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好的天气,这么浪的海水,不下去游泳可惜了,李和毫不犹豫地褪了衣服,在浅水区大步的跑了几步,水越来越深,待到齐腰的水域,才算扑腾开了,海里浮力大,游起来轻松。

    大黄见李和在水里不露头了,一晃脖子没甩开鞋,不管不顾的用正宗的狗刨式腿法向李和的方向过去。

    鞋子在海面上漂浮了起来,跟在后面的沈道如,无奈的去帮着捞了出来。

    李和在海里没敢游远,遇到暗流一点都不好玩。

    大黄见到他露出了头,欢喜的过去了,可是到跟前停下来找不到支点,被呛了一口水后,估计有点吓懵逼了,开始往李和身上踩。

    “没见过这样的怂货?!?br />
    狗是善游的,能呛水,也是蠢得没谁了。

    他把大黄往前推旁边推了一点,然后开始往岸上游。这货爪子长,挠上可不是好玩的。

    大黄自然跟着李和后面,到浅水边,才开始吭哧吭哧喘气,到了岸上,才使劲的摇身上,把身上的水甩干净。

    李和接了沈道如送上来的毛巾,自己擦完后又给大黄擦了下脑袋,对沈道如说,“你还特意回去讨了毛巾?”

    沈道如指着远处的一个小亭子说,“那边有个商店,这里来冲浪、潜水的人也不少?!?br />
    李和捻着手指说,“给一根?!?br />
    沈道如递上了一根烟,顺势帮着点着了火,说,“这是出口烟,我接你的时候从机场买的。你看看味道一样嘛?!?br />
    李和重重的抽了一口,又拿过烟盒看了一下,笑着说,“一个味。都是一个卷烟厂的,差不到哪里去?!?br />
    “我在客厅给放了五条条?!?br />
    “谢谢?!崩詈吞房戳丝?,刺眼的太阳,才问道,“你也结婚了?”

    沈道如笑着说,“结了。她也怀孕了?!?br />
    李和歉意的说,“那恭喜。真不好意思了,你千里迢迢去给我捧场,我都没来及给你去给你庆贺?!?br />
    “你可没我方便?!?br />
    两个人边走边聊,大黄跟在后面左奔右跑,左右忽然有女孩子的尖叫。

    李和回头,大黄离女孩子八百米远呢,为了显示柔弱也不用这样吧,关键还是那么大个一坨的姑娘,怎么可能那么小的胆子,他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不过为了他心里本来就不多的公德心,还是把大黄喊了回来,还心疼别把大黄吓着了。

    “记住了,以后躲人远着点。真遇到了神经病,也能传染的?!?br />
    说完,还朝地上唾了一口。

    沈道如道,“大黄挺通人性的?!?br />
    “那是当然?!崩詈投源蠡苹故潜冉下獾?,要不是为了哄老五,他才舍不得把大黄放这里,他继续说,“有时间带你媳妇出来,大家一起吃个饭。你这是自谈的?”

    自谈?沈道如半天才明白出这个词的意思,说,“是自由恋爱的?!?br />
    他闲的无聊去酒吧喝酒,身上挂着一大串汽车钥匙,从宾士到法拉利,尽是豪车,旁边的女孩子也就一笑而过,会装的人太多了,不搭理就是了。

    只有一个女孩子留心了,悄悄的问他几辆车。他回答说加上公司的车,有八辆。

    然后这个姑娘就跟着他谈了恋爱,搬到了半山豪宅,最后幸福的结婚了。

    “如果女孩子不错,就好好珍惜,千年修来共枕眠,百年修得同船渡,不容易?!崩詈屯蝗话谄鹆艘桓背ふ叩拿婵?。

    “谢谢?;岬??!鄙虻廊缑挥蟹锤?,他知道李和是好心。他听完说完李和的事情后,更多只是唏嘘和感动,也更加钦佩李和的执着,他问,“不知道,你这次来?”

    他还是不清楚李和此行的目的。

    李和捡了一个牡蛎壳,身体侧着,用力向水面铲去。只见牡蛎从空中飞向水面,窜进窜出,激起三四层的波纹。

    他很是不满意,叹口气说,

    “不行了,好久没玩了,我小时候那会,小小的石头片子,可以像青蛙一样在水面上‘啪啪啪啪’地跳了七八下?!?br />
    沈道如也试着夹了一块贝壳抛进了水里,可是听见噗通了一声,只贱起了几朵水花。

    “这个我不会?!?br />
    “感兴趣就学学,不敢兴趣会了也无用?!崩詈陀终泻袅艘幌麓蠡?,赤着脚继续朝前走,说,“你通知老于,开始收拢资金,我最近有大用。把黄炳新也喊过来?!?br />
    “你的意思是要继续做金融?”李和每次要钱都是做此用,沈道如基本已经熟悉了。

