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这话,李和笑了,说,“你不是一直想当梁红玉嘛?怎么变性子了?”

    何芳靠在他怀里,微微摇头,说,“那时候看多了烈女传,想的有点魔怔了,现在不想了。再说,你也不是韩世忠?!?br />
    李和稀奇道,“你男人现在家大业大,怎么就比韩世忠差了?”

    何芳说,“我喜欢你,就是因为你不是韩世忠。我讨厌那种条条框框的人,就算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又能怎么样?!?br />
    李和取笑道,“那你这是学‘乐羊子妻’了?以前学校的时候,不就逼着我认真学习嘛?!?br />
    何芳又笑着摇摇头,说,“不是。我还是喜欢以前的你,你改了就不是你了?!?br />
    “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我读书少,你少忽悠我?!?br />
    “谁忽悠你了,不识好人心吧你。我就记得以前看《史记》的时候,有个小故事,大概是说晏子车夫的妻子,我大概跟她做的一样?!?br />
    李和刮了她鼻子,说,“你说的是‘晏子御者之妻’,我要是跟车夫一样,你是不是也要离我而去不成?”

    何芳从他怀里出来,手抱着长长的腿,下巴枕在上面,怔怔的说,“我怕你飘了,飘了,我就抓不住了?!?br />
    李和蹲在地上,头抵着她的头,认真的说,“信老公得永生,行不行,根在你肚子里呢,我能往哪飘?”

    何芳说,“对不起?!?br />
    “傻瓜。孩子出来就好了?!痹衅诘呐俗蠲挥邪踩?,李和非常的理解,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存折,说,“看看,咱家的钱,不怕没有钱,你是管家婆,你拿着?!?br />
    这是他的一张用来在香港消费的存折,里面是1000万港币。

    “这么多?”何芳真的惊讶住了,这可不是那么容易让她消化的。家里的四百多万的现金,已经让她很震惊了,再加上香港的房子已经不是震惊了,而是让她不安了,现在这个1000万港币的存折,更让她有点说不清了。

    李和说,“于德华回国那年,我就开始和他做生意了,这些你都是知道的。对不对?你放心吧,这些都是干净的钱?!?br />
    何芳点点头,说,“我知道?!?br />
    她是信他的。

    “那不就得了。所以以后真的不缺钱了,你不用那么省钱,真的。我说过,我让你成为幸福的女人?!崩詈驼饷吹闱?,已经让她受刺激了,再跟她说几十亿美金,不知道她还会有什么反应。

    只能以后再慢慢跟她说了。

    “那你以后还是不能乱花钱。不能飘?!?br />
    “知道,知道?!崩詈突故且群遄?。

    “那给你?!焙畏蓟故前汛嬲鄹?,瞪眼说,“乱花钱,真的打死你的?!?br />
    李和推回去,说,“你是管家婆,当然你拿着?!?br />
    “不要。拿着这么多,我怕我真的睡不着觉。你要做生意要本钱,你继续做吧。家里的钱够我用了?!彼芯跽馐歉旱?,是压力。

    “这个就是家用?!崩詈退?,“明天老五回来,你带几个丫头逛街去,你是嫂子,总要表示一下吧?!?br />
    “银行门朝哪我都不清楚,你给我存折也没用。你啊,自己留着。要是心疼我呢,取现金给我,我帮你花。这样行了吧?!?br />
    “好。明天我用现金给你摆一屋子?!?br />
    何芳用手挤搓了下他脸,逗笑说,“下雨的话,注意别灌水了?!?br />
    “呜呜...疼?!崩詈偷牧潮患返谋湫瘟?。

    何芳恶狠狠的对我说:“捏你两下能咋地?给我忍住了!”

    “哎?!毖劾崂詈投家套?。

    “真疼了?”

    “你说呢?”

    “那我以后还是做淑女好了?!?br />
    “啥?”

    “我说我以后不对你发脾气了?!?br />
    “什么?”

    何芳气的提着他的耳朵,说,“你非逼我是吧!”

    他趴在她身上说,“我感觉我是孙悟空?!?br />
    “那我是白骨精?”

    “不,你是五指山...”

    斗了一会儿嘴皮子,李和就把她哄下睡觉了。

    第二天的下午的时候,李和带着司机亲自去接老五放学,老四本来也嚷着要跟去,却被李和留在家里陪何芳了。

    在学校门口,喇叭全大概是得了消息,也匆匆忙忙的过来了。

    他见李和身边只有一个司机,不免担心的道,“李先生,这一片比较乱,你下次要出来,你尽管招呼我?!?br />
    李和让了一根烟给他,然后笑着说,“又没人认识我。不用担心。不过我妹妹在这里,让你操心了,这里表示感谢?!?br />
    喇叭全惶恐道,“李先生,你客气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br />
    于德华在李和面前尚且点头哈腰的,何况他呢?

    甚至他更进一步的脑补,连沈道如这样在香港的风云人物都要折腰事李和,他有机会不巴结才叫有毛病呢!

    他能够认清社会现状,在香港有钱意味着有权,钱权从来未曾分开过。所以在有钱人的眼里混混就是混混,抬举他的时候他是个人物,不抬举他的时候他就是个渣渣。同时

    他们这些混混就是负责卖命的。

    李和问,“你们主要做什么业务?”

    喇叭全小心翼翼的道,“李先生,你的意思是?”

    “你们靠什么赚钱?!崩詈投韵愀凵缤诺纳娣绞接械愫闷?。

    “不怕李先生你笑话,前些年都是上不了台面的,收个治安维持费之类,下面的人呢也好安排工作,保安、代课停车、卖酒水之类的。但这些年,经济势头比较好,大家拍卖碟片磁带、搞服装A货的都有?!?br />
    “哦?!泵挥欣詈拖胂笾械暮浜淞伊?,他挺失望,又问,“听说有社团在搞电影?”

    “是的,我们也在拍一点电影。当然做的最好的就是姓向的和姓陈的?!?br />
    李和很有兴趣的问道,“你们拍的什么电影?有时间我也看看?!?br />
    喇叭全尴尬的笑道,“都是给麻甩佬们看的片子,不能污了李先生的眼睛?!?br />
    “有前途?!崩詈退布淞巳?。

    他还要说些什么,这时候学校的大门开了,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出来的学生,校服都是一样的,他看着有点费力。

    喇叭全赶紧把小弟散在周围,也帮着盯着,老五作为他们的关照对象,都是熟识的。

    司机突然大声说,“李先生,在那呢!”

    “李琴,李琴同学!”

    李和终于看到在人群里张望的老五。

    校门口到处是车,到处是学生以及接学生的家长,老五正到处找接自己的车呢,听到有人喊她,以为听错了,司机是不喊她名字的。

    待听的真切了,转头看到蹲在前车盖上的李和后,脸上的欣喜只停留了几秒,然后就变成了气愤难掩!

    她躲过几辆车后,大步的跑到李和跟前,不由分说的就拿着书包朝他身上砸过去。

    “我让你欺侮我!我让你欺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