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的宅子位于石澳的东部,而石澳是位于香港岛南岸的半岛,面向南中国海。这里除了石澳泳滩之外,还包括石澳郊野公园和鹤咀。

    “这里北起砘甸乍山及歌连臣山一带的连绵山岭,南至鹤咀山,背山面海,形如太师椅,藏风聚气,风水完密?!庇诘禄畏汲巴獠皇钡恼磐?,显然对外面的风景感兴趣,因此他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滔滔不绝。

    他见何芳听得有感觉,就继续卖弄道,“要不说李先生有眼光呢,那边,你看啊,小山头的两户人家都是重量级的,上面是包玉刚女婿的,下面是李超人儿子的,听说刚从美国回来的。那,还有啊,那个山头上的是香港颜料大王的宅子。你说我当初就没想到呢,傻里吧唧的去半山买?!?br />
    “谢谢你啊,老于?!焙畏急纠聪氤坪粲谙壬?,可是怎么称呼都不顺口,喊同志又不合时宜,不称呼更不妥帖,说,“要不是你介绍了这么多,我还真不知道呢?!?br />
    李和在旁边坐着,明知道于德华是在吹牛,可也当做没听见,只要媳妇开心就好。他的宅子什么样,他自己心里有数,光看这一片的道路就清楚了,交通并不方便。此时应该还没规划成豪宅区,顶多也就一些富豪过来小住,海滩、山光景色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小情趣。

    但是总体来说,在寸土寸金的香港,他买的这套宅子还是大赚,将来这样的豪宅没有十几亿港币,想都不用想。

    车子到了门口,门口的铁门被拉开了,于德华的车牌,这里的人都是极其熟悉的,一般都不用提前打招呼。

    李和帮着何芳拉开车门,做了一个自认很优雅的手势,朝何芳伸出手,说,“李太太,请下车喽,咱到家了?!?br />
    “就你搞怪?!焙畏嫉蜕鸸至讼吕詈?,自己慢慢的下了车。周围有人看着呢,她怎么能好意思呢。

    下车的一霎间,阳光照在头上,暖暖的,前面的豪华大房子是那么陌生,她心里复杂极了。

    进入大门,是一条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小路的两旁是一排石凳,石凳上排列着形态各异的花木盆景,让人赏心悦目。

    小路往左一拐,是一扇月亮门,进入月亮门,就是别墅第一层的院子了,院子的拐角是茂密葱茏的竹子,错落有致地站在院墙边,翠绿的竹叶则在顶端逐渐合围。

    浓烈的阳光和夏末炙人的热气就这样被隔绝在外了。

    别墅共有三层,由于是依山而建的,所以每一层的景色都各有千秋。

    一想到这将是自己的家了,她想高兴起来,但老是有股莫名的悲伤绕在心头迟迟不肯离去,似乎在和她作对。她的唇不自觉地抿成一条直线,这是个有些厌弃却又想要掩饰的表情。

    只到看到老四从宅子里奔了出来,她才在脸上勉强撑出了笑脸。

    “啊,姐,想死你了!”

    老四一边大声的叫,一边奔跑过来,要朝何芳伸手扑,却立马被李和给拦住了,斥责道,“哎,哎,悠着点?!?br />
    “啊,对不起啊,姐,我高兴的忘了,你怀了孩子呢。一定会来个大侄子的?!崩纤穆ё藕畏嫉牟弊?,高兴的又蹦又跳,对旁边的李老二视而不见,她转而穿过何芳的胳膊,拉着她说,“姐,咱进里面歇着。一定累了吧?!?br />
    一旁的李秋红却是有良心的,跟何芳招呼完,就对李和说,“李哥,咱也进去吧。我给你倒茶?!?br />
    两家本来就是极其熟悉的,她一点也不矫情客气。

    “你先进去?!崩詈褪潜冉舷不端飧鏊实男宰拥?,他转头看了一圈,感觉哪里不对,怎么就少了什么呢?

    迷糊了半天,才想起来没有看见大黄,要是平常的话,大黄老远能闻着味道,一定迎个十里地。

    他朝沈道如询问道,“我家大黄呢?”

    话音刚落,从外面窜进来了一个身影,他还没反应过来,热乎乎的舌头已经招呼在脸上了。

    “你们家这是遗传病啊,都喜欢舔脸??!”

    大黄是这样喜欢,阿旺当然也不例外。

    他把搭在他肩膀上的前腿推开,脸上都是黏糊糊的,他赶紧的接过沈道如递过来的纸巾擦了下脸,给大黄顺了下毛,又指着大厅道,“去看看,大厅的是谁?”

    何芳也听着了狗叫,笑盈盈的冲大黄招手,喊道,“喂,看认识不认识了?”

    李和见大黄窜过去了,吓死了,立马喊道,“停下!”

    要是热情的过分,把何芳扑倒,就麻烦了。

    大黄果然停了,转过头疑惑的看着李和,见李和没了动静,才屁颠屁颠的绕着何芳转圈,又是吐舌头又是摇尾巴。

    老四跟李秋红亲自端了一盆鸡汤过来,多远都能闻着了那香味,她舀了一碗端到何芳面前,说,“姐,你试试这味道怎么样,我早上就开始炖了。我跟秋红一起去菜场买的?!?br />
    李和耸了耸鼻子,确实挺香的,他肚子也饿了,问,“我的呢?”

    “李哥,这呢?!崩钋锖旄⒘艘煌?。

    “谢谢?!崩詈徒庸?,仓促的喝了一口汤,这才问,“你们放假几天了?”

    “我们前天才到这的?!崩钋锖齑映堪⒁淌掷锝庸莺玫牟?,放到了李和的面前,说,“我明天想回家呢?!?br />
    新加坡没有寒暑假,但也有放假,她当然迫切的想趁着放假的空挡回家看看,春节她都没回了。

    “过阶段吧。先陪你何姐到处看看?!?br />
    “好?!崩钋锖煜肓讼?,也干脆的应下了。

    吃好饭,何芳大概是乏得很,由老四扶着先上楼休息了。

    李和没有午睡的习惯,看着时间还早呢,干脆换了衣服,拉着沈道如先上海滩边溜达了,当然后面肯定少不了大黄。

    鞋子里进了不少沙子,他索性鞋子拖了,两只鞋子系在一起,挂在了大黄的脖子上。大黄大概是不满的,刚要把鞋子摔下脖子,被李和瞪一眼后,老老实实地做起了骆驼。