    “是的?!崩詈兔挥幸?。

    “可是,我们现在已经发展的很稳定了?!泵恳淮谓鹑谖;虻廊缍家木ㄕ?,他害怕最终承受不了这种恐惧,心脏病发而死。

    现在不管是远大还是金鹿,都已经不缺资金了,只要稳步发展,前途一片光明,他不认为还有必要继续冒险。

    李和自顾自的点了一根烟,吐出一个长长的烟圈,说,“做好你的分内事就行了。赶紧去筹措资金吧?!?br />
    想了想还是补充了一句,说,“而且,至今我没有做出过错误决定?!?br />
    “是,李先生?!碧詈吞崞鹚诮鹑谑谐∩系募复握郊?,沈道如虽然也对李和有了点信心,可是恐惧这种事情还是没法消除。但是他知道李和的决定他也是打消不了的,只得依从道,“我会尽快办。抛开近两年在香港和美国,以及内地的投资,我们账面上还有27亿美金的现金?!?br />
    李和拧着眉毛,问,“就这么点了?”

    这点钱他是不满足的,他对准来一票大的,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这27亿还需要留下3亿美金给老于用在浦江的项目上,这是你之前交代过的?!鄙虻廊缂詈偷拿纪吩嚼丛缴?,只得咬牙补充道,“我们在香港、美国的股票和物业都可以做抵押贷款?!?br />
    李和欣喜的问,“大概多少?”

    沈道如默算了一会,才回道,“大概有11亿美金?!?br />
    “还是有点少啊?!彼獯巫急覆捎玫透芨?,人越老,胆子越小,这点保证金可是不够用的。他有点后悔在国内和美国硅谷的风险投资项目上用的资金太多了,又问,“康年银行可以贷出多少款出来?”

    沈道如苦笑,说,“康年银行目前在全港总共只有八个网点,存款来源主要是依靠远大的旗下公司和我们的一些往来客户。资金规模偏小,一个不慎,就是挤兑?!?br />
    “行了。我知道了。你去着手准备吧?!?br />
    李和在附近溜达了一圈之后,才带着大黄慢慢的往家里走。

    老四跟李秋红在客厅看电视,见李和赤着脚进来,帮着拿了一双拖鞋,问,“刚才姐找你呢?!?br />
    “喊嫂子,喊姐别喊岔了?!奔依锘褂幸桓龃蠼隳?,怎样都该有个区分。

    “我乐意?!崩纤亩岳詈偷幕班椭员?。

    “在学校怎么样?”李和这才想起来问她的学习问题。

    “我当初就说了,何姐人真的好,不亏你吧?!崩纤募礁鋈俗咴诹艘黄?,是由衷的欢喜。

    “哎,我问你话呢,学校怎么样,你打什么岔?!?br />
    李秋红在旁边插话道,“科科拿A,当然好了?!?br />
    李和听了比较满意,笑着说,“商科简单,但也不能大意,好好学?!?br />
    在他这种理工死宅的概念中,文科都是死记硬背的东西,不需要费多大脑子。所以当初怕老四一过去不适应,擅自帮她报了最简单的商科,不管是什么专业,以后他都有空间给她发挥。

    “咳咳!”老四故意咳嗽了一声。

    李和瞪了她一眼,说,“有话赶紧说,装这腔干嘛?!?br />
    老四犹豫了一下,清了清嗓子,说,“李老二,正式通知你一下哈,本小姐,也就是我李老四,没有学商科!”

    虽然说得理直气壮,可是说完还是心虚的瞅了李和一眼。

    李和眼皮挑了一下,面无表情的问,“什么专业?”

    “医科?!?br />
    “医科?”

    “嗯?!崩纤耐蝗幻涣烁崭盏牡灼?。

    “得,果然是命中注定??!”李和没再继续问,转身上楼去看何芳去了。

    只留下老四在身后纳闷,什么叫命中注定?

    李和推开门,见何芳在床上躺着看书,没有睡觉。

    何芳起身拿了块毛巾边给他揉头发边问,“你干嘛去了,头发都湿了?”

    “没事,海里游了一圈?!崩詈图衿鸫采系氖?,随意翻了几页,说,“《万历十五年》,这书不错?!?br />
    随即又丢到了床上,他英文不错,可是不喜欢读英文版的书,除非一些英文版的科技周刊类。

    “老四带回来的书,我找她借着看的?!?br />
    李和把她搂在怀里,柔声问,“我没惹你啊。你怎么不高兴,咱家这么大宅子,你不觉的很好吗?”

    “我高兴,真的高兴?!?br />
    李和笑着说,“我认识你不是一天两天了,说吧,哪里不高兴了,我改行不行?”

    他突然有点心酸,当年蹲花坛上抽“大云”的潇洒豪气的傻大姐不见了,变成了一个开始考虑他人感受的女人。

    想到这里,他把她搂的更紧了。

    何芳低声说,“你记得《左传》上一句话吗?‘富而不骄者鲜,吾唯子之见。骄而不亡者,未之有也。戌必与焉’?!?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