,“告诉他,美国那边暂时不用管,赔的起。浦江的项目可以签约了。原来允诺给他的资金,给他划到账上?!?br />
    “李先生,现在形势未明,会不会太...”

    “以远大集团的名义购买5亿美金的特种国债?!崩詈兔桓虻廊绶床档幕?,严肃的道,“立刻,现在?!?br />
    沈道如深吸一口气,说,“李先生,我的意思是..”

    “我说过了,马上,没听明白我的意思?”

    “是。李先生?!崩詈偷囊饧?,沈道如无法扭转,只有照做了。

    叹口气,转身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